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安娃:寻亲之行

安娃:寻亲之行

2020-11-21 07:22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6

    小时候我只知道姥爷姓裘,是个中学教员,家在北京,母亲是他和姥姥唯一的女儿。长大些才慢慢清楚母亲的老家也就是我姥爷的故乡 是在河北河间府的行别营村。

  母亲幼年时曾在故乡生活 了十二年,一九二八年随姥姥姥爷迁往北京定居。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他们便与故乡失去了联系,连年战乱,世事巨变,直到我的姥姥姥爷抗战胜利后在北京去世,也没得回故乡一趟。

  一个人童年时的记忆最难忘。母亲在世时曾陆续给我讲过许多关于行别营的乡俗和趣事,因此行别营这个别致的村名便牢牢封存在我的记忆中,甚至有时还会在脑海中虚幻出一些场景。

  对母亲来说,乡愁便是一种记忆。童年时的经历到成年后是满满的甜蜜,记忆有时捉摸不定,乡愁也就咂摸不透。在异乡漂泊几十年,千变万变,记忆中的故乡却永远不会变。母亲会准确地说出小时候所经历的某些生活细节,脸上总是流露出开心 的笑容,却难再回去看一眼魂牵梦萦的那片热土。直到她老人家去世,我相信“行别营”这个名字始终在她心里。在故乡的土地上,在父母 膝下撒娇承欢的情景,和那群她喜欢藏在棉袄里的小猫,还有过年时那十几个蒲囤(河北省一种用蒲草编的盛食物用的带盖儿的容器)里盛满的各种馅料的包子…,所有美好的记忆都随母亲一同远去了。

  今年是2018年,据母亲离开故乡整整九十年。九十年啊!将近一个世纪的沧海桑田,母亲给我讲述过的故乡的一切毋庸置疑也发生了巨变。但那里一定还有母亲同族的叔伯兄弟、侄男侄孙守望着这片难舍的故土。直到现在,我才有能力有时间去做这些寻亲的事情,虽

  然不知结果如何,但还是想去寻觅一点母亲故乡的痕迹,知道一些裘家后人的情况。

  正月初五,我决定去河间行别营寻亲问祖。

  临行前做了一点功课。

  旧时的河间府,如今是河北沧州地区的一个县级市。行别营村位于河间偏东南十五公里处。这个村庄约建于北宋初年,建村时因有古庙留下的铜钟,故原名为大铜钟屯。元末此地人烟稀少,明初有浙江绍兴一带大批移民到此地宿营,其中有裘、康、饶、李、张等姓留此定居,其余人仍继续北迁。为永志分别之情,改名为行别营。我姥爷的祖先便是在此定居的裘氏一族,也是这个村庄最大的家族。

  聊城距行别营村大概三百多公里。初五早八点,我和老公便驱车前往目的地,一路有导航仪导航,走起来很是顺畅。虽是初春时节,但北方大地还没有褪去残冬的颜色,树木尚未换上新衣,天地灰蒙蒙一片,不时还有雪花飘落。进入冀中大平原,一望无际的黄褐色土地上略有一些绿意,那是刚刚出土的麦苗,带来春的讯息。我的思绪也随着车轮的前行起伏不定,今天的寻亲能否顺利?行别营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我能不能找到还能知道我姥姥姥爷和母亲的人呢?毕竟他们离开家乡的时间太久了,一切都是未知数。

  我们到达行别营时已是下午一点,天也放晴了。当公路上一条悬挂在高处醒目的红色横幅出现在面前,“行别营人民欢迎您”八个大字跃入眼帘的时候,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涌上心头,到家了!

  今天的行别营已成为行别营乡,一条大约两公里长的街道各种商铺齐全,乡政府的各种行政机构都设在这条路上,和北方地区大多数乡镇并无二致。因为大年初五的缘故,大部分商铺还没有营业,街面上也略显冷清。面对这样一个从未来过的地方,从哪里开始询问呢?有了!先去乡政府问问。停好车下来没走几分钟便到了乡政府门口,恰好大门口站一像工作人员模样的人,就跟他打听吧!正是这位同志的正确指引使得我接下来的寻亲路变得格外顺畅。他告诉我这里正是我要找的行别营村,在离乡政府西南方向三四百米处就是行别营村的旧址,后来这里成了行别营乡,修了这条路,人们纷纷在街上盖了新房,旧村庄原貌也就不复存在了。这位同志还热情地指着不远处的一座酒店说:“醉美酒店里的老板就姓裘,也是村支书,你们去问问他会知道的更多些。”

