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抒情散文 > 列表
  • 香茗|七月的思念

    香茗|七月的思念

    原创:香茗墨上尘事早安心语:有一天,时间会吹散一切,所有的猜疑,所有的迷惑,以及所有的不安都将隐去,直至一尘不染。而那些封存在岁月里的窑酿,也会在适当之时开启,于某个风清月朗的日子,淡淡品尝。——白落梅《岁月静好现世安稳》闷热的天气,细细的风岚荡不起一丝凉意,也没有一滴雨浇灌花开的日子。只有,想你的窒息与炙热如火的温度缠绕着。独自走过花开花落的日子,不敢用力呼吸,怕牵动你温柔的气息;不敢放声大笑,…

    日期:2020-09-25
  • 长生不老

    长生不老

    长生不老原创杉木杉木随笔所谓的飓风走了,偃旗息鼓,这个狂热的盛夏依然如故,没有一丝清凉;路边的蝉,撕心裂肺,没底线地呱噪;你深吸一口,骚动从空气中直透心底,每个毛孔都是张开的,肆意流淌着热烈。骚动远远不只是炙热天气,这几天还是一场全媒体的盛筵,菜却只有一味——谁在触碰我们孩子这条底线!很难得,自媒体和党媒这次站在一条线上,虽然他们用不同的心思骂着同一拨人,但,这已经很了不起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日期:2020-09-25
  • 什么是历史

    什么是历史

    原创若尘历:经历;史:已经发生的事情;历史:经历过已经发生的事情。一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此为鉴;可以知兴衰。这种理解和我的想法差不多。马未都说: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这句话说的特别好。马未都还说:文字会说谎,但文物不会,所以不要相信文字写的历史。我们不能单独的看历史事件,每一个历史事件都是由当时的时代局限性,人对当时文化的认知,外界的各种条件,当事人内在的成长经历,…

    日期:2020-09-24
  • 放下

    放下

    因为这两个礼拜去市里陪儿子的时间相对少了一些,吃过晚饭会和妻子去隔壁的小学操场散步。操场说大不大,也就一个篮球场大小,配套设施齐全,草坪如茵,塑胶铺成的跑道,踩上去极其的舒服。学校放学后,操场对外开放,每天早晨跑步,每天傍晚散步,成了一天之中最惬意的时光。散步的时候妻子问我:“昨天晚上过去陪儿子的时候,你们是在一个房间吗?”“是呀!怎么了?”妻子笑着说:“我不是告诉你,让你和儿子分开,各干各的吗?…

    日期:2020-09-24
  • 生如夏花

    生如夏花

    "生如夏花,生命,一次又一次轻薄过,轻狂不知疲倦。""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是印度诗人泰戈尔写的诗,收录在《飞鸟集》中,诗歌语言清丽,意味隽永,将抒情与哲思完美结合,给人以无尽的美感和启迪。夏天的花是最美的季节,世上的万物复苏,生灵换发新的气息,在春天的时候破茧而出,到了夏季,到处是鲜花盛开,姹紫嫣红,生如夏花,其寓意生命就像夏季的花朵那样绚烂夺目的开放,无拘无束,散发着自由的光芒。…

    日期:2020-09-24
  • 深秋,醉一场青春的流年

    深秋,醉一场青春的流年

    作者:一帘幽梦深秋,醉一场青春的流年。慢步在深秋的阳光里,走走停停,看花开嫣然,看秋雨绵绵,感受秋风拂面,秋天,就是青春的流年。青春,是人生中最美的风景。青春,是一场花开的遇见;青春,是一场痛并快乐着的旅行;青春,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比赛;青春,是一场鲜衣奴马的争荣岁月;青春,是一场风花雪月的光阴。青春往事,多么甜蜜;青春岁月,多么靓丽;青春流年,如火如荼。青春里,我们向着梦想前进。跌倒过,伤心过,快…

