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亲情散文 > 陈永林:亲吻一棵树

陈永林:亲吻一棵树

2020-09-16 13:09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2

    陈永林:亲吻一棵树

  那年高考,我以几分之差与大学擦肩而过。我对母亲说:“娘,我想重读一年。”母亲叹口气说:“钱呢?”母亲说的是实话,今年年初为治父亲 的病,为办父亲的丧事,不但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

  离开学的日期越来越近,我每天晚上都睡不踏实,还总做恶梦。梦醒后,我睁着噙满泪水的眼,心里喊着,我要读书,我要读书啊。

  为了读书,我铤而走险了。

  晚上十二点钟,村人都酣睡着。我开了门,潜入邻居的牛栏,牵着牛绳就出了门。此时,一只狗朝我恶狠狠地叫,我喝一声,该死的狗,连我也不认得了。狗不叫了,我牵着牛就出了村。我想把牛牵到邻乡的牛市去卖。我估摸这头水牛可以卖八九百块钱,那我一年的学费就有了。待我大学毕业后,我加倍还钱给邻居就是。

  翻过两座山,就到邻乡了,可山路极难走。山路很窄,路旁边是半人高的茅草。月光很暗,我又没有电筒,因而走得很慢。

  茅草极滑,耳边的风呼呼地叫。一块石头绊了我一下,我摔倒了,掉下山崖了。我大声喊,救命呀,救命呀。喊了两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后,我竟然睡在床上,被单上有股女孩身上的香味。我喊:“有人吗?”屋里没人。天刚亮,我有点渴,想找水喝,一动,腿却钻心地痛。腿上敷着草药,绑着绷带——谁救了我呢?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一个姑娘。我说:“感谢您救了我。”女孩说:“没啥谢的,你该谢那头水牛。水牛不停地哞哞叫,把我吵醒了,我循着牛叫声寻去……”“那……那头牛呢?”“我给你送回去啦。牛认得路,我让它在前面走,我在后头跟,牛进了你的村,我就回来了。”“真的谢谢你。”我的泪水竟然掉下来了。女孩儿说:“饿了吧?我给你下碗面条。”女孩儿忙开了,烧水,切葱花,下面条。此刻,屋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味,女孩端着一碗面条递给我,说:“吃吧。”

  天已大亮了,我这才看清了女孩儿的面容,她眉眼清秀。女孩儿见我盯着她看,红了脸,低下头吃面条。“你一个人住在这儿?”我无话找话,“你叫啥名字?”“嗯,我爹去城里卖药材去了。我叫玲子。”我的面条里还卧着三只鸡蛋,玲子的碗里却没有,我要拨一只给她,可她一躲,鸡蛋掉在地上了。玲子生气地说:“叫你吃你就吃,我最讨厌客气的人。”玲子捡起鸡蛋,在瓢里洗了洗,又放进我碗里了。

  第二天,我要回家——我不好意思给玲子再添麻烦。玲子说:“你这样能回家?你的腿不治好,就会留下后遗症,今后走路永远一拐一拐的。我给你每天敷一次草药,一个星期你的腿就会没事了。”一回,玲子给我敷好草药,说:“有句话不知该不该问?”玲子见我点点头,问:“你为啥要偷邻居的牛呢?”我感觉脸上像被人扇了几个耳光,火辣辣地痛,耳畔也似有千万只蜜蜂嘤嘤嗡嗡地叫,眼前的啥东西都变成双份。我羞愧得无地自容,真想立马在她面前消失。

  “啊,对不起,我不该问。只是这两天晚上你都在大喊大叫的,说不该偷牛。我以为你讲出来会好受些……”我的泪水一滴一滴地淌下来,“都怪我家穷……”

  我讲完了,玲子也一脸的泪。玲子说:“我想帮你。我有800元钱,你先拿去读书。”我不停地摇头:“不,不要,我怎能拿你的钱,我已欠你很多了。”玲子说:“就当我借给你的,你今后加倍还我就是,我就当把钱存进了银行。”我这才接了玲子的钱,泪水一串串掉在手里的钱上。

  一个星期后,我的腿彻底好了。

  玲子转身进屋了,片刻,玲子一脸灿烂地站在我面前。我很想拥抱一下玲子,很想亲吻一下她,但我投。我说:“瞧,这棵挺拔的松树多像你呀。”我走上前,紧紧拥抱住这棵松树,吻了吻,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玲子听懂了我的话,在身后喊:“你上大学前一定要来看我。”

  一年后,我怀揣着大学录取通知书来看玲子了。玲子不在,屋里只有一个中年男人,我问:“大伯,玲子呢?”“在那里。”他指了指我去年亲吻过的那棵松树下的坟包说。我的腿一软,双腿一下抽了筋骨样要瘫倒,我忙抱住松树,满是泪水的脸紧贴在松树上,哽咽着,“玲子,我来看你了……”后来我才从玲子父亲嘴里知道,玲子得了白血病。玲子临死前留下遗言,说她要埋在我拥抱、亲吻过的松树下。

相关专题:玲子松树泪水亲吻面条我要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陈永林:亲吻一棵树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亲情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