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短篇美文 > 杂文精选 > 蠢爱成疯

蠢爱成疯

2019-09-01 07:49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12

    一、可意的小鲜肉

  香附在三角公园等了一个多钟头,胡荽才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事,你是按时到的,我自己提前来了。” 胡荽知道香附是在宽宥他,他的嘴也就开始甜了起来 ,“ 我觉得真实的你比视频上的你,还要漂亮10倍,不!应该是100倍----” “你真会说话。” “真的,不骗你,你看你那妩媚动人的样子,那里会有28岁!完全就是一位妙龄少女。” “不信也没法,反正我比你大,你得叫我姐姐。” “好!姐姐就姐姐,不过得加个小字,我就叫你小姐姐好了---” 胡荽23岁,个子高大,样儿也生得来人模人样,在她眼里,到还真是一砣美美的小鲜肉。

  香附对他有十二万分的满意,心里暗暗地道 ,‘前两任男友一个形像猥琐极难入眼;一个又体质单薄,还不求进取,想依赖女人过日子。眼前这男人形像威猛,到是自己喜欢的那种----’ 香附想到这里不由得心痒痒地,有些难耐了,巴不得上前去依偎在他的怀里。但是她没有,她想在这砣小鲜肉面前装得端庄一些,于是她强耐着欲火,矜持了起来。“你叫我小姐姐,那我就叫你小哥哥。” “不成!我比你小,那里当得你的哥哥。” “男人都是女人的哥哥,你比我小才叫你小哥哥。” 她说得有些牵强,他也无所谓 ,“那就随便吗!”

  胡荽虽然岁数不算很大,到还是位情埸高手,他看出了这位少妇的欲火正烈,而且有些个难忍难耐了,他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主动了,走上前去用双手箍住她的胸,她就了他的势----

  二、先给你20万----

  她和他回到了她的家----

  她领略了他的生猛,他体味了她的风骚,两人都深感受用,甚是高兴。“你一身都是肌肉,膀上那两砣好大,还有肚皮上那六块,有点劲仗哦!你爸妈拿了啥喂你?把你养成这个样子!” “我爸妈把我养成这个样子,就是为了送给你呀!” “我才不喜欢你这个样子!” 她违心地说着,还用那绵软的双拳在他那坚实的胸脯上捶了好几拳。“我看你喜欢的就是这个样子!” 他有些得意。

  “你是搞拳击的?” “我不是搞拳击的,但会中国功夫。” “哪学的?” “哪学的,我是家传,老爸教的,我们在微信里,聊天的时候就跟你说过,我老爸是拳师,还开得有武馆,他收的学员多,很赚钱的。”

  “有女学员吗?” “有!可多了,有时我还去教她们。” “哦!” “她们就喜欢我去教,久了没去还要叨念。” “ 喜欢你去?没去还要叨念?怕是你也喜欢她们吧!” “对呀,我也喜欢她们。” “ 那么多女学员,你喜欢得过来吗?” “那能呀!只是说说而已,不过其中有一个长得特别漂亮----” “那你去找她呀!还来找我干啥?” 他在一个劲地炫耀自己,却没有顾及得到她的感受,“不是,不是你说那个意思,这种女孩哪能跟你比,你看你成熟又大方,虽然稍稍胖了一点,却是丰盈端丽,颇有杨贵妃的体态,更重要的是你还创业有成----”

  女人多数还是爱听甜言蜜语的,香附也是一样,她听了这翻赞美自是高兴,再加上他在她心里已是无可替代的了。‘还来找我干啥’ 这话说出来她都有些后悔,好在他并没表现出不舒服的意思----

  “你说我创业有成!其实你也可以的,按说你的条件比我好,因为你父亲从各个方面都可以支持你,你看我一个女人家都能够闯出来。” “你就别提我父亲了,我想找他要50万块钱来开个分馆,他硬是一分钱都不给。” “你再去说说,如果还是要不到,就由我来想想办法。” “有你这句话哪还用得着再去说说,我早就知道,只有你才能帮我,你如果肯出钱,那也算借,以后我会还你,赚了钱,你一样分红利。” “那我们就先去选个环境适中的地方把房租好。” “我早就选好了,只等交钱。” “那我也得过去看看呀!” “不用看,你们生意人就爱挑人家的刺,跟别人讨个便易价。那房主最讨厌这种人,你就别去了。” “好!好!我不去就是,先给你20万----”

