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哲理散文 > 列表
  • 浅谈心理教育

    浅谈心理教育

    作者/张洪源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快,快节奏模式,让一些人不适应。教育亦是如此,一些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个别有厌学厌世的倾向。所以在学校开展心理教育课程刻不容缓。快速发展的国家,手机,网络铺天盖地,涉及的内容良莠不齐,学生年龄小难免误入歧途。心理教育这门课程应运而生。浅谈一下心理教育的重要性,与大家共同学习。父母大部分都出去打工,学生留守,生活起居有爷爷奶奶照顾,生活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爷爷奶奶有一大…

    日期:2020-09-25
  • 南下的加班车

    南下的加班车

    回到家乡过年,天气一直阴暗,冷嗖嗖的,特别到了新年初,每天都在下毛毛细雨,经寒风吹拂,露凝成冰。我一时不习惯倒春寒的冷冻,多数时间躲在家里烤火。眼见工厂开工时间逼近,让儿子在网上购好返程票,正月初七十二点半准时发车。头天晚上我就收拾好行李,初七我大早就起了床,见小区绿化树叶上的冰凌越挂越长,担心高速路封路。十点,就叫儿子去车站打听出行情况。儿子打电话说:“南下的车照常运行,很多人都已经上车了,您就…

    日期:2020-09-25
  • 白冬:龙马河

    白冬:龙马河

    十几年前,这条河还没有名字。河也并不很深,大约刚没过小腿,一眼就能透过水层看到河底沙砾被河水冲流的痕迹,我们经常在河底寻找好看的石头,拿回家作装饰。出了家门步行约两三里路就到了,村子里的孩子们都跑到这河边玩耍,那时的柳树都生的年轻、健康。夏天来的时候,晌午头顶的太阳灼热,晒的人不敢出门,农夫也趁着这个时间段回家眯一会,孩子们吃着冰棍在葡萄架下嬉戏,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则拿着蒲扇聚集在荫凉下拉着家常,一…

    日期:2020-09-25
  • 老毛咀上的蚂蚱(散文)

    老毛咀上的蚂蚱(散文)

    文/安文学我家住在小天水一个只有二十几户人,名叫老毛咀的小山村。村子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姑娘羞怯怯地躲匿在天水镇南边的深山沟沟里。地势偏僻,交通不便,土地似乎也不怎么肥沃,不过这个地方却盛产蚂蚱。方圆几十里,只有我们老毛咀上有蚂蚱叫唤。夏天,大概麦子杏黄的时候就有蚂蚱开始叫了,到割麦子时能叫唤的就多了。刚割过的麦茬地里,蚂蚱伸曲着长长的后退,一蹦一跳的,惊慌地遍地都是。这个时候的蚂蚱大多数翅膀还没有完…

    日期:2020-09-25
  • 奔波的幸福

    奔波的幸福

    作者:王清铿锵玫瑰节,受监狱党委委托,我与罗彬彬、陈凯两年轻人去看望家在金坛的执勤同事的家属。很荣幸,我领到的任务走访家庭最多,26家。这26个同事家分布在金坛南北东西中各个地方都有,便有同事笑着说你这个可能要跑很多路噢,呵呵,我只能说他真的不懂:当他和我一起走访后,一定会和我想法一样了,只嫌少不嫌多。因为走访以后就会知道我们同事的家属是多么的可爱。更何况在疫情如此紧张的时刻,我们能够走一路,看一…

    日期:2020-09-25
  • 杨梅红了

    杨梅红了

    六月,山上的杨梅红似火。它们火红的炽烈奔放,它们火红的娇艳欲滴。杨梅的火红,如骄阳点燃了大地,大地顿时变得一片灼热,滚滚热浪吹拂的薄袂飘飘。杨梅的娇艳,惹得天上的云彩都垂下了涎,化作一场雨,一滴滴的雨珠,狠狠地对着它们又是亲又是啄的。这场雨一下就是好几日,缠绵而忧伤。人们就给这场雨取了一个美丽而伤感的名字--梅雨。每逢梅雨时节,家乡乍雨还阳的山野里,薄雾缭绕,水汽氤氲,两手朝空一拍,能迸出水。山间…