    日期:2020-09-24
  • 偶遇得道高僧 (散文)||陕西 姚新宇

    偶遇得道高僧 (散文)||陕西 姚新宇

    ●姚新宇我家附近有个水库,三面环山,面南拦一大坝,山清水秀,天然大氧吧。这是我的娱乐场。我喜欢游泳,但不喜欢在游泳池和众人体肤相撞,水库就成了我的游泳池。前几年,好像人们还不知道珍惜生命,水库也没人管,每到夏天,这里就是大众天然的游泳池,附近的人像下饺子一样在水库下水乘凉。会游泳的在水里畅游,初学的在水库岸边瞎扑腾,坝上也坐满了三三俩俩纳凉赏景的。因此,水库每年都有一两个被淹死的,有大人,有小孩。…

    日期:2020-09-24
  • 孔淑茵丨怀念那个胖老头

    孔淑茵丨怀念那个胖老头

    作者:孔淑茵胖老头儿,恩师也。其人身材魁梧,体态超胖,额骨突出,眉毛密且长,像极了历史书上的山顶洞人形象。微笑时,却又似弥勒再世。恩师浸淫于历史课多年,可谓学富五车,说起胸中典故更是如数家珍,从秦皇到汉武,无不信手拈来,从容贴切。可这也存在弊端,就是他讲课常常跑题,顺着一个小切点就可以引经据典倒出千年万辈子,致使有时一节课甚至连一页书也翻不过去。恩师每次讲到精彩处,都是眉飞色舞,足之蹈之,浑身的胖…

    日期:2020-09-24
  • 猫 的 变 形 计

    猫 的 变 形 计

    猫的变形计文/婵歌(广东)每天清晨,当我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瓜子慵懒而娇气地枕在我臂弯里,盘成360度一圈,睡得比猪还死的样子,就深深怀疑我养的不是一只猫,而是蛇或猪或其他什么的一个物种。拨拉一下她的爪子,软趴趴无反应,高高抬起贵爪,松开,啪落下,眼皮都不抖一下,朕就是稳如泰山。对比她刚来怯生生的样儿,看来已经完全适应家里的生活了。瓜子是一只有英国高地血统的小母猫,中长毛,白底微带棕毛渐变,俯看背部…

    日期:2020-09-23
  • 独怜幽草

    独怜幽草

    从来散步,独怜幽草。看到幽草,我常想起他。他比我大1240岁,却和我同好,若有闲暇,常走在城西的一条河边。河边的野草,幽幽静静,那顾影自怜的生趣,他总难忘。公元784年春的某一天午后,他,又来了,静静的,一个人。他不知道,这一天后,他的名字将会被镌刻在中国的文学史上,就好比一颗星,闪烁在绵绵的银河中。这颗星的名字叫作“五言长城”,他的名字叫作韦应物。那天,下着细雨。雨,天空的泪,不紧不慢地滴落人间…

    日期:2020-09-23
  • 潘云丹《绽放》

    潘云丹《绽放》

    文/潘云丹绽放春风拂面的松花江畔,晚霞绚丽,夜色渐浓。休闲广场上悠扬的音乐骤然响起,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约有五十岁的男子,舞姿自由奔放,引来围观者们热烈的掌声。时而跃马扬鞭、时而大鹏展翅,他动作舒展洒脱又不乏诙谐幽默。年长的女舞伴配合默契,舞步轻盈灵动,翩然若蝶。他叫大勇,事业有成的企业家。喜爱户外运动,追求身心健康,以个性张扬的舞蹈诠释对音乐的理解、对人生的感悟。他的舞伴李大婶是退休工人,家住城郊的…

    日期:2020-09-23
  • 欧家奇丨家乡的鸡蛋兰

    欧家奇丨家乡的鸡蛋兰

    文:欧家奇忘不了家乡的鸡蛋兰。读高小时她夜夜香在我的枕边,高小毕业后时时飘忽在我的梦里,几十年过去了,那一抹浓香,像放不下的行囊,伴着我漂泊在谋食的路上,成为少年时代的追忆和抹不去的乡愁。那年读完初小后我到街上读高小,像四合院似的校园中间,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棵高不到两丈,貌不出众,褐绿色的树木,吸引我的是它浑身散发出来的浓浓香气,让我们这些刚到陌生地方而略显紧张的孩子心情很快平静下来。仔细看时,树…