  我们迫不及待地来到酒店,听说要找老板,吧台一位中年妇女答应道: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我暗想:这可能是老板娘了。于是说明来意。她听到是来寻亲的,立刻热情起来,先让我们坐下,随后打电话给她丈夫(裘支书)。不一会儿支书来到,中等身材,面相温和,挺儒雅的一个中年人。见面后,我提到姥爷的名字,他不清楚,我想像他这个年龄段的人不知道这么久远的人是非常正常的。我又报出一个叔伯舅舅的名字,他略略思索了一下,便说有印象,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知道的资料就这么一点。裘支书是个聪明人,从舅舅的名字上知道了辈分,算了算,他说他应该称呼我表姑,哈哈,关系马上就拉近了!我们姑侄热烈握手。不远处他媳妇正在打电话找人:“有位山东来的大姐来寻亲…”话未说完,便被丈夫打断,“不是大姐是大姑!”顿时屋内一片欢笑。我的这位表侄四十九岁,是位深爱家族文化之人。前些年组织村中老者修复了河间裘氏族谱,为后人寻根留本,承前启后奠定了基础,真正功不可没!随即,表侄打电话叫人拿来了那本珍贵的族谱,按谱寻找到了我的太姥爷和我姥爷兄弟三人的名字,我真是喜出望外,总算捋清楚了这些家人的关系。更令人惊喜的是,这位热心的表侄又为我联系到了目前还在行别营居住,跟我血缘关系最近的大姥爷家的两位表哥,四表哥五表哥,一位八十三岁,一位八十岁,都已是耄耋老人了。

  五表哥首先来到酒店,我和老公连忙迎上去握住他的手,五表哥耳背的厉害,我和支书连写带说,他依然一脸茫然,盯着我不知就里。我让他看族谱上我姥爷的名字,他说这是我二爷,我靠近他的耳朵大声说,你二爷就是我姥爷!他眨着眼反应的是:你是山西来的?满屋的人都笑了。正笑着呐,四表哥来到,身穿枣红色唐装棉袄,头戴一顶鸭舌帽,腰杆儿笔直,刚喝过两口,满面红光。虽年长五表哥三岁,却耳聪目明反应快,三言两语便弄清了关系,拉着我的手,叫一声表妹,还对大家说,这是我二姑家的表妹呀!一句话,说的我眼眶湿润了,一种复杂的难以描述的感情触动了我的内心,面对这样两位至亲的老表哥不知说什么好。两位表哥虽年逾八十,但身板还算硬朗,浓浓的河间口音让我想起母亲在世时话语中常常掺杂的乡音。这种乡音让我倍感亲切,对!就是亲切。

  这时又有几位同族亲戚闻讯赶来,弄清了辈分,有叫表妹的有叫表姑的,很是热闹。大家共同坐下,翻看族谱,从太姥爷那辈人所起的名字看,就知道裘家祖辈就是有文化的。负责修复族谱的裘支书对我说,我们这一支是原行别营村最受尊崇的,老辈儿就是书香门第官宦之家,祖代还出过一位裘文达公,并告诉我他们已与裘氏原籍浙江天台县的同族后人取得了联系,争取进一步挖掘裘氏家族文化,并将这种漫长的潜移默化形成的家族气质、传统等精神特性更好地传承下去。

  唠不完的家常话,不知不觉一下午的时光悄悄溜走,我们看到表哥和在座的亲人多是年岁较大的老人,怕他们累着,准备告辞。我的同族表侄裘支书一再热情挽留,并招呼侄媳妇张罗了一桌酒菜,非让我们吃顿饭,真是盛情难却!

  参天之木,必有其根;环山之水,必有其源。寻根问祖,是人的一种本性,一个情结,一份真情。这一趟河间寻亲收获满满,不虚此行。

  2018年3月1日

  【作者简介】安娃,本名赵安,1954年11月出生,大专学历。于2004年退休。原单位聊城东昌府区粮食局。喜爱读书、旅游、美食、运动。来源《山石榴》

相关专题:营村寻亲行别表哥母亲姥爷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安娃:寻亲之行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亲情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