    日期:2020-09-24
  • 【我的自述】

    【我的自述】

    【我的自述】文/撒文军本人,撒文军(曾用名撒意平)。生于1969年腊月初八,祖籍陕西。汉族,男。1982年毕业于陇县东南镇高庙小学1985年毕业于陇县东南镇初级中学1988年毕业于陇县高级中学学生时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纯真无邪,无忧无虑。经历了童年的懵懂,少年的轻狂,青年的率真豪放。故乡养育了我,栽培了我,奠定了我的人生之路。无论走到哪里,故乡,是我永远的眷恋和归途。我出身于一个普通农家,…

    日期:2020-09-23
  • 回家过年

    回家过年

    一1978年腊月。兰州开往西安的火车上。一个看起来非常疲惫的男人窝坐在火车的一个角落里。他双眼迷离,没有焦距,似乎在说火车火车快点跑吧,我想早点回家。这个男人叫缠脐,由于出生时脐带在脖子上缠了两圈,所以家人就给他起了这个小名。他当兵转业到兰州工作后,每到年关,总像一只归巢的“鸟儿”急切地往家赶。“西安站到了!”当坐了一天一夜火车的旅客听到乘务员的喊声时,一窝蜂地挤向车门,然后又像一群倾巢而出的蚂蚁…

    日期:2020-09-23
  • 《卡森·麦卡勒斯传》最后的时光:死亡与重生(24)

    《卡森·麦卡勒斯传》最后的时光:死亡与重生(24)

    1962年夏,卡森刚在哈克尼斯阁医院接受了一项关键的“双重手术”,正在恢复阶段。阿尔比给她和玛丽·莫瑟尔朗读了剧本《伤心咖啡馆之歌》的第一幕。卡森对他的艺术创作极为欣赏,对他本人也非常喜爱。1963年1月,她为《哈泼时尚》写了一篇表示感谢的文章《爱德华·阿尔比的黑色才华》,用赞赏的语气谈到了他的敏感、高贵的尊严和天才。她认为他的个性也表现出极大的才华。她谈到他们在火岛度假,一起在沙滩上散步,聊天聊…

    日期:2020-09-23
  • 姻缘(一)孤独

    姻缘(一)孤独

    原创:方泊兮院落里,种着一棵枣树,长得很高大,小院里只有东屋与北屋,西边有一个兔子洞,洞旁边有一些割来喂兔子的青草,有几只红眼睛的白兔子在机警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不时地跳一跳,发现可口的的树叶或青草,就会停下来,用三瓣嘴,仔细地咀嚼着。风儿吹过,从树上落下几片树叶,便惊吓了兔子,它飞快地跑到一个隐蔽的角落去了。“李旺,在家吗?”我一推街门便问。“在家的,来吧!”屋里有人做答。我便进门来,经过厨房,…

    日期:2020-09-23
  • 遇见你是我的缘

    遇见你是我的缘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有那么一个人藏在内心深处,别人无可代替。时光在无声无息,牵念却在生生不息;岁月在消逝迷离,珍藏却是小心翼翼。有些爱只能止于唇齿,却掩于着光阴;有些情只能凝于美丽,却只能留于回忆。无论是模糊的深情,是唤醒的剧情,还是难舍的牵情,往昔细腻的牵心,都会在心里留下爱过的痕迹。千丝万缕的情愫,只因四个字:情不自禁;挥之不去的阴影,只因在内心深处印记着刻骨铭心;无可代替的感情,…

    日期:2020-09-23
  • 胡如珊‖两只杯子

    胡如珊‖两只杯子

    文/胡如珊我拥有两只杯子。一只刷牙杯,一只喝水杯。它们对我来说,意义非同一般。刷牙杯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考上大学,父亲给我买的。它一直陪着我,上大学几年,工作几十年,现在退休了还一直在用它。这只杯子,是当年很普通的搪瓷杯,通体白色,杯口一圈蓝边,杯把对侧的外面有一幅画,蓝色的天幕下,草丛鲜花间,画着一位头裹黄色头巾,大眼睛,面容清秀,有着卡通神韵的小姑娘。她用右手那纤细的手指,捏着一枝百合花。…

