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散文精选 > 列表
  • 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

    原创:高明昌昏黄的灯光下,父亲上好厕所回来,跨了几步,我们忙去扶他,他狠命甩了甩手,意思是不用扶他。父亲板着面孔说,我还有三天。我们听了一惊,怎么可能?父亲能吃能睡,走路步子稳健,说话声音响亮,且伴有明确的体态语言。母亲有点光火:在瞎说什么呢?我们无语,但感觉,凭父亲现在的身体状况,父亲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后来的日子里,我们按照往日的习惯,给父亲烧菜煮饭。一天过去了,平安无事,又一…

    日期:2020-11-29
  • 糊涂炊烟||且将心事付一兰

    糊涂炊烟||且将心事付一兰

    ●糊涂炊烟(四川)晚自习时,我正在教室里欣赏从七曲山移栽回来的兰花,突然看到妻发来的微信,瞬间泪奔不止——跟了你二十多年了,一直过的都是温饱生活,我不求今生会大富大贵,只求你身体健健康康。惭愧啊!今生未能照顾好妻,此时竟因我的一病又让她牵肠了昼夜。记得今天中午饭后,妻说趁难得的暖阳,下午出去走走。可当拐过尚水家苑,虽说双女石公园已收眼底,但脚软胸闷,背心早已微汗,我不想走了。妻原本快乐的样子,瞬间…

    日期:2020-11-29
  • 张姝艳‖故乡阜新

    张姝艳‖故乡阜新

    作者简介:张姝艳,笔名姝君儿,辽宁阜新人,文学爱好者我的家乡阜新,虽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但却是山青水秀,景色宜人,日新月异、物阜民丰的好地方,因而得名——阜新。今年春色满园的时候,为了了解故乡的人文景观、地理风貌,,以及它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和朋友背起行囊,登上阜新著名的风景圣地——海棠山,它给我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我的家乡阜新海棠山,是非常好的旅游景区,它可以说是闻名遐迩,无比壮观,它是一…

    日期:2020-11-29
  • 南极夫(湖北)|| 师路花语

    南极夫(湖北)|| 师路花语

    ●南极夫五十年前,也是九月,受命运之神的指点,手捧着粉笔盒、教本、还有一杆沉甸甸的教鞭,走上讲台,面对满满一教室含苞欲放的花蕾、天真无邪的童颜――二十岁的我――成为了一名人民的教师。白天,除了上课,好多时间,都是陪同学们游玩:在操场上“老鹰抓小鸡”、“狼给小山羊做伴”;在旷野里“捉泥鳅”、“采野花”、游泳、爬山……晚上,在煤油灯下,批改作业,写教案,十一点、十二点,多少次为了驱赶疲倦,洗一把凉水脸…

    日期:2020-11-29
  • 只因闲得无聊

    只因闲得无聊

    作者/张玉庭高尔基曾写过一部小说,题目叫《只因闲得无聊》,那小说写道,在一个偏僻的小火车站,有个饱食终日的站长和一帮同样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职员,因为烦闷无聊,就恶做剧地拿站长家雇用的厨娘开心,他们故做多情,假装“爱”上了厨娘,而那不幸的厨娘也就信以为真,直到发现自已被捉弄了,这才羞愧万分,在痛苦中自杀了。记得第一次看这篇小说时颇为愤然,打心眼里恨那些闲得无聊便做贱无辜、糟踏无辜的人。不料,如今再细…

    日期:2020-11-28
  • 追逐的云

    追逐的云

    很多时候,你想要得到的东西一直在你前面,但就是差那么一点点,无法获得。我们一无所有地坐在街角,看着人来人往,内心充满惆怅。那时的我正坐在这样的街角,背后流溪河潺潺流淌。夏天人们脱光衣服在河里游泳,七点的太阳逐渐驱散雾气,热气开始弥漫整个小城。我坐在微凉的石凳上等待对面报社上班。八点的时候,对面的大门逐渐停满了车。终于都上班了,我有点忐忑。我怕别人刚开始上班,不愿意管我的事。我想等到九点钟再进去。太…

