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主题美文 >亲情美文 > 列表
  • 沐浴在亲情的阳光下

    沐浴在亲情的阳光下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寸辉……身上的毛衣还残留着淡淡的金纺香,那是爱的气息。独自一人生活已有3个多月,从一开始那个什么也不会的小丫头渐渐成长为明白事理的大姑娘。在离开父母,要踏上求学之路时,眼泪悄无声息地留下来。心里头还在抱怨为何不让一人陪我,也好让我不觉得孤独。在那辆车上,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人,但他们的身边,都有父母。一路的行程,枯燥而漫长。快要到达县里…

    日期:2020-11-29
  • 听雨:不经意间,窗外又响起滴滴答答雨声

    听雨:不经意间,窗外又响起滴滴答答雨声

    ■听雨●宿轶梅(四川)不经意间,窗外又响起滴滴答答雨声,扭头,雨似挣断线的透明珍珠接踵而至,褪掉怜香惜玉的柔情,怀揣滋养大地的慈爱,带着义无反顾的执着垂空而下。夏末的雨,是瑟瑟的含笑,每一场都会带给大地些许微凉。穿过指尖的风,按捺不住内心的燥热,伴着雨冰凉的身躯赐予忙碌穿梭的人儿一股暖流。我喜欢窗外茂盛的小叶榕,尤其是雨后,叠翠流金,树梢上的嫩黄色新叶像少女别的精美发夹,点缀着本就已经让人爱慕的冰…

    日期:2020-11-28
  • 父亲的目光

    父亲的目光

    父亲是当年村里为数不多的初中毕业生。他上初中时,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在那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学校招生人数又少,能上到初中在农村就属于凤毛麟角了。父亲那时学习还不错,可由于初中临毕业时,爷爷得了重病,家里无人干活,父亲只好含泪离开学校。父亲没能继续完成学业,这成了他一生的遗憾。他把自己的期望都落在了我们姐弟三人身上。我也没让他失望,从小学到初中,基本都是班里前几名。每次看到我拿着奖状高高兴兴地回家…

    日期:2020-11-28
  • 如果你也是《都挺好》里的明玉,该怎么走出原生家庭的阴影?

    如果你也是《都挺好》里的明玉,该怎么走出原生家庭的阴影?

    原创:奔跑的楠子明玉在原生家庭受到了怎样的伤害?正在热播的《都挺好》里有个人物特别让人心疼。她就是苏家老三明玉,就因为她是一个女孩,而在原生家庭留下来难以愈合的心理伤害。家里可以卖房供大哥留学,也可以卖房供二哥结婚买房,但她凭本事考清华却不给她出钱,只允许她读免费的师范学院。大哥对她是漠视。而二哥从小欺负她,常常打她,而每一次母亲都只骂她一个人。父亲一到这种时候,就佯装上厕所,从不为她说话。后来,…

    日期:2020-11-27
  • 《老家石屋 》 文/鲁宁

    《老家石屋 》 文/鲁宁

    文/鲁宁诵/亮明星当龙蛇飞舞猛想到老家的石屋一座座青山紧相连一朵朵白云绕山转山下面,多少座石屋见笑脸或许在明清之际或许在汉唐时候或许自盘古开天辟地始起那滚圆的树木,虬枝错乱地扩展着棱角突兀的岩石,在一只小鸟的歌声中穿越过来河水打着波浪,和着小鸟的歌唱身披树叶的先人,换成大唐的服装我先人的先人,可是七十二贤中的那人不,刘累在宫殿一角专侍神龙那应该是刘氏老根大运河里的水断流了因太平军刘罗锅那一脉支系再…

    日期:2020-11-26
  • 万叶‖祖父和父亲最后的日子

    万叶‖祖父和父亲最后的日子

    生老病死,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概莫能外。祖父活了83岁,父亲活了84岁,俱得善终。然而,在最后的日子里,他们的境遇却大不相同。祖父去世那年,是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后期,我正好从外地调回了烟台,家里捎信说祖父病重,恐怕没有多少日子了,希望我回家最后看一眼祖父。于是我放下手头工作,急急忙忙赶回了老家龙口。看到祖父痛苦不堪的样子,我心里也隐隐作痛。祖父是农村里的瓦匠,算是个小手艺人吧,他与泥水打了一辈子交道…