    日期:2020-09-23
  • 安宁静谧,甘之如饴

    安宁静谧,甘之如饴

    文字/桃夭“开始掉叶子了。”她看着曾经开过白花,弥散过芳香的栀子花自语。她蹲下来将凋落的黄叶子一片片拾取,归拢,然后一层层覆盖在花盆上。“花开不过一季,没有一种花能穿越四季而鲜艳的活着,生命之中,美丽的部分总是那么短暂。”她心里想着。回到屋里,她想,世间万物大抵都是如此吧,谁也逃不掉最后的死亡,花谢了,萎了,枯了,只要根茎还存活,明年开春依然还会绽放。而人呢?还不如一株花树。人的一生不管在别人看来…

    日期:2020-09-23
  • 周国平散文:性爱心理学

    周国平散文:性爱心理学

    恋爱是青春的确证。一个人不管年龄多大,只要还能恋爱,就证明他并不老。也许每个人在恋爱方面的能量是一个常数,因机遇和性情而或者一次释放,或者分批支出。当然,在不同的人身上,这个常数的绝对值是不同的,差异大得惊人。但是,不论是谁,只要是要死要活地爱过一场,就很难再热恋了。关汉卿《一半儿题情》:“骂你个俏冤家,一半儿难当一半儿耍。”“虽是我话儿嗔,一半儿推辞一半儿肯。”男女风情,妙在一半儿一半儿的。琢磨…

    日期:2020-09-22
  • 野荠菜(散文)

    野荠菜(散文)

    文/蔡娟到底是春天来了,阳光明媚的日子越发多了。前几日,婆婆托下乡的亲戚带回一些蔬菜,我打开其中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几个荠菜团子,虽经焯水,却比长在地里更显嫩绿。说起荠菜,现在并不罕见,即使在寒冷的冬天想吃,菜场也可以买到。相比之下,那生在田头路旁的野生荠菜就略显稀奇了,因为它们只长在春天里。春节过后,乍暖还寒,一时间虽看不到花红柳绿的景象,但空气里能嗅出青草味儿了,鸟儿的叫声也显得清脆了许多。那逐…

    日期:2020-09-22
  • 《卡森·麦卡勒斯传》第十章:消沉与振奋(25)

    《卡森·麦卡勒斯传》第十章:消沉与振奋(25)

    《快报》的评论人对朱丽·哈里斯的喜欢超过《婚礼的成员》中的任何其他方面,不过他也称赞了所有的主要演员,说这部话剧的首场演出,“除了一些迟缓的场景转换”,可能会得一百分。对于剧作家,他补充道麦卡勒斯小姐从她的小说改编的这个剧本,在望造人物和设计惊人的插曲方面比编写一个连贯的戏剧更成功。但是,她显示了自已不仅是真实对话和文学写作的大师,同时也有能力在她这个3幕8场的戏中,把情节不断推向高潮12月底,卡…

    日期:2020-09-21
  • 朱先贵 ‖ 壮丽的七十年,骄傲的大中国

    朱先贵 ‖ 壮丽的七十年,骄傲的大中国

    文/朱先贵70年前,旧中国军阀割据、外敌蹂躏,战乱频繁、山河破碎,历经苦难、满目疮痍,国家和民族处于积贫积弱、一穷二白的悲惨境地;而如今,中国早已旧貌换新颜,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名列世界前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丽征程迎来万丈光芒。70年前,旧中华民众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命运多舛、颠沛流离,人民处于饥寒交迫、水深火热;而如今,中国人民早已成为掌握自己命运的社会主义国家主人,享受着殷实幸福的小康生活,…

    日期:2020-09-21
  • 罗振宇的跨年演讲,把时间当作朋友

    罗振宇的跨年演讲,把时间当作朋友

    原创我是若尘2013年,在我的kindle上看到了一本书,李笑来写的《把时间当作朋友》,这本书与以前看的另一套书(《少有人走的路》)有相似之处,但仍觉写的很好,随即买了四本,送给了杨青,小凯,浩南,自己留了一本。2015年,罗振宇做第一期跨年演讲,用的就是这本书的名字,这么说不准确,应该说大致相同,而且还为大众推荐了这本书。罗振宇做视频的时候,觉得他做得非常好,每一期都看过,有些甚至看了两三遍,但…