    日期:2020-09-22
  • 冯雪梅||寒塘荷花香

    冯雪梅||寒塘荷花香

    冯雪梅(四川)在今年“三八妇女节”前的两天,荷终于抽了下午的两个小时和我一起喝茶了,其实也只是想见见面,聊聊天而已。朋友太久没见,总还是不满足电话微信所传递的信息。更何况我们已经是二十多年的友谊了。初春的天气时阴时晴,我们就坐在东岸咖啡的楼顶,就着时而的一点点阳光,看着湖面时起时落的鸥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她的近况。她说,我听,认真地看着她总是泛着红晕的脸,脸上总是带着笑意,毫不掩饰。她聊她总是很…

    日期:2020-09-22
  • 边缘

    边缘

    秋来了,深了,蝉的清鸣也不知去了哪里。在早间或晚间,只有蛐蛐唧唧唧唧的清音从草丛中传出,像风儿拂过月琴的声音,很轻柔,很悦耳,给人一种凉秋的气韵。在这时节,潮湿感无处不在,一切的自然环境仿佛在专为这个季节的昆虫提供歌唱的舞台。看来,昆虫跟人一样,有了自己相宜的境地,就不再被沉默或遗忘。我在早间起来,常常做晨练运动。深秋的清晨,凉津津的像刚下过雨,路畔花儿草儿的叶子上托着莹莹的露珠,脚步轻轻过去,裤…

    日期:2020-09-21
  • 克罗齐: 纵横交错的门洞

    克罗齐: 纵横交错的门洞

    文/赵丰一在现代美学史上,无论如何也绕不过一个人:意大利人贝奈戴托·克罗齐。为他所冠的头衔有:哲学家、美学家、历史学家、史学理论家、文学批评家和政治家,成为意大利的学术巨擘。一个人同时拥有如此多的头衔,可谓是一位百科全书派式的巨人。浩瀚的天空,仿佛都是他思想的领地。摘下任何一片白云,他都能审视出独具的风景。这令我敬畏,我这一生,只做了写作一件事,却也没有成功。一个人的大脑里究竟可以储存多少智慧?克…

    日期:2020-09-21
  • 文学心路//韦艳嫦:我的文学梦

    文学心路//韦艳嫦:我的文学梦

    文|莎娜(珠海)我的文学梦(一)说到写作,很多人觉得很难做得到的事情,拿笔总觉得找不到字,或者想写字笔又找不着。现在是网络时代,直接在手机或电脑上敲打着文字,随着思路马上立竿见影,写作即将成文。很早时候,我就喜欢写作。小学时的六一墙板作文,每期见于墙板上;初中高中时的黑板报几乎每期也见板报。更不用说在教书育人的路上,学生的优秀作文期期榜上有名。记得有一次在南宁市扶壮学校,六年级我班学生刘思琪的《西…

    日期:2020-09-21
  • 秀秀我的老伴

    秀秀我的老伴

    作者简介:孙志强,嘉兴教师,阅读与写作爱好者,退休后任《秀洲区军事志》、《油车港镇志》主编。青春相恋,至死相伴者谓之老伴。我的老伴本一农家女,既无高深的文化,又无娇艳的容貌,但她与我的一世情缘却天地可鉴。老伴与我结为秦晋之好时,我乃一介穷书生。拿不出一分彩礼,买不起一件新衣。新房暂借老丈家,新床只用木板搭。哪有什么蜜月之旅,哪有什么豪华婚礼?但她却力排世俗的非议,义无反顾地与我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日期:2020-09-21
  • 灯明花香

    灯明花香

    文|沐墨(江西)灯明花香春宵渐浓,花香和灯火,付于绵河。我与母亲,在碎步中低谈。不知何故,三十以后的光景,我与母亲之间的关系更趋于知己,甚至,平日里我开始称她“小杨”。我经常被她的包容和美所震撼,却无法用文字记录片言只语。河边一处圆形广场,晚上自发的交谊舞舞会。母亲站着看了好久不舍得走,眼神里流露出羡慕的神色。我说,你去跳。母亲略有羞怯,迟疑推搪一番,最终被我拉进了舞池。我知道,母亲是会跳舞的,幼…