    日期:2020-11-26
  • 张厚滋(原创) | 农 民 家 里 养 的 "鸡"

    张厚滋(原创) | 农 民 家 里 养 的 "鸡"

    文/张厚滋家门前早已名存实亡的两口堰塘,经去年大半年的持续努力终于修复了。堰塘的泻洪出口也安装了足够大的水泥管。但水泥管外端却是泥土垒起堰堤的外坡面,若遇堰塘水位陡升外泄冲刷,堰堤必将毁于一旦。所以购买水泥沙石料固化这段堰堤斜坡面是当务之急。春节虽有十来天假期,却没能把这件事落到实处。清明节回家,也没能抽出时间来处理。端午节,还是无力挤出工夫来完成。随着夏季降雨量大而集中的季节来临,这项久拖不决的…

    日期:2020-11-25
  • 来这吃顿饭,你就当是回趟家(宝鸡名店 7)

    来这吃顿饭,你就当是回趟家(宝鸡名店 7)

    侯玲炎炎夏日,我去路旁瓜田买个西瓜,顺便打听哪里能吃个饭,卖西瓜的老人脱口而出:去小玲家吃面。这番问答与牧童遥指杏花村异曲同工,妇孺皆知本来就是最好的广而告之。美丽的凤鸣湖是岐山人的后花园。在这里,与美景一道吸引人的是美食,凤鸣湖畔的农家乐就是游人的私家厨房。傍着凤鸣湖环境优美,处在岐山去蔡家坡的路旁交通便利,近十年,此地的农家乐已蔚然成风。“岐山小玲臊子面”是私家厨房里有名气的一家。人退休了要做…

    日期:2020-11-25
  • 一切宜慢行(南辕北辙 收之桑榆 4)

    一切宜慢行(南辕北辙 收之桑榆 4)

    原创:侯玲我去宜兴看紫砂,我不太懂紫砂;我顺道去看做紫砂的师傅,他叫奇怪。在此之前,我没有见过他。我听着奇怪读奎雨的普洱茶文章,我和他聊过紫砂壶的制作。五月的一天,奇怪发了一把掇球壶的照片,我问东问西天上地下,他回答地朴实:泥料是五号井的底槽清,自己制作的手工壶。谈到价位时,我们出奇的一致:如今的紫砂市场要靠信任定价。今天,我在无锡,想起离此不远的宜兴有个谈过信任的制壶师傅,我问奇怪:你的店在哪里…

    日期:2020-11-25
  • 我不打针

    我不打针

    小米叫小扣子起床,小扣子又磨叽了一会才出了房门。小米说:“才过了几天,又开始赖床了”。小扣子没吱声,坐到餐桌旁,没吃几口稀饭就停了下来,说不想吃了。小米看着小扣子无精打采的样子,用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有点烫手,一定是昨天下午和小伙伴玩时出了一身的汗,自已脱了外衣,来夜时听到她打了几个喷嚏,晚上怪自己太粗心,一下没注意,让她感冒了。小米把桌子简单收拾一下,抱着小扣子去社区医院,小扣子趴在小米的肩膀上…

    日期:2020-11-24
  • 与茶为伴的父亲 | 金阿根

    与茶为伴的父亲 | 金阿根

    作者/金阿根四月艳阳天,春暧花开的日子,我泡上一杯新茶,坐在阳台上,凝视透明的玻璃杯,碧绿尖细的嫩芽,随着弥漫的热气在杯中升沉,呷一口清香扑鼻,那滋味让人舒心,让人感受生活给予的温暖,也勾起了我对往事的遐思,激起我创作的灵感。我喝着茶,斑斑驳驳的阳光下,眼前仿佛晃动着父亲的影子,倘若他此刻喝着这正宗的龙井茶,一定会乐得眯起双眼翘起胡子。对于好茶,他会像模像样的细细品尝,在啧啧称赞后说出许多道道。别…

    日期:2020-11-24
  • 乡村·亲情

    乡村·亲情

    父母是佛前燃着两柱香,日夜为我祈祷守候。——题前语当我再回首遥望这个生我养我的小乡村的时候,悲壮的情感涌满整个胸膛。我背上瘪瘪的行囊,发誓把孤苦伶仃的乡村遗弃,在校园树荫下,埋头观书中几世风雨,在辽阔的疆场造一番天地。走远了,我心开始难以割舍乡村,我知道乡村中有父母温暖如阳光的爱。好像父亲又在我耳边重复“不要惦记家”的嘱咐了,母亲还在我身上加衣服了。他们是否还在村后小桥上目送我?目送他们的宝贝儿子…

