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优美散文 > 李素清‖ 再祭小松鼠

李素清‖ 再祭小松鼠

2020-09-21 14:31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3

    文/李素清

  去年国庆节假期的最后一天,我开车经过沿江小路回家。车子行驶在有些蜿蜒的山边小路,速度并不能太快,大约50迈左右。前方距离我车不远处,一只小松鼠从山上草丛中蹦蹿下来,正在横穿公路。印象中,松鼠是最善蹦跶逃窜的动物,以它飕飕的跳跃速度完全可以轻松躲避这区区50迈的车速,因而未采取减速措施。车子驶过50多米后,我瞄着后视镜是想检验下我的判断。

  出乎意料的是小松鼠已横躺在路面。追悔莫及的我踩下刹车靠边停车,急速赶回去,将身体温热但已然丧命的小松鼠捧在手上,一分钟前它还是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我的主观、任性、鲁莽而生生剥夺了,要是带一下刹车,或许它就不会惨遭横祸。

  捧着软绵绵的滴血的小生灵,一时不知所措。我将它放在山边的石头上,掏出手机拍照后,抓些杂草枯叶盖住它的尸体,悔恨交加的我双手合十默默悲切。

  回到家,我打开相册,放大图片,看着小松鼠的躯体,怅然制作了私密照片,因为我无需朋友圈评论,更不想获得他人点赞。制作私存,只是以此经常告诫自己,以后不可莽莽撞撞,珍惜世间所有生灵。

  庚子年正月初,由武汉初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席卷全国,肆虐的瘟疫令国人惶惶。病毒起源的原因, 相关证据大多指向蝙蝠等野生动物,是有人食用作为蝙蝠病毒宿主的野生动物,在洗剥制作食物过程中将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给人的。17年前的非典病毒也是如此,可有人早就忘了这一惨痛的教训。而且这次的病毒前加了个“新型”,为了“回馈”人类的血腥,病毒也在与时俱进。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道菜,唤作“生离死别”。把活甲鱼塞進蒸笼里,只留下一个小孔,孔外放一碟香油之类的调料。甲鱼在蒸笼里受热不过,就伸出头来喝一口香油。甲鱼熟了,香油也浸进五脏六腑了。再把梨切成瓣放在周围,就是生梨(离)死鳖(别)。在江南一带,有一道称作泥鳅滚豆腐的菜肴,制作的过程更是令人瞠目:将豆腐放入滚烫的锅里浇上辣椒油,将活生生的数十条泥鳅倒入锅里,迅速盖上锅盖,高温中的泥鳅无处逃生钻入豆腐,出锅前佐以葱姜蒜酒等调料。

  人类残忍的吃法实在是别出心裁,厨艺可谓极致,但我吃不下这样制作的美味。我无力劝阻那些茹毛饮血的勇敢食客,更无能干预那些金钱至上的商家,唯一能做的是反省自己,并教育 自己的家人孩子敬畏自然 。

  这让我想起那只坠命于我车轮下的小松鼠,它是自然界芸芸野生动物的一份子,伤害了它,等于在平衡的生物链拆了颗螺丝钉,破坏了自然。虽然我主观上是在检验它蹦窜的速度,非完全故意,但,罪孽仍然难恕。

  春节来临,街上行人稀疏,逢人口罩蒙面,万户萧疏静寂。这个春节过得异常无趣。独处书房,百无聊赖,反思失去佳节应有喜庆之原因,反思自己在自然界行为之过失,粗作此文,并填词一阙,抒发不畅,祭奠生灵,驱赶疫魔。

  《鹧鸪天•庚子春节感怀》(新韵)

  庚子冠疴舞疫魔。

  阴霾遍布念华佗。

  茹毛动物钢刀戮,

  饮血生灵利刃剥。

  除戾气,念心佛。

  与君同唱善行播。

  今宵共把南山颂,

  赶孽驱邪烛火灼。

  作者简介:李素清,浙江建德人,军旅退役地方机关供职,建德市作协会员。喜赏清朗俊雅,似水流年间勤于键盘耕作。古诗词 、散文、小说 散见网络报刊。

相关专题:李素松鼠生灵制作病毒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李素清‖ 再祭小松鼠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优美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