    日期:2020-09-21
  • 今夜、让我静静的想你

    今夜、让我静静的想你

    今夜,我怅坐一隅静静地想你,想知道你在做什么,想知道你有没有在想我;想知道当你凝视远方的时候,你的眼前是否划过我的身影;想知道当你走进甜美的梦乡,是否看到我在梦的路口等你。我喜欢静静地坐在这里想你。虽然,我不知道这样静静地想一个人,对方是否能真切地感受到。如果你常常会有一种莫名的心动,你是否知道这是因为我在远方静静地想你?就这么静静地想你,静静地在心底呼唤着你。我真的很想在这宁静的夜空里呼唤你。尽…

    日期:2020-09-21
  • 学五食堂奇遇记

    学五食堂奇遇记

    学五食堂奇遇记原创陈满意今天我像往常一样走进了一餐,这时候已经早上八点多了,直奔卖饼的窗口,刷卡的时候,卖饼的大叔突然眼神黯淡下来。“终于要结束了”我迷茫的看着大叔被烟熏火燎过油腻腻的脸。“今天的油馍免费,另外在给你加份花菜,想吃什么菜我给你,都不要钱。”你这是......?”我突然感觉到那张一直油腻腻的脸瞬间干净无比,大叔也不说话,直接给我份花菜,然后点了支烟,然后从窗口后边走出来:“来,坐,餐…

    日期:2020-09-21
  • 岁月静好,待你如初

    岁月静好,待你如初

    作者:淡墨轩风吹过的浅夏,空气中弥漫着丁香花的味道。端坐于时光的一隅,我用文字,描一纸清浅,用心聆听风中飘落的絮语,一些遇见,注定很暖……有些物,有些人,一辈子都会深情陪伴,从不曾离开,亦无可取代。日影,月光,夜雨,一寸寸的时光缠绕,在煮饭泡茶听曲间流走。生活的目的,就是生活,我珍惜这时光里的朴素的日常,愿岁月能温柔以待。喜欢在幽微的光亮中寻找同类,在沉默中寻觅那种说不清的力量。人之初,性本善,每…

    日期:2020-09-21
  • 染一缕雪魂,静待春天

    染一缕雪魂,静待春天

    时光深处,雪,像是从梦里走来的精灵,带着暗香,带着清丽,带着质感的美,奔赴一场天涯的邀约,染了灵魂的香,倾了素白的念,在寂寂的红尘里,静待春天。翻阅流年的画卷,北国的冬,简约,宁静,幽深。飘落的雪,绵软,琉璃,洁雅。凝眸远方,看时光的年轮,在素白里辗转,静倚窗台,听雪落的声音,在季节里呢喃,特别轻,特别柔,好似怕吵醒沉睡的大地,只静静地飞舞于天地之间。雪,似樱花,纯洁,浪漫,幽香,听闻樱花雪,好似…

    日期:2020-09-20
  • 何贤华作品 | 那片橘山

    何贤华作品 | 那片橘山

    橘子,一种普通的水果。它光鲜亮艳,肉质甘甜可口,随处可买到。但在二十多年前,那片橘子不仅仅是橘子,更像一张张动人的笑脸,一颗颗美丽善良的心灵。它让我感受到人文环境的熏陶,心灵的纯朴,思想的高尚,民俗民风的辉光。那是1993年的事。我那时在家开间服装店。自学校毕业后,母亲看我身材瘦弱,干不了重农活,就和父亲商量让我学做服装。于是拜师学艺,经过两年多的传授,成为一名乡下服装师傅。并且生意一度红火。由于…

    日期:2020-09-20
  • 生命是件大事

    生命是件大事

    我一看书,就想起来吃的感觉。有的书,让人胃口大开,有的书,让人索然无味。我像一只挑食的小狗,不喜欢的只闻上几下,舔上几口,就扬长而去。遇上好吃的,一定把它叼到安全舒适处,然后用爪子护着,眼睛瞄着,喉咙里呼噜着,贪得无厌,尽情独享。造完了,还要吧嗒吧嗒嘴,回味回味。这几天读李佩甫的《生命册》就是这种感觉。尽管,阅读多次被这事儿那事儿干扰中断,但心里却总惦记着那些无梁村人的命运,好像他们就是我的乡亲,…