    日期:2020-11-24
  • 长大后的小女孩

    长大后的小女孩

    原文标题《泪崩!其实,我们一直都很“不孝”》曾经,有一个小女孩为了得到自己喜欢的洋娃娃让爸爸放弃了他想要很久的鱼竿长大后,小女孩,你还记得吗?明明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却让人忍不住落泪,因为,每一个“孩子”都能从中找到自己。我们逐渐长成了大人的模样,父母却似乎变成了孩子的状态。小时候,年轻的父亲对小女孩说:少吃糖,爸爸就给你买你喜欢的洋娃娃;长大后,成年的姑娘对爸爸说:少抽烟,我就给你买你喜欢的鱼竿…

    日期:2020-11-23
  • 张洪云:忆母亲

    张洪云:忆母亲

    文/张洪云我的童年经常面壁思过,甚至经常遭到体罚。因为调皮和淘气,所以母亲倾注了很多的心血,修剪我身上多余的枝叶……长大后,我要出去讨生活,您将叮咛、希望和期待塞进我的行囊。嘱咐我以土的质朴,湖的坦荡,竹的虚心走好自己的路。您用不拈花惹草,不红杏出墙的传统美德灌输我的爱情观。您说:婚姻就是乘坐一趟专列,只要中途不下车就会到达幸福的终点站。节俭修德,宽厚待人,好学进取乃是立身之本。内心干净,思想阳光…

    日期:2020-11-22
  • 亲情是一种滋养

    亲情是一种滋养

    一个药瓶掉地上,母亲弯腰去拾,却不小心崴了脚。去医院拍了片子,无大碍,只有在家里慢慢调养。从药房里开了些活血化瘀消肿的药物,回家我用花椒熬了水,放入中药,慢慢给母亲泡脚。母亲的脚有些肿,碰到肿的地方她像孩子一样说疼,我尽力小心地给母亲揉搓,给她洗干净每个脚趾,搓掉指缝里的死皮。水凉了,再一次次加水,让母亲多洗一会儿。给母亲擦了脚,小心地剪了指甲,再给母亲贴上膏药,穿好袜子。年事已高的母亲崴了脚,可…

    日期:2020-11-21
  • 安娃:寻亲之行

    安娃:寻亲之行

    小时候我只知道姥爷姓裘,是个中学教员,家在北京,母亲是他和姥姥唯一的女儿。长大些才慢慢清楚母亲的老家也就是我姥爷的故乡是在河北河间府的行别营村。母亲幼年时曾在故乡生活了十二年,一九二八年随姥姥姥爷迁往北京定居。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他们便与故乡失去了联系,连年战乱,世事巨变,直到我的姥姥姥爷抗战胜利后在北京去世,也没得回故乡一趟。一个人童年时的记忆最难忘。母亲在世时曾陆续给我讲过许多关于行别营的乡俗…

    日期:2020-11-21
  • 莫语‖想您,在红杉树下

    莫语‖想您,在红杉树下

    人间最美四月天,我们初中同学毕业四十年的聚会就定在四月的最后一天。清晨,港城还在熟睡中,东方微露曦光,我带着一颗期盼已久的心,像一个怀春的少女首次去约会一样,早早地就出发了。我亲爱的母校你现在怎么样了?那棵笔直的小红杉树,还在吗?我敬爱的老师您们都好吗?可爱的同学你们都来吗?往事目目浮现在眼前……初一时的班主任是个女老师,叫张岚凤,教我们的数学,她长的高大健壮,双目炯炯有神,大大的眼睛配有粗黑的浓…