    日期:2020-09-21
  • 河丁 | 荒村

    河丁 | 荒村

    文:河丁很多年以后我再次走进荒地村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这个被草木荫蔽的小村落未必是一个荒村。离开村子去外地求学之前,我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方圆十几里的河湾内,走小路去我姥姥家,半途就会看见荒地村。那只是一个不足十户人家的小村子,掩映在一片荫翳的杂槐乱枣之中,如不走近,你会以为它是一个野塘。远远地,我刚刚朝它瞥几眼,就有几声狗吠传来,我赶忙紧了紧步子走我的路。——我与它为数不多的几次相遇,大抵都是如此情…

    日期:2020-09-20
  •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路(38)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路(38)

    戈尔·维达尔:我们晚上一开始的时候是同威廉·巴勒斯在一起的,他刚从墨西哥来。巴勒斯给杰克写过一封信说他想要见我,因为我在《巴黎的审判》的护封上看上去很“帅”(几年前我得到了这封信的一个复本),所以我们三个人一块儿吃了晚餐,结果喝得烂醉如泥。后来杰克说我该同他一块儿上床了。夜渐深了,我并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我们又继续喝酒,天都快亮了。最后巴勒斯消失在夜幕中了,杰克同我就呆在了切尔西旅馆我对那天晚上后…

    日期:2020-09-20
  • 咏柳

    咏柳

    咏柳柳树是一种极为常见的树,天南地北随处可见。柳树品种繁多,有垂柳、旱柳、腺柳、枫杨等,其中垂柳和旱柳最为常见。垂柳作为景观树木,常见于公园、湖岸、河边、道旁、单位、房前屋后。旱柳属于用材树木,多生长于北方。沟沟岔岔,山山峁峁,沼泽荒滩等荒芜之地都是它生长的理想之所。柳树的“柳”,即:“留”,“柳树”就是“留树”。表示保留树干,以便长出新枝可以再次利用的一类树,这就是柳树名称的由来。柳树属于无性繁…

    日期:2020-09-18
  • 杏花开了

    杏花开了

    原创:妙不言清明临近的时候,老家院子里的那些杏花就相继盛开了。自从我们一家人住进城里之后,院子就闲置下来,除了几棵坚韧、挺拔的杏树外,院内皆是一地荒芜。每到春天来临,树上那些粉色的花儿总是如期地让苍老的宅院,焕然一新,充满勃勃生机。那些杏树,是我曾祖母栽种的。在很我小的时候,就曾听她讲过关于这些杏树的品质:“杏树的枝杆粗壮,是因为其根系深扎泥土;花儿耐寒,是因为其基因里有一股超强的适应力。我们每一…

    日期:2020-09-18
  • 让生命像海棠一样灿烂

    让生命像海棠一样灿烂

    苏东坡谪居黄州的时候,住在定惠院的东面,杂花满山,环境优美至极。另有海棠一株,当地人不知它的名贵,视若无物。东坡却视为知己,小酌于花下,为之狂,为之醉,并赋诗一首,表达自己的痴情:“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春风微微吹拂,海棠花婀娜多姿,光泽高洁美丽,月色朦朦中若烟似雾,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诗人担心宁静的春夜,海棠花像美人一样睡着,看不到她美丽的容颜,于是发出…

    日期:2020-09-17
  • 留下的是思念

    留下的是思念

    “离离暑云散,袅袅凉风起。”今天是处暑,坐在窗前,迎面一丝凉风,不禁让我想起白居易《早秋曲江感怀》的一句诗来。气候真是应节气啊,昨日还是酷暑难耐,今起确有一丝凉风扑入人的胸怀,让人心里增添了一份舒爽。一曲《禅心》的曲声飘来,妻在那里放歌曲听。迎面丝丝的凉风,耳畔略带忧伤的禅曲,让我的心莫名的产生一种孤独和寂寞的感觉。散去的暑热,袅袅的凉风,没有给我带来舒爽,却勾起了我压抑许久的情感的奔流。其实,一…