    日期:2020-09-20
  • 野史新话之:其实我不是卖国贼

    野史新话之:其实我不是卖国贼

    作者简介:朱龙伟、男、年近不惑,毕业985,事业无起步,庸庸碌碌,嬉嬉笑笑。小酒二三两,朋友七八个,畅聊有知己,文章无定式。说说半生故事,讲讲江湖情缘,调侃调侃历史,吐槽吐槽现在。白纸黑字,记录真情真性。祖大寿从梦中惊醒,他已经记不清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冬夜的锦州城异常的安静,城里没有丁点的灯光,城墙上的守军东倒西歪地躺在原本应该时刻保持警醒的岗哨上,城外的清军的营帐也是分外的安静。双方攻守一年了,…

    日期:2020-09-19
  • 重阳·菊

    重阳·菊

    重阳·菊原创广陵渔父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数字亦分阴阳,双数属阴,单数属阳。农历九月初九,便称做重阳。一说重阳,我们就会想到老人或敬老。重阳节,似乎就是一个敬老节。“嘉节在阳数,至欢朝野同。恩随千钟洽,庆属五稼丰。”(唐·权德舆《奉和圣制重阳日即事六韵》)“异国逢佳节,凭高独若吟。一杯今日醉,万里故园心。”(唐·韦庄《婺州水馆重阳日作》)在古代,重阳被人们称做嘉节、佳节,与老人、敬老无关,而是一个欢庆…

    日期:2020-09-19
  • 不知道你吃过搅团没有

    不知道你吃过搅团没有

    “搅团”文/黄土粒(陕西)不知道你吃过搅团没有,我现在一提起它就不由得直咽口水。相传“搅团”是由诸葛亮发明的。诸葛亮当年在西祁屯兵的时候(西祁就是今陕西的岐山县),久攻中原不下,又不想撤退。因士兵清闲无事,又吃腻了普通面食,于是诸葛亮就发明了这道饭食。大慨因为带兵打仗之故,当时把这种饭叫水围城。在我小的时候,由于物质匮乏,口粮严重不足,母亲常常用各种杂粮和野菜来补充。最能饱腹又好吃的杂粮饭就数搅团…

    日期:2020-09-19
  • 刘明月:【散文风】渐行渐远的冰上“芭蕾”

    刘明月:【散文风】渐行渐远的冰上“芭蕾”

    文/刘明月01冰面冬趣隆冬。土坯床凳,高粱杆床芭薄,稿荐上面摊着深黄泛黑的被套,粗棉线床单棉被,这就是乡间大多数人家寒冬腊月过冬的铺盖。房门紧闭,那宽宽的门缝和用柴棍堵塞的窗洞、房檐,贼风还是一个劲地往被窝里钻,火盆里的余火早已没了些许温度。腹内无食的人们拼命蜷缩着冻得发抖的身体,还是抵御不了特别寒冷的严冬。冻急了,人们干脆穿衣起床,打开房门。门外房顶、地面、树梢上挂满了冻凌和白霜。小路上传来叽叽…

    日期:2020-09-19
  • 贝纳丹.德.圣比埃《保尔和薇吉妮》:一幕悲惨的诗剧

    贝纳丹.德.圣比埃《保尔和薇吉妮》:一幕悲惨的诗剧

    作者:程庸普鲁斯特说,作家本质上都是诗人。读了贝纳丹·德圣比埃的《保尔和薇吉妮》,会得到这种更主观的感受,尽管普鲁斯特所说的诗人,只是针对一种属性,而非具象这部小说的诗意特征主要体现在时空交错上,时空交错最能引起诗意的快感。可以把小说里面的时空分为两层,一层叫主体时空,另一层叫陪衬时空。小说的女主角薇吉妮离开主体时空,前往陪衬时空,去继承财产,于是发生了波折。这个波折与时空的变易有很大的关系。如果…

    日期:2020-09-18
  • 玄小莲 ‖时花

    玄小莲 ‖时花

    文/玄小莲玉兰是春天里开得较早的花,在枝头怒放时,空气里仍有寒气。春天还早,只有她在开,开了满树,还是觉得孤零零地。纯白,硕大如莲,气质颜色里都含着冷意。同有清凉之境,而荷花是清的,玉兰是冷的。玉兰可与菊花遥相呼应,一早春一深秋,只合乎自己的时宜。我不大喜欢紫色玉兰,但那首《辛夷坞》却总忍不住一读再读: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山中的辛夷花(即紫玉兰)在王维的辋川集里入诗成禅…

    日期:2020-09-18

抒情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