    日期:2020-11-28
  • 王红玉随笔:微笑面容背后那些咬碎牙根的灵魂

    王红玉随笔:微笑面容背后那些咬碎牙根的灵魂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辛勤劳作在地底层的矿工们,包括活着的和死去的。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呢?他们的双眸,因那张黧黑的脸而显得明亮,似乎那里就装载着光明,透过它们,我们能看到他们内心深处的一切无邪和美好。我说,他们就是光明的使者,是从地下的黑暗中挖掘光明的使者,他们就是我们人类社会这台大车的轮心轴,繁华都市的运转离不开他们,没有他们,社会这台大车将无法前行。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不可缺少的群体,他们的生存…

    日期:2020-11-28
  • 《马家滩》之林妹妹4

    《马家滩》之林妹妹4

    《马家滩》之林妹妹4作者|赵宁飞黑暗中失眠的“林润霜”思绪犹如千丝万缕,一根根一条条一缕缕,延伸向记忆里,更加黑暗深邃的过去...新婚的初夜...十七岁的“林润霜”与其她大部分早早结婚的回族“女人”一样,女长辈们事先得给她安顿男人和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她听得面赤心跳,虽然大人长辈们给她耳音灌输,虽然她置身于这个装修豪华,高高在上的洋房里,虽然她是这个洋房里的新主人,但她的心情还是七上八下,充满…

    日期:2020-11-28
  • 【随笔】梅香生||坚守民族文化的丁肇中

    【随笔】梅香生||坚守民族文化的丁肇中

    梅香生华裔美国人丁肇中,他虽身在美国,却心系华夏,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国,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坚守,始终如一。说起来,丁肇中虽然出生在美国,但最早接受的是却是中国传统教育。1936年1月27日,丁肇中出生在美国密歇根州的安娜堡。不过这是一个意外。因为当时他的父母正在美国访问,母亲怀他还没有到预产期。不料,在访问过程中,他提早出生了,因为这个意外,丁肇中具有了美国公民的身分,在出生的两个月后,丁肇中随父…

    日期:2020-11-28
  • 表婶与枣红马

    表婶与枣红马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全国农村改革拉开了序幕。我们村和其他村一样实行了农村联产责任制,对于主要生产资料的土地、大牲畜等进行了按户分配,砸碎了大锅饭,实行多劳多得制。这种制度的建立,极大地提高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粮食产量不断提高,菜、牧、棉业快速发展,经济收入持续增加。到1982年我们村的温饱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土地和大牲畜是最主要的生产资料。万物土里生,农业靠的…

    日期:2020-11-28
  •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你要学会变成一个优秀的人,懂得安静,懂得饱和自己。很多很多的人在路上蹉跎了时光,可你不一样啊,你有你要喜欢的人,有你要认识的人,有你那遥不可及的梦想,不该放弃,对吧?我们应该对这个世界有个新的认识,所有的努力会开启一个机遇。岁月会检验一切,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又如何活过这一生。我们不能就这样告诉自己,平凡一点就很好的话,那真是对不起这个年纪。我们的人生将要遇见的人,随时可能不定,就像一盒有各种各样的…

    日期:2020-11-28
  • 《卡森·麦卡勒斯传》最后的时光:死亡与重生(41)

    《卡森·麦卡勒斯传》最后的时光:死亡与重生(41)

    9月27日,心情沉重的罗伯特·兰茨出席了华纳兄弟的《金色瞳仁的映像》的审片会。电影定于11月11日上演。房间里坐满了牧师和来自全国风化协会的代表。在兰茨和那些了解并热爱卡森小说的人们看来,这部电影的表演和导演都非常细腻优美。后来,兰茨写信告诉休斯顿,他被深深打动了,他唯一不满意的是由年轻的理发师佐罗·大卫扮演的那个富于幻想的菲律宾仆人阿纳克雷托。这部影片虽然获得了行业自律组织和制片准则的认可,但却…

    日期:2020-11-28
  • 宅在家里,怎么过?

    宅在家里,怎么过?

