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亲情散文 > 春天很近,温情不远

春天很近,温情不远

2019-11-09 09:14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324

    作者简介

  张海英,笔名千年雪,辽宁丹东人,丹东市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散见《读者》《意林》《家庭》等报刊,出版散文集《一朵文字,落地生香》

  春天很近,温情不远

  一夜噩梦连连,醒来时天已大亮。简单做点饭菜,还没等吃到嘴里,单位领导来电话了,有一份文件上面要的得急,上班前务必报上去。军令如山倒,我抓起包,朝楼下奔去。

  刚走到小区门口,一位身穿保安服的老大爷把我拦住:“你去哪?”我赶忙收住脚步:“上班。”“来,办个通行证,”大爷示意我进保安室:“以后每次出入都要登记。”

  我无语,最近疫情是很严重,可咱这小区大部分是外地人,闲暇时过来泡泡温泉,全当旅游了。如今过年,外地人回家了,剩下这几户,都是本地人,哪有什么疫情呀。

  我一半哀求的语气说:“大爷,我今天着急去单位,通行证等我下班回来再办,您看行不?”“不行!”大爷一脸严肃,竖起二拇指,在空中指点着,给我摆起大道理:“如今这疫情又严重了,市里又出现了四例确诊病人,千万马虎不得。我们必须严把人员流动这一关,才能打胜仗!”随着老大爷用力一挥手,我彻底失去耐心。

  “好吧好吧,”我极力忍住不发火:“您老人家快给我办理吧,我急着呢。”老大爷不紧不慢地拿出一张硬纸壳,往桌子上一放:“你自己填吧。”我凌乱地划拉完必填事项,转身要走。“桌子上还有个表,也要填上!”冰冷的声音声音从我头顶飘过,我真想直起身子,与他怒目而视。转念一想,估计这几天还得与他打交道,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算了,我就忍着吧。

  用最快的速度填完表格,我几乎是窜出保安室。“回来,你把这个表带着,以后出门好用。”话音幽冷,不由分说。我回头,眉峰紧蹙,薅了那张硬纸壳,转身就走。我分明感觉到,身后那双严厉且不满的目光,像把刀子,企图穿透我的身体。

  身后听见老大爷和别人大声说话:”对呀,这不是疫情严重了嘛,领导让我出山,给小区把把关!”哪来的退休老领导,跑这来过官瘾,都多大年纪了,真是人老心不老。脚下有风,心里有怨,我愤愤地嘀咕着。

  第二天,同样还是这位老大爷看守,因为和他打过交道,估计他也认识我了,我没有停留,脚步匆匆地赶往单位。“停下停下,登记完再走!”又要登记?我笑嘻嘻地说:“老大爷,咱们不是认识了吗?我每天都上班呢,这次次都要登记,不是太麻烦您老人家了吗?”“我不嫌麻烦!”他一脸冷峻,不由分说。可能是他年轻时真当过领导,一身正气的样子,还真有震慑力。

  我乖乖跟他进屋,填了表格,匆匆走出去。“你等等,先别着急走!”听见他又喊我,我顿时浑身无力,几乎快要摊下去。又有什么事情呀?我心里嘀咕着。“你怎么没带口罩?”“我口罩用完了,不过单位不远,几步就到了,单位发口罩。”怕老大爷再找我麻烦,我赶紧解释。“那可不行!”老大爷一脸阴沉,我的心也跟着沉下去,难道你还要把我扣下来不成?他返回保安室,手里拿着一个口罩,递给我:“这是我女儿今天早晨给我的,你戴上。”

  我的心瞬间暖了一下,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原来老大爷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冷酷的外表下还有颗温柔的心。仔细想想,他那样做也是有道理的,疫情严重,要靠大家来共同维护,如果都像我那样,总想着自己方便,没有个准则,岂不乱了套。忽然发现,他那张脸不似昨天那么难看了,眼神也似乎柔和起来。

  初春的天气还不是那么暖,但是风里却游走着一丝温润。心里想着,路边那些银杏是不是已经准备发芽了,那些桃红也在酝酿一场绽放吧,不过,我是准备好了,让心融入春天里,看四野蓬勃,读人心缱绻。

相关专题:登记保安单位口罩老大爷疫情亲情散文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春天很近,温情不远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亲情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