    日期:2020-11-20
  • 赵海玲:写给父亲

    赵海玲:写给父亲

    春天如约而至,没有惊喜和意外,倒是多了些寡淡无奇、春日恹恹之感。自小以来,因为家庭的原因,我时常闷闷不乐,觉尝不到亲情的温暖,也渐渐不再有抱怨和期待。仿佛亲情如一杯凉白开,年少的我不知道它何时沸腾过就已经凉却了,摆在我面前的只是一杯凉水,饮之,丝丝凉气涌入方才还有些温度的胸膛,竟能觉到疼痛。父亲,这个角色对于年少的我来说是模糊的、是有距离的、是飘忽不定的。懵懂的我也从未尝试去抓住他,渴求片刻的爱抚…

    日期:2020-11-20
  • 李民增:摊煎饼

    李民增:摊煎饼

    老家也像胶东一样,有摊煎饼的习俗。每年秋粮收下来,各家就都要摊一些,小孩们就盼着,过年似的。我小的时候,纪婶子在我家西边的胡同口住,大门外安着一盘水磨,专门磨煎饼糊子用的。那水磨比一般磨面的磨小,磨盘是石头做的。围着磨扇一圈石槽,有一个出口。上边的磨扇侧边,有一个小孔,旁边放着一个盆,里面盛着带水的粮食。推磨都是妇女一个人的事,一边一圈一圈地转,一边用勺子往小孔里舀粮食。磨下的糊子就从那里流到出口…

    日期:2020-11-19
  • 家事 | 我家保姆成了妈

    家事 | 我家保姆成了妈

    朱朱墨上尘事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话传下来真是有道理的。父亲五十二岁那年意外出了车祸,虽没有生命危险但一条腿被截肢了。他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总嫌我和嫂子做的饭菜不合他的口味,有时还把我们撵出家门,任你怎么敲怎么哄骗也是不开门的。为了照顾好父亲的饮食起居,也希望我们不在身边时有人陪他说话散心。哥去家政公司请保姆,谈妥一月四千的薪水。父亲总是挑三拣四嫌这嫌那,没多久保姆就辞职不干了。云姨是我们家请…

    日期:2020-11-18
  • 有一种道德绑架,叫亲情

    有一种道德绑架,叫亲情

    相信很多人被问到过一个问题“爱情、亲情、友情你是怎么排序的?”,不同年龄段不同性格的人对此有不同的排序,但经过一些简单的问卷调查发现大部分的人对这三种情感排序如下:亲情、爱情、友情。由此可见,亲情在人们心中地位之重。但同时也衍生出一种亲情绑架,打着为你好的名义做着你不喜欢的事或决定。朋友X在未毕业前是一个大学行列中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员,在家乡人的眼里也只是一个微胖不起眼的男生,由于小时候说话特别…

    日期:2020-11-18
  • 常常想起石家庄的那位老人

    常常想起石家庄的那位老人

    我喜欢晚上散步。每天吃过晚饭,第一件事就是关掉电视,去街上散步,多数是我自己,偶尔会有爱人陪伴。走在聊城的大街上,华灯高照,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但是经常会看到一些中年人,有男的也有女的,还有一些年轻女子牵着他们的爱犬在路边的盲道上遛狗。这些狗有大有小,大的毛很长,足有七八十公分高,呼呼地哈着气,离得近了,会让人有些胆怯;小的不足三十公分,使劲往前拽,还旺旺的叫着。时不时的会看到这些狗在人行过道…

    日期:2020-11-18
  • 兰天智||母亲的手擀面

    兰天智||母亲的手擀面

    ●兰天智(新疆)外公去世后,母亲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家里家外的活儿,都少不了她的份儿。她在十七八岁时就加入了“铁姑娘队”,挖水渠,修梯田,掏地道,什么重活累活都得干。从那时起,过度的重体力劳动,使她的两只手形成了半握状,似乎岁月握住了她的手不肯松开。五十多年过去了,时光染白了她的黑发,却没有牵直她的手,弯弯的,像镰刀,每个手指的中间骨节高高凸起,显得笨拙、粗糙,像松树皮一样。可不能小觑母亲的这双…

    日期:2020-11-17
  • 一只狗,一种童年

    一只狗,一种童年

    原创:李丘山散文网以前读《小狗包弟》的时候,还记得我一个人在角落里暗暗地掩着书哭了一场,哭得是那么刻苦铭心,痛彻心扉,就好像我的狗还趴在我的腿上看我落泪一样。童年是个好东西,承载着所有最富戏剧性的情绪。因为我们的天真无邪,所以把一切都看得那么单纯,那么天经地义和肆无忌惮。但也因此我们是最爱生气的了。那时候我最爱和自己怄气。父母对我是放养式管教,所以什么事只是给我说说而已,并不会强制要求我做什么。记…

