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名家散文 > 品读人生//甘智勇:美在温暖的河流中流逝

品读人生//甘智勇:美在温暖的河流中流逝

2019-09-01 07:02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9

    文|甘智勇(广西)

  美在温暖的河流中流逝

  我早过了不惑之年,再过两年,就知天命了。以前总觉得时间过得好慢,现在却觉得时间的轮子转得飞快。以前的一些事记得很牢固,现在却转眼就忘了,我忘却的东西越来越多了。但是我在小学四年级某日遇到一件很小的事,却在我心底盘桓了三十多年,深深地扎了根,枝繁叶茂了。这件事常常使我黯然,促我反思。

  我记得好清楚,她的名字叫玉雪莲。她就是高山上的一朵雪莲花,她每次出现,都能融化我心头的忧伤。她很少说话,眼睛水汪汪的,自有一股轻灵之气。每次走近她,我只感到心里的慌张。

  那是一个冬日的早晨。冬天的情景,尤其记得清楚,她头上戴着一顶干净、得体的毛线帽子,手上戴着露出手指头的手套。那张瓜子脸,在寒风的抚摸下,更显得白里透红。正是上早学的时候,我和几个男同学就走在她的背后,向学校走去。她弱质纤纤,长发及肩,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清爽。

  因昨夜的连夜雨,使学校门前的小河涨了起来,把那条光滑的石板路隐没了。一些胆大的同学,义无反顾地趟过去。有家长带的同学,有些被家长背过去了,有些在家长的扶拉下,也慢慢的探过去。那些水几乎都浸过了膝盖,有些稍矮的同学,裤腿都弄湿了。一些胆小的、低矮的同学,在河沿停了下来。有些迟疑了一下,也小心翼翼的探进水中。

  她迟疑了很久,也挽起裤腿,她那纤弱、白皙的大腿让我目眩。我很担心她,瞬间生出想扶她,甚至想背她过河的念想,但担心同学投来讥讽的目光,刚在暖流中催放出的花蕾,立马就枯萎了。我内心的深处,就像春蚕,织出了千丝万缕的网,把自己内心最闪亮的东西,层层包裹住了。

  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探走到将近一半石板路,她仿佛踏了空,一个趔趄,跌进了一个急湍中,那个美丽的帽儿也被吹走了。待大人救上来的时候,她几乎站不起来了,那干净白皙的膝盖流出了几条血样的蚯蚓,在寒风中,她瑟瑟发抖。我的心,也在寒风的剪绞中,滴着血。

  她住在一个很远的村子里,大人把她送了回去,自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听说家里人不让她读书了,也有人说她残废了。

  虽然没再见到她,但这件事没有使我忘记。这件事使我体悟到,世间上的种种美好,如不拿出一定勇气,好好护持,就会戛然而止或稍纵即逝。

  每每读到唐朝诗人 杨敬之“平生不解掩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的诗句,就被他通透澄澈、毫无私心、成人之美的内核所击倒。“逢人说项”的善良种子,应该在他心里最温软的地方,早早播撒下了。所以他的诗里蕴含着彻骨的大善大美,所以他的周遭处处滋长着美、洋溢着美、呵护着美。每每读到此诗,我就会为这件事愧疚和反省,自己太困囿于别人的眼光,却把无法忘却的美,掩藏了,或者掐灭了。同时,自己心底那抹初萌的美,也在温暖的河流中流逝了......

相关专题:美在逢人说项这件寒风同学流逝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品读人生//甘智勇:美在温暖的河流中流逝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名家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