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诗词歌赋 > 诗词精选 > 分水岭词条(组章)

分水岭词条(组章)

2021-01-14 00:40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4

    安徽/蔡兴乐

  母亲的小小菜地

  这是母亲的菜地,一片有情有义有温度的小小疆土。与母亲的体温不相上下,总是如此恰到好处。

  无需征得母亲的同意,我可以在这菜地的一角,种上一些个善良的分行文字,让它们与白菜、西红柿,以及莴笋、辣椒、黄瓜一同生根,发芽,开花。

  而此时,在分水岭上,在母亲不大的菜地里,正有两只菜粉蝶,落在淡蓝色的芫荽花上,它们相亲相爱,刚好成为一首乡土诗的美丽韵脚。

  露水打湿鞋子和裤脚

  在分水岭,无论是哪一条小路,只要你随便走上一遭,都会叫干净的露水打湿鞋子和裤脚。在分水岭,花喜鹊喳喳的叫声,从来用不着谁来翻译;一只燕子回娘家,也从来不用提前打声招呼什么的。

  在分水岭,那每一句拖着重重合肥腔的方言,无论你是听得懂还是听不懂,其实不妨碍它成为一首乡土诗。就像岭坡上每一朵开着的花儿,不管是粉红、淡紫,亦或嫩黄,哪怕它再细小、再卑微,其实它都会结甘甜而幸福 的果。

  只有我,面对这一片曾经埋着自己的胎衣,直至后来又埋下爹和娘的黄土地,每每为自己如此的两手空空、无以回报,进而心生出挥之不去的丝丝愧疚。

  野花也有五彩的梦

  这是一朵盛开着的野花,不大的怀抱里,刚刚能够接纳一只花粉蝶的爱。这是正午十二时的阳光,流金淌银般铺满整个分水岭。

  一朵盛开着的野花,它总是不卑不亢,它妖娆的美,让瓦蓝瓦蓝的天空退到幕后。也叫一个乡土诗人 几粒分行文字,变得如此的相形见拙。

  一朵盛开着的野花,曾经也是一粒只有针尖大的种子,却不妨碍它拥有五彩斑斓的梦,它一直在等着春天的到来。

  一朵盛开着的野花,在分水岭唯一一条河流拐弯的地方,眺望着那些个情同手足的姐妹,它借着那么一点似有若无的香,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回家的那条羊肠小路。

  像一株庄稼那样

  岭坡上,一畦碧绿的水芹,在清风中生长着;几只温顺的羊羔,剪影般地衬托着分水岭的宁静。阳光里的一些花粉蝶,正朝着那片迟开的荞麦花款款飞去。飞着飞着,就飞成了一首诗歌 的韵脚。

  而这一切,与老屋前的母亲,一边轻声安抚着几只正在找妈妈的羊羔羔,一边还弯腰身收拾着过冬的柴草,是何其合辙押韵、相得益彰。 在分水岭,多么愿意能够像一株庄稼那样,在母亲万千宠爱的目光里,灌浆抽穗,丰收在望。

  那一粒粒金黄金黄的玉米,那一颗颗饱满充实的大豆,那一棵棵火红火红的高粱,还有那熟透的葡萄和石榴,他们不是我的兄弟,就是我的姐妹,该有多好。

相关专题:盛开着分水岭菜地野花一朵母亲诗词精选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分水岭词条(组章)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诗词精选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