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亲情散文 > 我的母亲 (散文)||江苏 蔡永清

我的母亲 (散文)||江苏 蔡永清

2020-09-22 15:51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11

    ● 蔡永清

  前些天,哥哥和弟弟打来电话,说徐巷村要拆迁了。我特别嘱咐要带上母亲的遗像。是啊,到今年农历七月十六,母亲离开我们已整整18年了……

  记得公历2001年9月3日下午3点多钟,我正在邻村走访,突然接到妹妹打来的电话,要我马上到徐巷村。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到了母亲居住的家中,母亲已不能讲话……早两天母亲还打电话给我们,说农历七月十六她要过来祭祀她的父亲 。到了七月十六,母亲还是没能来,不过当日执意打电话给她的妹妹,叫她吃完饭每样菜带点过去,并叫我们也不要烧晚饭了。冥冥之中母亲意识到她的父亲要带她走了。面对死亡,如此的坦然,而又不露声色。虽不识字,但性格的坚定,对事物的看法,以及对人的生与死的参透,我等虽有些文化,但与母亲相比,很是觉得汗颜。

  不妨说说我的祖母去世时的情形。在祖母最后的日子,母亲是两边跑,甚是幸苦。到最后母亲对我说,你奶奶已经很幸福 了,奶奶自己也感到很满足了。奶奶最后一个多月,每天只能进一些白水,因没有营养补充,人已枯。奶奶自己要求给她停水。母亲对对我说,你奶奶已经很幸福了,奶奶自己也感到很满足了,人终归要走这条路的,停止喂水吧。一个晚上没给奶奶水喝,第二天奶奶就安静的走了。不是性格的坚定,对死亡的坦然,母亲是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的。

  母亲的一生也是苦难的一生。结婚后没有过上几年好日子,就遇上国家大跃进,九曲河改道,我们一家五口也随全村搬迁到邻村居住,过上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当两年后可以回迁,母亲毅然带着刚出生的弟弟,放着原先家中的楼房不住,毅然到徐巷村居住。在那只有半间的矮平房里接连生养了两个妹妹。在记忆中,家中就只有一张床,借道走出来,有一间磨坊,算是周边人家的公共用房。后来这间磨坊还着火烧掉了。那时哥哥已经过去,母亲带着四个孩子,真不知道是怎么生活的。孩子一天天长大,房子成了必需。以前砌房子,全靠自己。挑好多土,晒干、捣碎、然后再上水泡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用脚踩成黏糊状、抹平,待稍干后,再像做豆腐那样切成一块块的长方体,就当砖用了,一间房要好几千块呢。屋顶就是稻草铺的了。做这些的时间,可都是起早摸黑,忙里偷空挤出来的。这里的忙指要到生产队出工,一个妇道人家,干着男人的活,其苦其难,也只有母亲自己知道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我十七岁那年,有人捎信来说,你母亲生病很严重。伯伯、叔叔和村上邻居,已把母亲送到县人民医院。我到医院时,见躺在病房走廊地上呻吟的母亲,都不知道当时的心情 是什么样的,就是很心酸。只见叔叔伯伯们还有哥哥跑里跑外地忙着。是急性阑尾炎,需立即手术,不然会并发急性败血症很危险。我无奈,手术要签字,谁签的?后来没有问过。说是病前母亲去挑水,脚一滑摔倒在码头的石头上,下巴都跌破了,缝了好几针。后来就肚子疼了。我在想这哪里是不小心滑倒的,这分明是肚子已经很疼,支持不住而跌倒的啊!

