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黎改梅丨母亲住院的日子

黎改梅丨母亲住院的日子

2020-10-17 07:27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6

    作者:黎改梅

  清明前后,栽瓜种豆。农人等待雨水像我盼望母亲快点好起来一样,焦急又无奈。

  窗外的雨不知道啥时候淅淅沥沥的坠落着,打湿了窗户和路面,也浇湿了我焦乱烦躁的心。雨终于不辜负众人的期盼,悄然落下,农人可以如愿耕种了。

  上完课,匆忙赶往医院,今天是母亲做手术后的第四天。

  雨不知道啥时候停了,天空一堆堆乌云四散奔逃,露出一丝丝蓝天。风吹过,有点冷。湿漉漉的路面上布满了一滩滩积水,被飞驰而过的车溅的四处飞扬。

  推开病房,母亲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尿管已拔掉,只有引流袋挂在衣服襟上,大姐扶着母亲,外甥拿着液体瓶。

  病房里的患者好像都忘记了疼痛,与家属为老天能下场雨而兴奋不已,我不由自主的说:“老天爷终于下雨了,麦子油菜正缺墒,雨水来的及时,蔬菜玉米也可以种了。”36床的年轻漂亮的媳妇也高兴的说:“麦子能好好长一大截,油菜花也能拔节开花了。”也许都是农村出身,虽然早已不再耕种,仍然从心底里替农人担忧。

  正当大家为这场及时雨你一言我一语时,我不知道哪根神经出了毛病,竟然说:“有微信上发的视频,说正宁下雪了。”“不是下雪,是下冷子。”34床胖乎乎的中年女病人纠正道。“唉,好不容易下场雨,咋又下冷子了?”我有点不相信。一般下冷子,是下雷雨时冷热气流相撞产生的,旱雨是不会下冷子的。

  热闹的气氛瞬间冷却,就像医生对病人下了不好的诊断一样。患者顿时病歪歪的,家属的心情 也有点低落。突然有点后悔自己的多嘴,但愿视频是假的。

  过了一会儿,大家从低落的情绪中回转过来。看到母亲坐在床头前,脸色比昨天红润了许多,36床不由的说:“像阿姨这么大年龄的老人,手术第一天硬是一声不吭,没有喊过疼。四天能恢复这么快,真的很少见。以前劳动过的人,身体素质就是好。”34床笑呵呵的说:“阿姨比我强,差点把我疼死了。”说完不由自主的扭了扭嘴。

  母亲从得病到做手术,硬是没有吭一声。去市医院的时候,晕车,路上吐了五六次,到医院后血压心率增高,从住院第二天到手术前一天,血压和心率正常,情绪看不出来有啥变化,就是不停的说检查结果啥时候出来,啥时候能回家。

  初查结果不乐观,我们不敢哭,也不敢在母亲面前表露出一丁点儿难过。每天说说笑笑,和往常没啥变化。母亲也和以往一样,问东问西,该吃就吃,就是抱怨检查结果出来的太慢。

  正式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安排第二天做手术,下午护士量血压测心率,都偏高。虽然母亲表面上没有啥变化,心里肯定紧张,只是没有说出来。为了让母亲安心,就说是小手术,大概一周多就可以出院。

  手术前做了两次灌肠,母亲都忍着没有说一句难受的话。

  做手术那天,十几个亲人早早守候在家属等候区,焦急不安的等待手术结束。只要听见喊话筒里传出母亲的名字,我们就冲上手术室。在紧张和焦虑中,母亲终于从手术室出来了。

  看到紧闭双眼脸蜡黄的母亲,眼泪瞬间涌满眼眶,强忍着眼泪,一声接一声的喊着“妈,妈。”很害怕母亲不应声。母亲睁开迷糊的双眼,“嗯”的应了一声,我们的心才“腾”的一下落地。从手术室到病房,我们不停的喊“妈”,母亲不停的用微弱的声音回应着。我不敢哭,把眼泪硬挤进眼眶,不想让母亲听见我们的哭声。不想让母亲知道自己的病挺严重,怕给她增加负担,更害怕惹的大家哭。

  手术结束当天,输液从中午十二点多到凌晨四点半结束,母亲没有喊过疼,只是说腹部涨的难受,让我给她穿上裤子上厕所,不愿把床弄脏。听说用导尿管,她才放心。腹部涨的厉害,母亲一晚上没睡觉,不停的翻身。

  第二天早上,母亲眼眶发青,脸肿胀,声音沙哑。给母亲用棉签蘸水,慢慢湿润嗓子。七点多才安稳的睡了一会儿,随后又涨的难受,不停的翻身。液体从早上到凌晨两点多才输完,因排尿比第一天畅通,腹部胀疼减轻,母亲才能睡一会儿醒一会儿。

  第三天,母亲浮肿的脸开始慢慢消退,眼眶青色有所减退。医生让母亲吃点流食,下床活动,防止肠粘连。三天没吃饭,米汤刚喝进嘴里,便恶心的呕吐起来。只好喝点水,润润嗓子。医生让暖腹部,让腹部减少胀气,中午母亲抱着暖宝睡了四个多小时的安稳觉。

  母亲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有所好转,虽然吃饭恶心,欣慰的是她的精神状态挺好,听大姐说昨天晚上母亲没有睡好,一直说心慌的难受,盼着天亮。今天早上喝了点拌汤和开水,总算进了点食物。下午的龙须面只吃了两口便反胃,就喝了几口面汤。

  看到母亲恶心,也不知道咋办。取包包,看见抽屉里的橙子,也不知道敢不敢给吃,就自作主张给母亲吃了一点。让我意外的是,母亲竟然没有恶心,反而吃的挺香。可能是嘴里没啥味道,吃的食物只能放点盐,其他的调料一概不敢吃。橙子酸酸的,能提提味。母亲不住的说“酸酸的,挺好吃”,吃完两瓣,说着便伸手又去拿橙子,我赶忙阻止。没有征求医生的意见,我只好狠下心拒绝了母亲的要求。

  过了今夜,明天就是术后第五天了,可以取掉引流袋,行动就自如了,也不受引流袋伤口的疼痛了。

  我为母亲的坚强而自豪,也十分感谢医生护士的精心治疗,更感谢陪护在母亲身边的亲人和时刻关心母亲的同事同学朋友。

  愿母亲早日康复!我们等着你回家,等着你去看望我的外婆。

  文/黎改梅

相关专题:冷子腹部做手术手术医生母亲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黎改梅丨母亲住院的日子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亲情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