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哲理散文 > 姻缘(一)孤独

姻缘(一)孤独

2020-09-23 15:39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2

    原创:方泊兮

  院落里,种着一棵枣树,长得很高大,小院里只有东屋与北屋,西边有一个兔子洞,洞旁边有一些割来喂兔子的青草,有几只红眼睛的白兔子在机警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不时地跳一跳,发现可口的的树叶或青草,就会停下来,用三瓣嘴,仔细地咀嚼着。风儿吹过,从树上落下几片树叶,便惊吓了兔子,它飞快地跑到一个隐蔽的角落去了。

  “李旺,在家吗?”我一推街门便问。

  “在家的,来吧!”屋里有人做答。

  我便进门来,经过厨房,李旺正在烧火做饭,我就走进厨房,他递给我一个小板凳,让我坐下,我看着火膛里的熊熊熊燃烧的火焰,还有从里面飞出来的散灰,他不时地用火棍往里面捅一捅,或者抓起一把柴火,扔到里面,里面便先是似乎被压灭了,而后,“哄”地升起一团火苗,比以前更旺了。

  “你还怪能的,自己都会做饭了。我在家,从来没有做过一次饭。”

  “我爹娘去地里了,经常是由我在家做饭。这是自来风,很好做饭,只要用点弱柴火引着火,然后,往里扔柴火就行了。很好学的。”

  我很羡慕李旺,可以自已做饭,而我家则是由我奶奶承包了一家七口人全天的饭菜。

  “你在这里闲着没事,我给你拿一本画册吧!你先帮我看一会儿火,别让他熄灭了就行。我一会儿就来。”我答应了。

  一会儿功夫,他来了,给我拿来了一本《水浒传》之一的连环画。“给,你看吧!”我高兴地接过来,开始看起来了。

  “跟我玩吧,这个画册送给你了!”我更高兴了。

  听到水烧开了的声音,李旺掀起来锅,看了看,里面冒着热气,他透过热气可以看出来,的确是水开了。然后,用勺子舀了一些白面,又用碗从缸中舀了一些水,将水洒在面里,用筷子搅拌白面,拌成了疙瘩,然后,趁着水开,将疙瘩倒里开水里,盖上锅,再发几个水,疙瘩汤就做好了。

  “你会炒菜吗?”我问他。

  “不会,我娘不让我炒菜,都是由她回家后炒菜。家里菜缸里腌了不少咸菜,像肉一样,煮熟了,挺好吃的。”这我是知道的,我特别羡慕李旺家,会腌红薯,然后,会把腌咸的红薯煮熟,当做咸菜吃。而我们家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疙瘩汤做好了,馒头也蒸热了,李旺没有什么事了,带我去他家的东屋玩。东屋里,有一个木制的工具,悬挂在梁上,下面也有一个木制的东西,呈弧形的东西。我问他:“这是干什么用的?”他说:“这是造炮仗的,过年的时候,点的炮仗都是用这个工具制成的。搓炮筒用的。”我“哦”了一声,明白了。

  “每年,咱们村点烟火时,我们家都会制做许多炮仗。赶年集时,也会在集上去卖的。”他说。

  我们正在说话,突然,闯进来一个人。是个老头儿,胡子已经白了。怒气冲冲地,说“你爹没在家啊?”

  “找我爹干什么?他去地里了!”

  “你干的好事儿!不找你爹找谁啊?”

  “我干什么好事儿了?我干好事儿,你还这么生气干吗?”李旺问。

  “好。我问你,是不是你把我的柴油机给卖到太平庄了?”

  “没有啊!我一个小孩子,怎么能把你的机器卖到太平庄呢?”

  “不是你?那为什么人家说是你干的啊?”

  “我没有。不是我干的!”李旺似乎感到冤屈,快要哭出来了。

  这时,李旺爹回来了。李旺这一下像闸门大开,哇的一声,眼泪扑簌簌地流了出来,看到李旺哭了,脸迅速沉下来了,“什么事啊?吓着孩子了!”

  “什么事?你问问他。是不是他把我柴油机卖到太平庄了?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干出这种坏事?”

  李旺爹:“谁能证明是他干的?你自己丢了东西,赖小孩子,亏你还是他爷爷,传出去的话,让别人笑话咱们家不笑话?”

  “笑话?笑话的不是我,是你?”

  “你偏心,你不是说一辈子不到我们家来了吗?你才亏心呢!”

  “行。你有种,你是从坷垃窝里蹦出来的好不好,我没有你这个儿子,我就当没有生养过你这个儿子。”老头气冲冲地撂下这句话后,走了,临走时,把街门摔得叮当响。

  看到这情形,我感觉好尴尬,就跟李旺告别,说:“快到吃饭时间了,我回家去啊!”

  他说:“好吧,有空咱们再玩儿!画册你拿走吧!到过年时候,我再送你一个花子,一点就能喷出梨花的那种!”

  我高兴地离开了。

  回到家里,我把在李旺家发生的事告诉了我父母 。我爹说:“李旺,他家里就他一个人,很孤。他爹跟他爷爷还有几个叔叔不和气,他们住的就是他姥姥家的房子。那个柴油机我听别人说,是李旺偷偷地把他爷爷的柴油机卖到太平庄了!你看,小小的孩儿,魂挺大的!”

  虽然我爹也是这样说,可是我总不太相信这是李旺做的。但有一点不容否认,那就是李旺是很孤独的,很少有人跟他玩儿!

相关专题:好事儿太平庄李旺在家做饭兔子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姻缘(一)孤独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哲理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