  三、10万就10万,我给就是

  胡妥敲开门一见到香附,走上去抱住她就是一阵狂吻,他那张充满了浓烈的异性气息的嘴,在她的脸上啃了个遍。他一边啃着她的脸,一边用左手枕在她的头下;右手搁在她的双腿后面,然后往上一抬,双手端住她就在屋里旋了两个圈。“别旋了,人都旋昏了,快放我下来。” 他不旋了,停下来问她,“你知道这叫啥子抱吗” “不晓得。” “我就知道你不晓得,告诉你吧,这叫公主抱,你在享受公主的待遇呦!” “说得好听,你又不是王子。” “你当我是王子,你不就是公主了吗!” “就你这张嘴都能值几十万。” “那是,那是!我靠的就是这张嘴赚钱。” 他一边说一边把她端放在床上,接着就把手伸进了她的亵衣之内,轻经地柔弄着她的双乳。她也感到特别的享受。“你真讨女人喜欢。” “那是当然,只要是女人,没有不喜欢我的。” “别贫嘴了,快说说房子的事。” “房子租好了,付的三个月房租,还有5万元压金,刚好20万。不过还要装修,我找了个人大概估计了一下,这笔费用可能要10万元。” “10万就10万,我给就是。” 她在可意的男人面前显得来极其的大方和慷慨,她拉过了被子,盖在了她和他的身上。胡妥自是高兴不已,‘今晚在床上一定得让她满意----’

  四、再给你10万

  “喂!装修好了吗?我想来看看。” 香附在电话里问胡荽,胡荽回道, “正在装修中,进度还算可以,你要来就在东平车站下车,我好在那里等你。”

  他从车站把她领进綦阳大厦,再乘电梯上了四楼,来到正在搞装修的门店。他还向装修工们介绍,“这是你们的老板娘,她来看看进度如何。” 工人们没见过老板娘,听胡荽介绍,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以示礼貌,然后就继续干起各自的活来。 “还要多久才能完工?” “快了,月底就能完工,他们做得还是很快的。” 他又靠拢她的耳朵小声地说道, “怎么样?今天不叫我去你家?” 她也小声地回答他,“去!” 她一边说一边就走出了那装修中的门店,他紧跟着她 。“我还想你住在我家里呢!” “行!女人就是男人的家,我以后就住你那里。” “那就回吧!回去好给我点幸福。” “等不得了是吧!怪不得别人说,‘少妇都是骚妇呦!’今天看来这话一点都不假。” 她用手指头戳了一下他的嘴。“你这张嘴还真臭----”

  等她在床上得到了满足后,他才开始说起武馆的事,“那武馆下个月要开业了,我怕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打算聘请一个老师和一个管理日常事务的工作人员----” “那就聘吧!” “只是这武馆刚刚开办,他们的工资?” “那好办,我再给你10万,行了吧!” “那就好办多了----”

  五、可意的人儿没了踪影

  香附把后面这10万给了胡荽,胡荽却没了踪影,电话不接,微信也联系不上,她开始担起心来,她怕他出了什么事。她去了那还在装修中的门店,“你们老板在吗?” 装修工一看是她,“哦!是老板娘,在,在,在楼上。” 她上了楼,见到一位坐在办公桌正中的,约莫五十来岁的男子。“你们老扳不在?” 在呀!我就是。” “你是老板?” “是呀!” “那胡荽是----” “他呀!打工的,这小子脑壳灵光,嘴又会说,办事也行----” “他人现在在哪里?” “你是他什么人?相好的?这小子长得帅,相好的也多,好几个耶!我看到和他来往的全都是小妹儿。” 他把她仔细地看了看,有些不屑地道,“你吗!就别那么上心了,还是相忘于江湖吧!” “那些我都不管,我只想知道他人在哪里。” “你还真上心!不过你可能找不到他。” “为什么 ?他不会出事了?” “不会的,这小子脑子那么好使,会出事?上上个星期三下午他来跟我说,新疆那边来电话,说是他那居霜的母亲得了重病,得回去看看,还找我多借了一个月工资。” “他会回来吗?” “不会了,我后来听到一个搞装修的工人说,他买的是去深圳的动车票,看来这小子肯定是把这码头给卖了,我借给他那一个月工资也只好打水漂。你不会也是来找他还钱的吧!你给了他多少?” “钱!我不要钱,我要他!” “笑话!你要他,那么多小妹儿,哪一个不想要他,你!要得了吗----”