  生活虽艰苦,但日子还得一天一天过下去,使孩子们感到很幸福。有几件生活小事,至今记忆犹新。在有塑料雨衣之前,雨天只能穿用一种草编的蓑衣,雨大了裤子打湿了不说,衣服也难以辛免。那种连帽子一起的塑料雨衣一问世,母亲就花五元钱给我买了一件,那高兴劲恨不得晴天都要拿出来穿。五元钱按当下的行情起码值一千元钱。曾问过母亲,这么贵怎么啥得?你这个小把戏,穿上都好啊,再下多大的雨,衣服都不会打湿还能做事。这种大气,没有母爱,没有对新生事物的向往,是不会买的。后来冰箱洗衣机问世后,一般人家还没有的时候,母亲提出来要买。此时哥哥弟弟已分家立业,我们兄弟都说不要买了,主要还是为了省钱。可母亲果断地说,要买,一定要买!也不要你们的钱,好东西一定要用。言外之意,这不是钱的问题。经济学家会说,这是对钱的支配问题。用现在的眼光看,如果母亲生在当代,接受良好的教育 ,成为一位经济学家也不是没有可能。再后来每逢星期天或节日什么的,母亲都要把我们叫到一起,煮一大锅猪蹄加黄豆或一大锅银耳莲子羹。十几个人闹闹哄哄、嘻嘻哈哈,吃个净光。母亲虽辛苦,但看得出很开心 。母亲要的就是这氛围,一个爱家的氛围。那猪蹄加黄豆,大灶上才能煮出来的味道,已多年没有尝过了,真是向往。随着孙辈们一个个出生,母亲是喜上眉梢。尤其是看到一个个茁壮成长,学业优异时更是喜行于色,骄傲之情溢于言表。母亲有一句很经典的话,她说我看你们都有奖状,学校是不是每个人都发啊?

  二十世纪末,长孙、次孙同时考入江苏省丹阳高级中学读高中,母亲又是义无反顾地进城照顾两个孙子。待高考结束回到家,感到胃部不适。其实早就不舒服了,只是没有说而已。经诊断胃癌晚期,已无法手术,且只有三个月的生命期。获此消息,全家犹如晴天霹雳。怎么办?经打听无锡有一位老中医擅长胃癌治疗,于是兄弟三人马上赶到无锡,请老中医诊治。老中医说,只能延长生命,提高生活质量。就这样一月一趟吃他的专用药,母亲居然能生活自理,没有感到疼痛难受,也没有卧床不起。尽管如此,癌细胞还是不断生长,侵蚀着母亲的机体。在最后的日子,我每周一次带着女儿去看她,和她聊聊天、谈谈心。有一次聊到开心处,问她这个病你也是清楚的,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说这话很怕伤到母亲,引起母亲的痛苦。万万没想到,母亲安然地说,已叫他们把我的照片放大去了,我很放心你们,你们都很有能力。活着的时候能把自己的照片放大挂在客厅当遗像用,我以前真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到过,也只有我的母亲,我伟大的母亲能这样做。

  此时的母亲已不能讲话,但意识清楚。大妹、小妹已在床前,哥哥也在。我到后,母亲睁开眼看看,手吃力地指一指,意思你坐。此时天色将晚,这时母亲要坐起来,很着急的样子指指我们,又指指窗户。我们知道母亲在说,天要夜了,弟弟怎么还没到。就在此时弟弟到了,这时母亲朝我们看了看,闭上眼睛睡下去了,这一睡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一生含辛茹苦的母亲、任劳任怨的母亲、性格坚定的母亲、明白事理的母亲,就这样放心地跟着她的父亲到天堂去了。

  在天堂的母亲,你就放心吧!现如今您的五个子女双双健在,幸福快乐 。您的六个孙辈:蔡煜、巍巍、蔡磊、立瑛、王鑫、菲菲都是大学生。有博士、硕士;有工程师、医生、教师、会计、管理者。他们已成家立业,都生育了子女。蔡磊的儿子最大已十岁了,今年菲菲又生了个儿子。王鑫、立瑛还生了二胎,一男一女,是一个幸福和爱的家园。亲爱的母亲您就安心地休息吧!

相关专题:徐巷老中医奶奶哥哥弟弟母亲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我的母亲 (散文)||江苏 蔡永清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亲情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