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优美散文 > 梁铁牛:残雪,囧在壳里

梁铁牛:残雪,囧在壳里

2021-02-09 07:24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26

    梁铁牛

  院里那几株红玉兰的花蕾,毛茸茸地擎了一树,高低错落。远远望去那些个枝丫上,就像落下的一群早春的蜂鸟。

  今年竟无大雪。勉强落下的两场碎花银似的雪事,催开了院子里稀稀落落的几株腊梅。

  那几株黄色的梅株,就散落在院子里的池塘边,虽说是冬日,没了蛙鸣或是蝉的鼓噪,但那几丛枯萎了的蒹葭,头顶鹅毛一般的白须,就伫立在这一泓清水里,傍着周围大小不一的河卵石,相依相偎,自成风景。

  那一池水,春天里也曾碧波荡漾、摇曳多姿,冬日里遇到几次寒流来袭,还曾冻起一层薄薄的冰。那一瞬间,若你驻足在这里,定会让你忆起一些儿时滑冰的旧事。

  这些梅花都是亮黄色的,花瓣薄如蝉翼,娇嫩含羞,起始只是一个鼓包,而后凌寒独放,愈加肆意,最后完全不加顾及,层层叠叠地绽放异彩,暗香浮动。

  窗子,正对着这几株尤物。飘起碎雪的那几日,还特意给窗帘留下一撇观景的空隙。

  时令已过了五九,远处的麦田,早像地毯似的铺开。雪或是雨,是下过了几场的,这些无言的心事,到底够不够满足农人的土地所需的墒情,无从得知。

  田地或路边,那些光秃秃的树枝间,上面擎起着黑黢黢的鸟巢。冬日里,这些窝都是空巢,鸟们熬不住北方的寒冷,该是举家南迁了吧。

  院落里楼号很多,住户亦很多。平素,每逢阳光撒过来的日子,很多窗子都会被推开一线缝隙,让一米阳光自由穿梭。这平淡充实的生活 ,也会像光打过树叶,发着斑斓的色彩。

  雾霾,总是不停歇覆盖着北方的天空。限行,成为最近这些年,城市的一道景色。人们,已普遍心怀委屈的情绪。就像这天空一样,不能敞亮。

  好不容易捱到了过年。中国式的人口“返乡”洪流,若能用卫星航拍,必然是撼动地球的一道流动风景。

  烟花和爆竹,已从年的氛围中抽离。还行,对联和灯笼,尚能唤醒记忆中的一抹中国红。这根深蒂固的情结,世代传承,举世之中,唯有华人,才会从血脉里产生共鸣。

  钟摆,忽然停了。

  黑压压的暗流碾压过来,天地陷入混沌……城市空寂,道路荒廖,馆舍冷清……中国人都“遁入空门”,藏了起来。

  一缕腊肉香肠的味道,随风而来,这烟火里的尘埃,始终还带着微烫的温度。最卑微的民生,彼此住的并不遥远,在灯火阑珊的每一个楼里,在万家渔火的每一个家里。

  此刻,夜已央,一缕烩菜出锅的香味,浸染了院落的空气。隔着窗户、楼层、墙壁和距离,隔着口罩、玻璃、眼神和野风的呼吸,虽然听不到彼此说话的声音,却有一缕脉动的中国年的味道,让我们神奇地同频。

  我安静地看着对面一户邻居,祖孙三人端坐在贴着窗花的阳台里,老人安详微笑着,儿子模样的人猫着腰,看着他的儿子在写生。

  我也笑了。

  我们共同面对着的,竟都是院内的那株红玉兰,它虽历经残雪与寒冬,却决不会囧在壳里,而正涅槃重生。

相关专题:铁牛残雪几株冬日一缕壳里优美散文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梁铁牛:残雪,囧在壳里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优美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