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随笔美文 > 伤感随笔 > 兰波:太阳与海,交相辉映

兰波:太阳与海,交相辉映

2019-08-22 22:16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22

    我找到了它

  什么

  永恒。

  就是太阳与海

  交相辉映。

  兰波说,所有的诗人 都是兄弟。米兰·昆德拉解释道,只有兄弟才能在兄弟身上认出这个家族的秘密的标记。

  这两位诗人的爱,是来自悲愁与苦难内心的爱,还有诗人内心的疯狂与释放的需求,在寻找着肉体结合之后的精神交融。可悲苦的与现实的重槌捣乱了他们的心,他们将自己放在了同一个苦难的研钵里:官能的爱欲联结了他们的肉体,却疏离了他们的灵魂,他们在绝望的氛围下叹息呼吸,在悠长的时间里相互折磨。

  肉体从来都是黑暗的,沉沦于其间的是从悲悯与疯狂中抽取的那份愁苦与喜悦,这种变态,是要超越尘世的囿限,是要从内心到外表都要表现出无拘无束。然而,他们只能自己给自己燃料与火焰。他们已经非常衰弱,非常无助,当欲望化为激情,走火入魔的诗人也将一切激情很快释放殆尽。之后,他们开始由互相怜悯到互相弃绝。过去是一场梦魇,是美丽的幻影,他们不过是互为养料,互相吞食,互相给对方制造幻象

  他们的相爱在当时是惊世骇俗的荒唐之举,需要承受极大的社会压力。而魏尔伦遇见兰波之前,便有同志之爱,是他把这种事情介绍给兰波的,另外他的性格非常软弱,很有点浪漫派不可救药的自怜和小资气息,他既眷恋家庭又迷恋兰波的青春肉体,更尊崇兰波的天才,简直有点莫知所之了。他跟着兰波学会了流浪,但是他的心灵还在世俗世界的这一边。他损失了他的名誉、他的家庭,在兰波的影响下把它们看成了一样可笑的事物,可是对他那并不坚强的灵魂而言,这一切都太过重大,所以,当他妻子的最后通牒来到——一她也有具年轻美貌的身体

  当兰波执意要离开,他感到了绝望。

  兰波对他既迷恋又鄙视,迷恋他是因为他是当时惟一一个真正懂得兰波的真价值的人,也可以说是一个完全受兰波摆布的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兰波也一样陷了进去,所以在一次决裂后,兰波曾经哭着写信求他:“回来吧,听听你的心。”但是他们毕竟是在不名誉的旋涡和种种纠纷中生活 ,兰波渐渐地觉悟到,他出来寻找激情、真实、灵魂的契合,却找到世间丢给他的垃圾。这可能也是兰波在这件事情结東之后再也不碰诗歌 的直接原因。诗也是这样地与凡俗的肮脏连接着,这个世界还有哪里存在着纯净呢?

  他们相互热爱,但是相互抛弃,相互追逐,就像刺猬,离不开对方而又必须刺伤对方。但是兰波完成了精神上的最终超越,他看透了天才的虚妄,看透了虚荣和激情,所以他最终缄默,不再沉迷于幻想世界,因为他已经到了灵光之中,到了不可说的境界,所以爱欲最终在他那里指向另一种虚妄,他离开,然后回归尘世,切实地回到大地。

  兰波将他与魏尔伦的情感说成是“各种感官的系统错乱”。但不管怎么说,兰波与魏尔伦之间具有深蕴不绝的令人伤感 的温暖,他们最后却走向了决裂,这是让人非常遗憾的。事实上,在这个极端的朋友关系中,他们相互吸引,从心底爱着对方,像父子、兄弟、恋人甚至亢奋的病人。

  魏尔伦在这个过程中则失去了社会地位而获得了艺术上的提升,兰波把自由的艺术带给他,于是他写出了他一生中艺术价值最高的作品。兰波不再留恋过去,他有的只是他那进入过奇妙旅途的心灵,他也只需要这个。他释放他自己,在非洲的阳光下回归平静。而魏尔伦继续他那充满了欲望、眼泪、苦艾酒和名声的世界

  1874年魏尔伦和爱妻的关系闹僵之后,他又因酒醉失手用手枪打伤了兰波被判入狱两年,这一系列的打击,使他的诗风陷入了一种不可遏制的痛苦之中。譬如在《我心中在哭泣》他说道:“我心中在哭泣,如雨般洒向街头,潜入我心坎的,该是何种烦忧?”

  兰波以《地狱一季》为这件事作了一种了断,魏尔伦则为此写下了《无言的浪漫曲》。《我心中在哭泣》即选自魏尔伦的《无言的浪漫曲》中《是被遗忘的小咏叹调》中的第三首,从诗名和篇名就可以看出魏尔伦是一个注重强调诗篇音乐性的诗人。他用音乐的柔美来掩饰自己心中那巨大的痛苦和无助,他将诗的音乐性与情绪性糅合起来,将情、景、音完美地融合为一体,诉说着自己内心的无尽伤痛。

  兰波与魏尔伦的故事 只是一个心灵遇见了另一个心灵,一个天才遇见另一个天才,一颗星辰和另一颗星辰相撞。也许用兰波的诗来描写他们的关系最为恰当:太阳与海,交相辉映。

  不过,兰波是更为久远的恒星,在当时,惟一一个能看出来的人就是魏尔伦。

相关专题:相互肉体魏尔伦兰波诗人天才伤感随笔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兰波:太阳与海,交相辉映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伤感随笔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