    排版|南秋昨天小编和大家聊了一下,受疫情影响的这段时间,小伙伴们在家是怎么过的呢?元宵节有没有吃元宵呢?有的读者留言说,从放假的第一天打游戏到现在,都要打吐了。有的读者留言说,元宵节吃了妈妈包的汤圆,感到很满足。有的读者留言说,家里的现状就是,排排坐,看手机。来自我想出门逛逛街的留言:放假的第一天,我很开心的拿出手机开始打游戏,放假的第二天我依旧很开心的打游戏,但渐渐的我觉得我打游戏打得不那么开心…

    日期:2020-11-28
  • 失而复得——小幸福系列2

    失而复得——小幸福系列2

    原创:笑笑更美好一、今天的开心:1、找到昨天以为消失的小礼物,开森!这个小幸福系列的想法,是从我女儿带给我的一块点心开始的。她和同学浪完回家带给我一块黑漆麻乌的月饼。好丑……但女儿说了,流心的蛮好吃的。我猜是巧克力味的,女儿知道我爱吃巧克力。因为是意外的小礼物,我很开心,于是,我想小开心系列就从它开始吧!不过,那时很晚了,为了防胖,我第二天带到单位,打算下班饿的时候吃掉它。然后,我就忘了。昨天加班…

    日期:2020-11-27
  • 陈先义 : 钟南山,我该如何称呼您?

    陈先义 : 钟南山,我该如何称呼您?

    2019年10月,一位老作家忽然成了“网红”,引起热议。原因是他发表了一篇文章,炮轰“娘炮”,很多人赞赏其军人风骨,敢于对时下的所谓“时尚”开炮,也有一些年轻人不以为然,认为人老了,观念落后,不懂时尚,当时网上争吵很厉害。这位老作家就是陈先义,长期在《解放军报》工作,是该报文化部原主任,知道他的身份后,人们不由恍然大悟,也只有军人出身的人,才能说得出如此铿锵之语。近日,老作家深深被敢说敢做逆行武汉…

    日期:2020-11-27
  • 风来了,我送你一株铃兰

    风来了,我送你一株铃兰

    风来了,秋虫们再也无力呢喃,它们完成了一生最重要的使命:恋爱生子,此刻长眠于地下了;风来了,深秋里开放的花朵纷纷零落,郊外唯有紫色和灰色的丛丛荻花,像经幡般飘荡,祭奠着季节的凋零;风来了,远方的伊人,你可安好?在这秋水长天的时刻,总是勾起我无尽的离愁别恨;风来了,爱花的伊人,我要送你一株铃兰,知道为什么吗?铃兰又名君影兰。属百合科,花朵乳白色,只开在初夏,莹洁高贵,精雅绝伦,香韵浓郁,盈盈浮动,幽…

    日期:2020-11-27
  • 经济社会,就得有经济模式

    经济社会,就得有经济模式

    作者:王洪君经济社会,就得有经济模式。商国至今,国名称业,泱泱几千年,承认是契合了人性的。突兀发这感慨,还是自我修养差了。盖因每每打开网文,作者的头衔,他人或自撰的马屁,中人欲呕。安慰的话是,都要穿衣服吧……你的文字在那,况且网刊多是不发钱的吧?冠盖在前,臭屁在后,买你账的只能是傻缺。有所好,虚荣的想被人见,本是常情。你这个家那个员的,难道能把屁图上彩色?吐槽完了,回看自己。天天墨迹,时有胡说。幸…

    日期:2020-11-27
  • 李昌静:悠悠大岔河

    李昌静:悠悠大岔河

    李昌静与我长期在外一起打拼的荆门朋友,听我介绍家乡宜昌夷陵堡坪风光后,几次央求要到我家乡看看。正好七一放假,我便邀请朋友到我家乡旅游,第一站就是大岔河。从赵沙公路一路上来,朋友是一路的惊魂未定,一路的提心吊胆!到大岔河大桥下车时,朋友还没缓过神来呢!刚一下车,眼前豁然开朗,心情格外舒畅!站在桥上,放眼望去,斜晖漫洒河两岸,桃树茶园锁楼深。绿水悠悠石桥过,青山脉脉沿河行。大岔河,半月形状,镶嵌在赵勉…

