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亲情散文 > 马玉荣||瓦屋山看雪

马玉荣||瓦屋山看雪

2021-01-17 05:47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10

    ●马玉荣(四川)

  我曾经在西藏当兵,什么雪都见过,点点星星的小雪,漫天飞舞的大雪,如棉絮卷裹的暴雪,有白白的、银光闪闪的、刺眼泛光的;有的雪只盖过脚背,有的雪厚如城墙,莽莽苍苍的雪域,是雪的世界。

  有时去边防的路上,汽车像树叶片漂移在茫茫的雪海里,很害怕,很危险,天寒地冻却“虚脱”得冒冷汗,人随车东倒西歪地漂移。心想,万一车晃荡下悬岩,恐怕连车架子也找不到,更别说人了。

  雪,在我心目中并不是爱物。一段时间,我不但不喜欢雪,反而也不想提及它。有时,我很讨厌别人话长话短议论雪有如何如何的美,更不用说去看雪了。

  这次随朋友去瓦屋山看雪,开始我真心不愿意去,可难以推却朋友的邀约,只好随车前往,根本没有赏雪的欲望。

  瓦屋山,早就听说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可是一直没有亲近过。夏季美如仙境,景色如诗如画,还可以纳凉避暑,是成都地区人们前往休闲纳凉的好地方。冬季,大雪飞舞,银装素裹,是少雪的城里人看雪玩雪滑雪的理想之地。

  我随人群下了索道,天空下着似雪非雪的小雨。走道上也积着近大约五厘米厚的冰层,我取下随身带的防滑套套在鞋上,又将户外活动衣服拉链拉至颈部,但还是觉得冷气穿背。

  因为瓦屋山很美,心想雪也一定很美,一定和西藏的雪不一样。怀着这样的念头,我坚持冒着小雨前行。山里雨雾朦胧,什么也看不见,只见高矮不一的树梢、地上都挂着雪花。我沿着积雪的石梯小心翼翼地上上下下,周围大雾弥漫,前后左右可只可见几十米左右。山下到底是什么景色,眼里一片模糊,只能用心猜测。这样也好,更增添了我坚持走下去的欲望。在西藏,那儿的雪一望无际,让人生 畏,心里空空的;而瓦屋山的雪,却让人心旷神怡,心中充满猜想和期待。

  从早上八点过上山,到下午三点左右下山,这么冷的天,我和几位朋友在山上坚持了近六个小时,我没觉得冷,而且也没感觉累,也许是不一样的心境吧。站在瓦屋山山顶象尔岩,没见日出、云海、佛光、雅女湖,只是浓雾紧锁,能见度约几十米开外。过了鸳溪口鸳鸯池,也不见溪流和各种野生鱼类,早已被厚厚的冰层盖住。来到兰溪瀑布,一切都是冰的世界,溪流变成了冰川,瀑布变成了冰柱,给人一种神奇与兴奋的冲动。过去行走在西藏雪的世界二十多年,没真正去发现体会享受过雪的美,早已对雪麻木了,而且产生过抵触。

  美,有时在无意中发现,就像生活 会无意中出现的惊喜一样。我在感叹山川冰雪的神奇时,更向往对美的品味。过去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顿时烟消云散。由于天气和时间关系,我没能认真去观看和考究瓦屋山那些流传动人故事 的地方。

  雪,是看不够的。白色是不变的基调,神工构成了雪不一样的形态,在心境里波动着的却是五彩斑澜的图画。现在回想,陪伴了我二十多年的西藏雪,是我成长的财富。陪伴就得感念,感念走过与遇见。到瓦屋山看雪,我所看到的仍是原始的白色,然而,我却收获了不一样的心境。看,只是一晃而过的视角;悟,才是心境永恒的最高境界。

相关专题:山看瓦屋西藏纳凉马玉荣心境亲情散文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马玉荣||瓦屋山看雪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亲情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