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主题美文 > 生活美文 > 侯凌肖:城里的“阳历年”

侯凌肖:城里的“阳历年”

2021-01-13 23:11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7

    早先在农村,庄稼人称元旦叫“阳历年。”那时,县城也是最为热闹的地方。

  记得我上小学时,那年阳历年学生放假,母亲带我去县城,给工作在县城的父亲 (县建筑公司)送红薯。听说要领我去县城,心里美滋滋地,甭提多高兴了!那天,我破天荒地一早起了床,又帮母亲携柴,又帮拉风箱烧锅。早早地吃了饭,便下到院中地窖中,挑选了一袋紫红色的大红薯。那天“义务”出差的是表哥,母亲吩咐他拉地排车送我和母亲去县城。

  张庄村在县城的东部,离县城六里地。表哥拉着地排车,吃力地行走在坎坷不平的土路上,我和母亲坐在车上一路颠簸地来到县城附近,只见一条条小路人头攒动,远远近近赶集的人们有乘坐简陋客车的,赶马车的,拉地排车的,骑自行车的,甚至还有步行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顺着县城东西大街往西走,映入眼帘的是道路两旁单位大门上的景致:有的大门上端(轧制的门楼)粘贴着喜庆的标语,大红纸上“庆祝元旦”四个大字赫然入目,有的大门上插着五颜六色的彩旗,有的大门悬挂着写有“庆祝元旦”的红灯笼。那时县城四街的电线杆上,都安装着高音大喇叭,高分贝地播放着《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歌曲,悠扬的歌声在老县城上空飘荡、飞扬,到处是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街道的人流里,不时闪现出孩童们的身影,童真和喜悦绽放在脸蛋上,一个个像散欢的野马驹,顽皮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钻来钻去,惹得孩子家长紧追着、呵斥着、叫骂着,引得行人哈哈大笑。

  以前,县城最繁华的去处是“大寓首”和“小寓首”,是县城的中心,也是最为热闹的场所。大寓首是县城“十”字街头比较宽阔的场所,车流人流比较集中,那天正好是大集,也因为快到年关,赶集的人潮把集市塞得满满当当。抬头望去,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一时间挤得水泄不通。鸣笛声、吆喝声、车铃声、讨价还价声、大呼小叫声汇集在一起,真是热闹非凡。集市上的商品更是五花八门,买衣服的摊位前,大姑娘小媳妇,围在跟前挤来挤去,忙着挑一身称心如意的衣服。集市上,小商贩们最为活跃,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拉腔拖调地叫卖,口若悬河地介绍物品。表哥的地排车走到大寓首,人流车流堵塞得再也走不动了,只见“大寓首”北面和南面各有一片围观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围得严实。我站在车子上向北眺望,原来是文化部门为庆祝元旦而组织的“钢叉”表演。一个个彪形大汉手舞钢叉,抛扔的高,接的准,上下飞舞的钢叉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于是,人群中不是爆发出阵阵掌声和喝彩声。回头往南望去,锣鼓喧天的场子里,正在舞狮表演,只见舞狮人手拿绣球,逗引着双狮上跃下跳,左闪右挪,摇头摆尾,活龙活现的舞狮表演,赢得了观众雷鸣般的掌声,笑声不断,喝彩声不断。一饱眼福的我,在车上高兴地又蹦又跳,“小寓首”那里,也频频传来嘹亮的唢呐声,整个县城沉浸在欢乐喜庆的海洋中。

  上午11点多钟,我们才挤出了欢乐的人群,来到了西关的建筑公司。记得那天为庆祝元旦,父亲单位伙房“改善”生活 ,红烧肉炖白菜粉条,还蒸了大包子。在那物质匮乏的年月,能吃上这些食物,是我和表哥一年到头的奢望,算是有“口福”的了。

  在物质极为丰富的今天,元旦作为一年之首的节目,似乎早已成为人们平常的日子。但每每忆起那时的“阳历年”,快乐 与幸福 依然难以忘怀。

相关专题:舞狮阳历年排车元旦表哥县城生活美文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侯凌肖:城里的“阳历年”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生活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