    日期:2020-11-16
  • 魏兴良||宅 家

    魏兴良||宅 家

    ●魏兴良(四川)在家坚守,也是战斗。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只能与时间为伍。让白天和黑夜作伴,陪我穿行于白色和黑色之间。手机是最好的伴侣,每时每刻都在我手掌中舞蹈。不是跳迪斯科,而是在没有音乐的广场上,做一种特别的表情。在那个方寸之地,许多的奇异和神奇,都让我兴奋或者忧伤。当看到银屏上那些白色的沉重,裹满年轻或者年长的精英(我称他们为精英,应该不过分)时,一种崇敬和痛惜,还有兴奋和希望,填满我心的深…

    日期:2020-11-16
  • 哲学母亲

    哲学母亲

    文/赵宁飞对于我的母亲,很久以来我都不敢轻易下笔,因为就凭我才陋学浅的这一点点学识来论说我的母亲,那真好比一只蚁蝼仰视一棵参天的大树,它可能要用尽一生都不一定能参透大树的真谛与胸襟。小姨去世的那一年,父亲背过母深深的叹了口气;“哎!你妈在这世上最亲的人,去逝了。也是唯一的一胞姊妹。可怜啊!”是的,外婆去世的时候母亲才十三岁,九岁的弟弟去世的那一晚,母亲诉说了一辈子。那是怎样恐怖的一夜啊!昏暗窑洞里…

    日期:2020-11-15
  • 随笔 | 李娟:四十岁人生的闲言碎语

    随笔 | 李娟:四十岁人生的闲言碎语

    我们曾经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光阴流水,岁月蹉跎。眼角的细纹,渐现的白发,时刻提醒我已到不惑之年。四十载岁月,弹指一挥间,人生旅途我已过半。无数次午夜梦回,我仍是那个书卷少年,醒来却是一切皆惘然。历经千帆,谁能再少年?不惑之年,终究要与青春二字永别,不惑之年,岁月终结茧。人生四十载,一路风尘仆仆,不敢有任何懈怠。父母已老去,孩子未成年,肩上的担子…

    日期:2020-11-13
  • 程明:老程家的电饭煲

    程明:老程家的电饭煲

    文/程明老程家的电饭煲电饭煲三十岁了。“三十年前,我和你爸在城里百货大楼买的。”母亲回忆着,“一用就是三十年,比你都大!”电饭煲很普通,家家户户都有,原本银色的光滑的外衣不知从何时起已锈迹斑斑,内胆却一如既往的锃光瓦亮。“好久没用电饭煲了……”母亲小声嘟囔着。“妈,中午用电饭煲蒸大米饭吧!”我应着母亲的心思说道。“四勺米,两小盆水。”母亲又小声嘟囔着。“妈,弟弟又不在家,吃不了四勺米,三勺就够了!…

    日期:2020-11-13
  • 沿着亲情的路回家过年

    沿着亲情的路回家过年

    文/罗金萍亲情像一条线,触碰就能两知,相互传递力量。孤独失落的时候,会感觉到安慰;哭泣的时候,会感到温暖;开心的时候,会感到格外幸福。这种妙不可言、亘古不变的情感在成长的路途中守护着我们不断前行。又是一年春节到。尽管现在过年回家很“受罪”,排半宿队抢票,车上挤压成馅饼,体力还没有缓和过来又得返程,但人们还是千军万马往家赶,甚至不惜买高价票。只因为在那千里之外,有归宿,有惦记,有连接心与心最温暖的地…

    日期:2020-11-12
  • 江水情

    江水情

    江水是那样清明,那样平静。江中的轻波映着云影,向茫茫大江眺望。知音,我又想到你。岸边的垂柳,青衣江上的浮云,那翩翩逝去的孤舟。朋友,我想到你。浪花尖上的小鸟,浪花深处的游鱼,林中又传来竹笛。姑娘,我才想到你。青衣江的浪,青衣江的情,情恋在时光中丢失,又换来了相思的梦境。我心中,想的都是你们。●作者简介●周希孔,作家、诗人

    日期:2020-11-11

亲情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