    日期:2020-11-26
  • 王剑冰:铜梁的方程式

    王剑冰:铜梁的方程式

    一门前洒着阳光,窗上开着微笑。你把早晨濯洗得那般光亮,盈盈地站在涪江边上。江还在流着,只是没有了船工号子,一条小船被拉在岸上,里面装了土,土里开了花儿。好大一船花儿,迷茫又灿烂。窗前谁在梳理,窗在高高的地方,发很长,看不到瀑的末端。多少年就是这样吧,对着一江春水,慢慢地享受。一位老者,坐在门口削竹篾,锋利的刀在朴拙的手上说话,川粉样细长的竹条儿是欢快的语句。削这些物件做何?原来是做龙!节日里翔舞的…

    日期:2020-11-26
  • 王金勇:缘分的天空

    王金勇:缘分的天空

    出生后,陪伴我们的是父母和兄弟姐妹。那时,家庭就是我们的整个世界,至纯至简,简单快乐。长大后,我们的活动半径骤增,天天忙着会同学、交朋友,向着所谓的成熟大踏步前进。渐渐地,交往徒生了诸多烦恼,从初见的掏心掏肺,到过密后的言语不和,再到最后的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就这样,很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很多缘,走着走着就淡了……大浪淘沙,剩下的大概只有至交了。组成了自己的家庭,家就是我们的天。同在一个屋…

    日期:2020-11-25
  • 简说艺术气质

    简说艺术气质

    简说艺术气质作者:王久辛闲着没事儿,便于无意间翻看平时存在手机中的名人像册,突然间就从这些中外名人身上,看到了一种犹如仙风道骨般的文化气质,或艺术气质。英气,率真、果断,平和,坚定,涵养,修为,担当,乐观,放达,等等。不仅这些优秀品质集于他们一身,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身上,全是普通人的装束,然而你却从中找不出一星一粒我们天天能够见到的庸俗、猥琐、冷漠、势力、傲慢、粗陋、龌龊、愁苦、下流、抱怨、…

    日期:2020-11-25
  • 午间碎碎念

    午间碎碎念

    阳光浅浅,清风徐徐,微光凉凉。用手虚掩眼帘,透过尖间缝隙,去看那高照的太阳,思绪纷飞,低头浅酌轻念。每天不时的用手中的笔,浅浅的描绘着指尖的生活,有时会困惑,自己写这些东西有何用呢?又有何意义呢…是为了与大家分享那生活的美好耶?是为了寻找那共鸣耶?还是为了留住曾经用文字记录耶……或许是兼而有之罢。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一,所处地方不一,所经历的事情也是不尽相同…把我们的美好流露于宣纸之上,寻觅那灵魂深…

    日期:2020-11-25
  • 难 忘 的 “ 五 仁 月 饼 ”

    难 忘 的 “ 五 仁 月 饼 ”

    难忘的“五仁月饼”文/孙爱东(山东)秋夜凉,明月高悬。时间总过的那么快,转眼又快中秋节了。作为中秋节的主要载体,月饼是少不了的。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物质的丰富,各式各样的月饼陆续上市。凤梨味的、五仁的、豆沙的、枣泥的、咸蛋的、酥皮的、水晶皮的等等。还有高档包装的礼盒月饼,以及在过往曾出现的天价月饼,真是令人嗔目结舌。在林林总总的月饼中,我独爱五仁月饼,那是我人生最初的月饼的味道。那时在济南,我很小…

    日期:2020-11-25
  • 丹 东 遇 “ 雷 锋 ”

    丹 东 遇 “ 雷 锋 ”

    丹东遇“雷锋”(优秀奖)文/凤凰山人(山东)1982年暑假,昌乐县果品公司往东北各地发送西瓜,我跟几个单位的小青年一块押送西瓜车去了东北。这是我第一次出关。广袤的东北大地,秀丽的白山黑水,稻秧青青,山林茫茫,无处不透露着勃勃生机。火车日夜兼程,穿林海,跨平原,不久来到了鸭绿江边小城——丹东,这是一座风光秀丽的边境城市。在这里我有幸结识了一位年轻的丹东人。三十多年过去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清晰地印在我…

