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随笔美文 > 伤感随笔 > 家乡故事之|小镇上的“阿庆嫂”

家乡故事之|小镇上的“阿庆嫂”

2019-08-30 02:08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6

    作者简介:吴海深,一个60后乡村教师,就职于秀洲区油车港镇实验小学,高级教师。平时喜欢喝点小酒,茶余饭后,论国事,侃大山,写点零七八碎的小文章。

  栖真集镇上前几年有一家非常有名的饭店,名为“菜场饭店”。但镇上的人,都冲这家店叫“阿庆嫂饭店”。店主是一位长相俊俏的大嫂,嘴巴很甜,所以别人就把“阿庆嫂”的名号送给了她。意思就是说她和“春来茶馆”的老板娘——阿庆嫂,可有一比。

  “阿庆嫂”本名姓李,小名阿妹,嫁给了栖真油瓶湾里的淡荣。说起淡荣,是个老实巴交的种田人,虽说长年干农活,可皮肤白净,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脸,唯一不足,就是个子不高,和老婆站一起,矮了半个头。因为这,他被好事者起了个外号,名曰:蛋伯(我们这里蛋的统称)。阿妹很能干,性格又开朗,心灵手巧,能说又会道。自从她嫁到夫家,田里活儿拎得起,自己的自留地也打理得井井有条,所以,生活 条件也就比一般人家要好些。这在外人眼里,这一切都是阿妹的功劳。这样,她也就当仁不让成了一家之主。家境好了,心也就顺了,说出来的话儿也就风趣了许多。有一次,她从田里回来喂鸡,听到小鸡“叽、叽……”的叫声,就跟小鸡打起了招呼:“小鸡、小鸡,饿了吗?你们想我了吗?……”然后,把鸡食放下去:“小鸡、小鸡,快点长,长大之后生蛋伯伯……”。真逗人!

  转眼间,到了80年代,阿妹的小姑子家利用自家临街的地理优势,在家里开了家“三家福”饭馆。“三家福”里的老板,也就是她的妹夫子,是小镇上的街上人(有城市户口),有点派头,但对顾客缺少热情。于是,阿妹被请去做帮工。凭借阿妹的热情,小饭馆里的生意红火起来。可做了一段时间后,她感觉打工的生活不过瘾了,自己也想当老板。

  说干就干,没过多少时间,她就在栖真朝东埭最热闹的地方——小镇唯一一家国营早餐店(其实里面只卖油条和馒头)的对面,用几根毛竹撑起几张帆布,搭起了一个小摊位,里面放几张方桌,卖起了馄饨和面条,直接与国营小食品店叫起了板,走上了老板之路。

  起初时,阿妹凭借起自己已有的人脉,每天把路人当成亲人看待:阿叔,你这么早就来买菜了,店还没有开呢,进来坐坐吧……。看到有背着孩子的老人,她又降低身份:亲妈、奶奶叫个不停,把他们吸引过来。人来了之后,她会察言观色,根据不同人的特点进行配料搭配:对难得来镇上一趟,想吃碗馄饨尝尝鲜的老人,她就会让蛋伯在汤里多放些味精,让那些老人感觉馄饨的味道很鲜,很好吃。对那些做体力活的,她下面条时,就会多放些面条,多加一调羮猪油……在客人吃的过程中,她还会与他们聊山海经。她最大的聊天本事是能与客人的话题无缝对接。

  这样一来,“阿庆嫂”的大号应运而生,她家的馄饨摊生意开始红火。红火的生意直把对面的饮食店打得落花流水。饮食店里那个戴眼镜的营业员小蒋,8点以后,就开始撑着脑袋打盹。有本事的阿庆嫂!

  没过几年,小吃摊已把阿庆嫂的钱包撑得鼓鼓的。人们每天都能看到她嘴里几颗亮闪闪的银色门牙。而当小集镇要整治时,城管要她拆摊位时,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为什么这样的爽快?原来,她已经在栖真新建的菜场里,把最好的二间门面房买了下来,装修一新,起名“菜场饭店”。开张前的一天,蛋伯奉命到各个单位的去分发请柬,等到开张的那一天,镇上有头有脸的人,基本都到齐了,据说办了好几桌。

  从此以后,菜场饭店里时常是高朋满座,包厢的音响时常传出高亢的流行歌曲声。而当初那些吃馄饨的老太太再想吃碗馄饨,那就要等蛋伯来完成了,因为“阿庆嫂”实在是抽不出身来做服务工作了。那时的她,那真是里里外外一把手,春风得意雄赳赳。笑迎八方客,喜纳四方财。阿庆嫂脚一跺,小镇会打个喷嚏。她自己也不得不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

  现如今,虽然“菜场饭店”已成昨日黄花,但“阿庆嫂”那八面玲珑的生意经,还是能让人津津乐道的。

相关专题:菜场馄饨阿妹阿庆嫂小鸡饭店伤感随笔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家乡故事之|小镇上的“阿庆嫂”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伤感随笔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