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亲情散文 > 散文 | 刘华香 : 最是无情却有情

散文 | 刘华香 : 最是无情却有情

2021-01-11 15:26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54

    年前年后的忙碌,渐渐平息。二月十号的上午,驱车去娘家看望父亲 。

  见到父亲,身体大不如前,日渐消瘦,心如刀绞。

  哥哥说,前两天父亲吃饭还好,今天早上勉强喂了小半碗儿粥,后来就是不张嘴了。我听后,沏了半碗儿豆奶粉,用小勺儿喂父亲。“张嘴”我轻声唤着父亲。只见他微微张开嘴巴,我顺势将半勺儿豆奶送入口中,笑着向哥炫耀:“看!他听我的。”可是两勺儿过后,并不乐观,父亲张嘴接了豆奶后,并没有咽掉,而是含在嘴里,我不敢再喂。我轻声说:“爹,您咽!”“咽咽咽咽咽”父亲重复道。但他只是闭着眼说,并没有做吞咽的动作。一度嗜睡,仿佛困得睁不开眼。哥说,这不是好现象。但他睡得很安详。

  到了傍晚,父亲依旧酣睡。这可急坏了我们。我试着用针管给他往嘴里滴水,湿润口舌。谁知,他竟呛得咳嗽起来。无奈,电话求助于大夫。可是,熟悉父亲病情的大夫婉言相拒——各个器官衰竭,无力回天。挂断电话,泪水溢满双颊。一条泪河在那个不眠之夜决堤……

  第二天早上,我打电话求助于一位德高望重的爷爷辈儿大夫。大夫询问父亲症状后,答应前来诊治。

  大夫到父亲跟前听诊,号脉,时而皱眉,时而摇头……我的心仿佛在嗓门儿跟前,无节奏得加速跳动。大脑一片空白,并不想听到大夫给我们说什么。最后,大夫还是开口了:“依我看,输液已经没有必要了,各个器官衰竭,只能多维持会儿……”“那就输液吧!也许他会好受些……”我哀求道。大夫解释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他现在没有感觉了,给他输液,治得是你们的心中之痛……”不管怎样,努力挽留父亲是我们子女们的最大心愿。

  三瓶液体顺利输完。我试着唤醒父亲,不见有反应。我给他用温热的毛巾擦了擦脸,好像要睁眼。他有知觉!我高兴地暗自思忖着,我唤他不应,应该是没听见。于是又给他挖了挖耳朵。第二天的输液,一样顺利!偶尔看见父亲还动动蜷缩的腿。我兴奋地等待奇迹,来验证我的想法。接连三天的输液都特别顺利!我想,这样下去,肯定会好起来的。因为即使他不吃东西,输的液体里有营养液,也不会饿的。这样会增加他的体力。

  第四天清晨,下了一夜的雪,终于停了下来。雪,铺满了院子、房顶……调皮的雪,连树枝也不放过呢!银装素裹,眼前一片洁白,美不胜收!

  此时,陪父亲睡的二哥来这院儿打扫院子里的雪,只见刚扫两下,扔下扫帚向外跑去……此时我意识到不妙,立刻下床,抓起袄,向父亲的院子跑去。进屋,只见三哥呆呆得站着。我箭步到父亲跟前:面容慈祥,两眼半睁半闭,黯淡无光,嘴微张。任凭我怎么呼唤,他都无动于衷。我轻抚父亲脸庞,有余温,眼角有未滴落的眼泪,只是鼻孔和嘴,没有了气息。我哭喊着轻轻将他双眼抚至闭合……

  若不是手机日历上的节日提醒,我还不知道这天是——情人节!这样的节日,父亲将我的心撕得粉碎,没吃早饭,匆匆忙忙地走了。他带着对儿女们的牵挂和流出眼角而静止的泪水,眼睛半睁半闭得走了。享年88岁。

  既然他执意要走,又是在这样的节日,没吃早饭匆匆而去,想必是去找母亲了。这样想想,内心有些许的安慰。毕竟父母 年轻时争吵不休,摩擦不断。应该是父亲开窍了,不再执拗,不再赌气,不再耍大男子主义了……真心希望父亲照顾好母亲,互敬互爱,互相体谅!别再舍不得吃穿……孩儿挂念,记得托梦!

  任岁月无情,愿天堂有爱!

  【作者简介】刘华香,女,微信名:舞动人生 ,山东高唐人,现在是一名货车司机。喜欢业余时间记录生活 中的点滴感触。人生感悟:带着感情看世界,万物皆有灵性!偶有作品散见《山石榴》《茶乡漫话》《安澜门外》《文萃读书》《已婚男女》等。

相关专题:咽咽张嘴刘华香输液大夫父亲亲情散文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散文 | 刘华香 : 最是无情却有情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亲情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