  六、希望你能把我的魂带走

  香附从小就很聪明,十二岁上没有了爹妈,爹妈给她留下了一家小小的中医馆,馆里有个药师是她爸的好朋友,一直在帮她打理,直到她二十一岁那年,他爸那朋友才因为年老多病而离开。她也就从二十一岁起,开始独自撑持起这家医馆,而且越做越大,成为綦阳最大的中医馆,她的名声也随之而大了起来,她也算得上是事业有成----

  聪明要强的香附,人长得也不错,虽说算不得大美人,到也说得上体健貌端。

  她对男人也有一定的要求,她不会委屈自己去将就过。因为她不愿去拘泥于那种陈旧的礼念,她觉得事情做得不好可以改正,重新再来过,男女之间的感情当然也应该是这样,所以她之前便更换过两任男友。

  在网上认识的这个胡荽,她是很满意的,她完全被他那硕健的体格和花言巧语所疯魔,她全身心地把自己交付给了他,可是人家不在乎,人家连招乎都不打一个就带着那40万走了。其实她也并不在乎那40万,她在乎的是人,哪怕别人并不喜欢她,只要她喜欢,她就要爱。

  他这一走,短时间内她哪里接受得了,心里头有说不完的痛苦,有时候竟然显得有些痴呆----她想他,想得做梦都在呼唤他,“小哥哥你回回头,请把我的魂带走,因为我中了你的毒——患上了情爱的肿瘤。”

  从前听老一辈的人说,当一个女子想要那可意的男人,如是到不了手便会疯的,而这种疯病有个叫法——“新(心)疯 ,也许就是失心疯中的一种。” 香附这种不拘泥于旧礼念的女人,按理说是不会患上这种疯病的!不过在短时间内还是不好说----

  七、只要我喜欢他,就值得

  在她心里的这种痛苦,她似乎有些承受不了了,她想麻醉一下自己。

  她来到了一家餐馆,点了几个菜和两瓶綦阳大曲,开始自斟独酌起来。香附经营了多年的医馆,有些事情难免要亲自去应酬,所以她的酒量也练出来了,平日里来个半把斤白的,肯定没问题,如是遇上有关方面的事情需要应酬,一斤也行,不过那得有医馆里的人陪着。今天她一下子要了两瓶綦阳大曲----

  她一个人在这家餐馆里喝了两个多钟头的酒,第一瓶喝完了,开第二瓶了,这时候她的手被一个男人的手按着了,“别喝了,想把你自己喝死呀!就为了你那小鲜肉?” “你谁呀----我就是为了他,你管得着吗?你----你给我松手----” 她醉了,她迷迷糊糊地抬起了一双醉眼,一看竟然是她第一任男友。“你也在喝酒,你又是在为谁喝?” “我没喝,我在这家餐馆打工当厨师。” “去你的吧!快去炒你的菜,别在这里多管闲事。” “管闲事,你要不到这里来醉成这个样子,我才懒管得你!” “那就别管呀!” “你的事我晓得了,好好想想,为一个并不喜欢你的人搞成这样,值得吗?” “ 值得,怎么不值得,只要我喜欢他就值得。” “管你值得不值得,先回家再说。” 这位前男友不容分说,搀起她来,然后把她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架住她就走,她很是不愿,然而她已经没有了抗拒的能力,只有任随他架着走。一路上她嘴里还在叫着,“小哥哥----你回来呀!回来----回来----你再----要钱我都会----给,只要----你回来----你是属于我的,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小哥----哥,我是依----你为命的呀----”

相关专题:装修香附胡荽----喜欢杂文精选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蠢爱成疯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杂文精选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