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有一种爱,叫母亲的味道

有一种爱,叫母亲的味道

2021-02-07 12:53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129

    作者:小丘

  01

  那次,五爸从南方归来,深夜给我打电话:明天,给我烙洋芋馍,我要吃你婆(我奶奶)做的洋芋馍!

  ——隔着电话,我闻到浓浓的酒气,以及人到中年,在历经苍桑后对生命中原有母性的深深怀念。

  次日清晨,我特地打电话给父亲 ,咨询这当年的洋芋馍该如何做,必竟,我连见都没见过。几番折腾之后,总算勉强把蒸熟的洋芋和着些许白面烙成了馍。

  五爸才吃一口就大叫:不好吃,这不是我妈做的味道。

  我和姑妈嘿嘿的笑,我们都知道,那年月对食物深刻的记忆,多年来他根本就不吃洋芋,而眼下他只是深深怀念着一种味道。而这味道,已随着时光流到了记忆的深处,即不能忘却,又经久飘香。

  那年表姐归来至我家,点名要吃母亲当年的“油摊馍”。

  那一刻,我知道,她要品尝的,是久违的乡情,是浓浓的亲情 。是一种融入骨血的亲切,和人在他乡日思夜想的母性情怀。

  02

  人到中年,神经会自动开启“怀旧 模式”。时常会念及幼年里,无数次软磨硬泡要跟随母亲上街的“小心思”

  ——那个馍到底是什么滋味已无从找寻,但当年那个胆小怯懦的孩子对母亲的依赖和奢望,却尽闪着温暖与甜蜜,在多年后仍泛着温润的涟漪。

  那时候,洋芋收了,母亲会为我们烧洋芋。灰堆里掏出的洋芋,会瞬间点燃我们做为孩子满身的欣喜。

  等到冬天挖了红苕,我们不但可以吃到烧(灰堆里)熟的苕,还有煮熟和蒸熟的。

  记忆中每吃一顿菜豆腐,母亲天不亮就起来推手磨。沉重的手磨被一圈一圈的推着的时候,我更喜欢看磨碎的豆浆顺着手磨的肚皮往下淌,在环绕底盘的凹槽里不断汇聚,又带着泡沫欢快的流入到桶里。

  对我来说,这比吃菜豆腐要有意思——那时确实搞不懂,好好的稀饭弄那么酸干嘛。

  仍记得那时,放暑假随母亲下地干活。孩子世界里的惰性,总会被她变戏法般(冷不防就掏出一个梨)的,瞬间换转成惊喜一片。

  母亲不是厨师,也确实做不了色香味俱全的特色美食。但她用粗糙的双手,煮给了我们几十年的冬夏春秋。

  那一段在医院,我带她出去吃饭,她总是掂记着要把饭钱给我。我知道,她总觉得儿女都不好过,生怕给儿女添麻烦。

  可她只知道自己是母亲,却忽略了:我也是母亲。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应理所当然,也是我心愿。

  我也问自己:母亲的味道是什么样?

  哦,不单单是儿时的馍馍,烧好的土豆,酸酸的稀饭,还有流淌在风中的温暖和今生已植入血脉的那一抹刚强。

  我很荣幸,在人到中年的时段里可以看见这个粗陋不堪的自己,可以一路忖思并审视,平淡中所有清雅又翩鲜的卑微分值。

  我更荣幸,子欲养而亲尚在的每一滴点。母亲的味道滋养了我,我会用它滋养我的心,我的爱,我今生的暖。

相关专题:灰堆五爸洋芋人到中年味道母亲亲情美文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有一种爱,叫母亲的味道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亲情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