    日期:2020-11-25
  • 郭发仔‖ 渐渐老去的故乡

    郭发仔‖ 渐渐老去的故乡

    文/郭发仔“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离开故乡近20年,故乡渐渐成了心中一个挥之不去的模糊主题,每每谈及,都会在灵魂的深处搅起黏稠的情绪。我的故乡安仁县位于湖南省东南部,虽说属于半山半丘陵区域,但东面是山,南面是山,西部还是山,就像一个农家收谷用的撮箕般,只在北面赤裸裸地敞开了一个缺口。每年冬天,西伯利亚的寒流一路狂奔至此,灌入安仁县时仍然带有令人提起就瑟瑟发抖的杀伤力。安仁县地方很小,但历史很长…

    日期:2020-11-24
  • 关于桃花的N种活法

    关于桃花的N种活法

    在情人的缱绻里它活成桃花运在汪伦的离情中它活成桃花潭在东邪的神剑中它活成桃花岛在悠然见南山时它活成桃花源在三生三世的纠缠中它活成桃花劫在林黛玉的锄下葬成了桃花冢在孔尚任的笔下画成了桃花扇在西塞山前它与鲜美的鳜鱼媲美在大林寺旁它独占了四月的芳菲在我的笔下它活成了三月的诗作者:林华春来源:向晚诗歌

    日期:2020-11-24
  • 李晓东||洛水之湄兮,宓妃何寻?

    李晓东||洛水之湄兮,宓妃何寻?

    李晓东在我的系列进行到宓妃这里时,西堃一篇《刀锋上的爱情》横空出世,绵密悲情的工笔将甄宓描摹得呼之欲出,也让我的思路因此阻滞,我只能搁笔,这一搁,已然半月有余。今天,方晴三日的天气又是黑云压顶,冷雨滴沥,仲秋的寒气浸透我风湿的双腿,隐隐的疼痛和麻木中,我又提起了笔,书写我的甄宓,我的洛神。回溯到一千多年前的秋月,一样的寒凉清冷,甄宓走过廊腰缦回的魏宫,她的身后并无一人,那些随从们已被她打发去了,前…

    日期:2020-11-23
  • 张玉庭||想起了一句歌词

    张玉庭||想起了一句歌词

    张玉庭/作“悄悄地蒙上了你的眼睛”,是句意味特别深长的歌词。因为,能够悄悄蒙上对方眼睛的日子,特别明亮。那明亮的日子叫童年。不是吗?你之所以敢于那么放心地蒙上一个小女孩儿的眼睛,是因为你坚信你与对方完全平等;而对方之所以那么放心地接受了这个蒙眼睛的动作,是因为她坚信您心无杂念!只不过,如此美丽和谐的时刻只能属于天真无邪的孩子。(不信试试看:让一个老头突兀地走来,一把蒙上一个老太太的眼睛,那老太太准…

    日期:2020-11-23
  • 《昔日年味最难忘》故乡年味如酒,醇香、浓郁

    《昔日年味最难忘》故乡年味如酒,醇香、浓郁

    《昔日年味最难忘》作者:董联合(西安)故乡年味如酒,醇香、浓郁。每年腊八,便拉开了年的序幕。媳妇们踩梯子清扫房屋灰尘,用白土将屋墙漫刷得白白的,满屋散发着泥土的芳香。拆洗床单、被褥,树绳上搭满红被面、白里布、花床单,像彩旗在寒风里飘扬。白天、黑夜忙着,给家人缝做新衣,给孩子们赶做新棉鞋。爱美的媳妇提前理发,从中午排队到晚上,烫花卷、拉直发,老太婆也争抢染白发。集市割肉买菜,忘不了买几斤瓜籽、花生,…

    日期:2020-11-23
  • 相忘于江湖

    相忘于江湖

    陈涛一读书人我的老家在安徽,一个叫宿县的小地方。如果不拉上灵璧的奇石、砀山的酥梨凑数,依我高度近视的眼光来看,当地勉强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符离集烧鸡了。至于汪洋副总理,属于后起,还不够资格入册。非要俗套个双绝出来的话,我只看好大宿县的武林,以及用来混武林的查拳、形意、洪拳、八卦、少林等。我把少林拳排在最后,是有意的,也是合乎武林公论的:是个人都让学的拳,能是好拳吗?说来也难为情,我幼时习练的正是这…

    日期:2020-11-23

散文精选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