    日期:2020-09-17
  • 【随笔】贾克昌||多彩的南非

    【随笔】贾克昌||多彩的南非

    文/贾克昌去南非旅游有一半是时间是花费在南非的花园大道上,南非的花园大道与美国的1号公路,澳大利亚的大洋路并为世界上最壮观的三条公路。花园大道是一条从开普敦到伊丽莎白港沿大西洋和印度洋海岸线修建的一条公路(大西洋印度洋以厄加勒斯角为分界线),花园大道的一侧是广阔的大西洋或印度洋,另一侧则是蔚为壮观的山脉和茂密的原始森林,一路海景,山景相互交替,风光十分秀丽。花园大道途径好几个湖泊,海滩,葡萄庄园和…

    日期:2020-09-16
  • 散文+坐火车去旅行+赵丰

    散文+坐火车去旅行+赵丰

    坐火车去旅行赵丰第一次坐火车,是十岁那年,父亲带我去西安,绿皮的慢车。从秦岭山下的余下镇到西安,也就五十多公里,火车行驶了一个半小时。放在现在,那简直让人心急,可那时就觉得快得不得了,一眨眼的功夫。喜欢坐火车的感觉,车厢摇晃着,车窗外的田野、树木、村庄、河流、牛羊、行走的人向后倒退着,宛若黑白电影里的镜头。如果有可能,我总是选择靠窗的位子,目光始终在那些物象的身上,想着这世界真是大啊。我的祖籍在河…

    日期:2020-09-16
  • 朴素的方法中,往往蕴含着深刻的哲理

    朴素的方法中,往往蕴含着深刻的哲理

    原创:高原麦客麦客随笔这几天看了笑来老师的《韭菜的自我修养》,不断对照自己一年来的变化,书中说的韭菜不就是自己么?只不过从一根嫩韭菜变成老韭菜而已。最大的幸运是没有因为一时的冲动,选择走下牌桌。这几天只字不差的阅读文章,遗憾之中却也有几分幸运。也许一个人的成熟从自我反思开始,一年来的思想跟着币市起起伏伏,说是没有影响生活,肯定是骗人的。投入的都是真金白银,无论是涨是跌,都在虚拟的互联网世界。资产虽…

    日期:2020-09-15
  • 还是当个良家妇女吧

    还是当个良家妇女吧

    原创:一棵花白我输了,我浪不起来,骚不动。最近有读者追问我和那个辽宁小哥的后续,现实就是没有后续。昨晚我看了看,他这几天每天都在坚持给我发消息,我一条都没回。他给我留了电话,又问我微信号,说不想错过和我的缘分。我心想我们有啥缘分,不就是打过一个电话么。我决定跟他做个了结,免得他对我心存幻想,于是拨过去一个电话。没聊两句,他就说他要发照片给我看。哎哟还挺自信的嘛,不看白不看。我说,那你发。他发了,长…

    日期:2020-09-15
  • 沈俊峰|行在边缘的虾

    沈俊峰|行在边缘的虾

    文|沈俊峰北宋初年,平民出身的宰相吕蒙正,写过一篇著名的《命运赋》:“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说明时运对人的重要,“地不得时,草木不生;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所谓时运,应该是天下大势吧?时光被天下大势揉成了无数的皱褶,人行走在那些皱褶里,有的顺畅,有的艰险,然后湮没于时光的无情烟云。于是,人就走成了各色各样,万径人踪。如他,走着走着,便走到了一…

    日期:2020-09-15
  • 孙翊斌||同学如歌

    孙翊斌||同学如歌

    孙翊斌我喜欢听歌,喜欢玩文字。因为唱得好的歌可以赏心,一个好的名字则可以悦目。一个歌唱得好,一个名字起得好,合起来则可以赏心悦目。譬如恍然如梦。譬如一笑而过。我想人们大都数的人应该做过很多,比如发财梦,比如白日梦,有人做梦买彩票是不是中了五百万是不是很清楚,但有人做成了红人的事情还是有的,至少巩固和加深了在别人心目的印象。比如一帘幽梦,层次还有更深一点的,比如恍然如梦。啊?一觉醒来,哦!恍然如梦!…

    日期:2020-09-15

哲理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