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励志美文 > 励志文章 > 创伤性成长

创伤性成长

2020-09-30 04:14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23

    原创: 高原麦客

  看过《反脆弱》的读者,一定会被两句耳熟能详的话震撼,一句是“杀不死我的,会让我更加强大。”另外一句,我会放在本篇文章最后,作为结束语。

  最近一直跟着积极心理学大师陈海贤老师,只字不差的学习《了不起的自己》。通过对自我的改变、思维的进化、发展中的关系、走出人生 的瓶颈、以及绘制人生的地图几个章节的学习,使我对自己的心理发展,有了深入系统的了解。

  2107年我在[得到]上就订阅过《武志红心理学课》,现在想来,那是一段难以忘怀的日子。每天跟着专栏,学习、探索、发现、反思。那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如此理性,又如此从容的审视自己。

  专栏里有一句话“世界准备好接纳我的本能排山倒海般涌出。”说真的,透过文字我能体察到作者所要传递的力量,以及生命被激活后,内心瞬间升腾起的那种激情澎湃、飓风暴雨般的激情,以及对生命的无比热爱。

  《了不起的自己》是站在积极心理学角度,为我们开垦出一片自我认知的新边疆。就像一个外科医生一样,解剖自己,分析自己,研究自己,激活自己,最终开启自己的英雄之旅。

  而想要理解一个人如何走向成功 、成熟,“创伤性成长”绝对是一个避不开的话题。没有哪一个人的一生、可以顺风顺水、是一个线性的世界。就像你只要努力,只要勤奋,你就考出好成绩、成为冠军、或者出人头地。这是一种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

  正如《破碎的世界假设》中提出,成年人普遍有个“天真的假设”。认为世界是和善的、是公平的、是安全的,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而常常会忽视那些、突发的、随机的、超出我们能力边界的小概率的事件。

  在《飘》这本书里,女主人公郝思嘉有一句感悟,可能是普通人面对突发性事件时,所表现出来的深深的无力感。“我以为我一面做好人,上帝一面给我好处,最后我发现上帝常常违背这种规则,并不按常理出牌。

  在面对天灾人祸,亲人离去,疾病威胁,感情破裂,生意惨败,有人从此一蹶不振,但有人却从痛苦和打击中得到某种启示,顿悟生命的真谛。在浴火重生后,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或者发展出强大积极的心理,从此过上一种独特的生活 。

  “创伤性成长”,也就是我今天要和大家深入交流的话题。

  不知道你是否生活在北方?生活在中国北方农村的人,都见过这样一种景象。北方大多数地方属于高原地区,以种植小麦为主,每年十月左右播种。如果温度居高不下,小麦会开始疯长,人们把这种现象叫“旺青”。

  根据经验,如果小麦继续疯长,把能量提前释放,来年春天一定病恹恹的,没有后劲。收割的时候,产量会非常低。于是人们想出一个办法,用机械带动一根石碾子,在麦地里反复碾压,直至把绿油油的小麦全部碾倒,甚至碾进泥土才肯罢休。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对大人这种做法很不理解。好好的麦子,全都碾的趴下了,第二年还怎么吃白镆呀?可到了第二年春天,奇迹往往就会发生,发青后的麦子,个个杆径粗壮,甚至产量还会超过往年。

  我回老家要经过一个小镇,每年隆冬时节,小镇都要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物资交流会。会场常常被选定在一块平展的麦地,麦地约么几百亩大,会期大约一周左右时间,每天有几万人在那块麦地踩踏。

  交流会结束后,那块麦地已被踩成寸草不生的硬板地。可经过一个冬天,第二年冰雪融化时节,那些麦子一根根从已经结板夹的土地里钻出来,长势异常喜人。据听说那块麦地,成了那个地方唯一一块高产的麦田。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大自然 无比神奇,创伤后所爆发出的力量是惊人的。那么对于人,如果受到巨大创伤,或者巨大的压力时,会表现如何?《自控力》的作者凯利.麦格尼尔对此有一个更具说服力的科学调查。

  三万名美国成年人参与了一项压力调查,回答他们承受的压力,以及是否觉得压力有害的问题。8年后,调查组重新调查,对这些人的调查数据进行公布。结果显示,当时承受压力死亡的风险提高43%,看来压力确实对人有害。

  可另一项数据显示的结果,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调查显示,承受了高压却并不认为高压有害健康的受访者的死亡率并没有提高,甚至低于那些承认压力有害的人群。

  这个调查有力证明,有害的不是压力,而是我们内心接受压力有害这个看似科学的逻辑推理。压力有害成为一种心理负担,我们越是害怕压力,我们越成了压力的直接受害者。

  很多人可能看过一部陕西本土拍的电视连续剧《关中匪事》。前年,我有幸登门拜访过这位高产的作家贺绪林。除了《关中匪事》,贺老师还写过,《兔儿岭》、《女匪》、《卧牛岗》、《野滩镇》等多部中长篇小说 。可这些历史的巨著,民族的史诗,竟然出自一位半生都在轮椅上度过的残疾人手里。

  年轻的时候,因为家里的树枝遮挡阳光,他爬上树杆去清理,不慎从四米多高的树上掉下来。等他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胸髓严重受损,脐平面以下严重瘫痪,生活彻底不能自理。

  对于一个本来就贫困的家庭,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痛苦过,也放弃过,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他还是鼓起生活的勇气,用手中的笔,通过写作的形式,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我常常在想,每个人的故事 ,都是自己最终创造的结果。如果贺老师当年没有发生不幸,他可能不会是现在的样子。生活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千万别放弃,它也许已经为你打开另一扇门。

  如果不幸没有在贺老师身上发生,如果他没有从树上掉下来,他也许会去干别的事情,整日为生计而奔波。而正是不能行走的客观原因,他才有更多时间去反思,去读书,最终确定了自己的发展方向。而写作这件事情,本身就需要大片的时间。贺老师属于典型的“创伤性成长。”

  再来聊一个世界传奇人物 霍金,大家都知道霍金是一个生活在轮椅上的物理学家。他一生最主要的成就,一个是奇点定理,另个一个是霍金辐射,他还出版过一本《时间简史》,现在成为全世界家喻户晓的伟人。

  在霍金还是个正常人的时候,包括他上大学前后,他都和大多数普通的年轻人一样,学习成绩平平,连班里的前50%都不是,颓废、懒散、也是一副不求上进的样子。到了21岁,才被诊断出患有渐冻症,也是从那时起,霍金的人生才发生了重大的转折。

  是渐冻症促成了霍金宇宙学方面的成就和无人能及的公众影响力,我对此深信不疑。如果不是因为渐冻症,霍金也许不会有这么深入的思考,去研究宇宙,发现物理定律,或者静下心来写书。他也许会凭自己的能力当个建筑师,做个投资经理,做一名物理教师,或者一名银行职员。

  创伤性的灾难,看似在一个方面限制了人的自由,阻断了人的能动性,物理上压缩了人的空间。却给了人无限想象的空间,终于可以长时间深入细致思考一些问题。

  “A选项现在没有了。咱们必须得上这个该死的B选项!”这句话出自Facebook的COO雪莉.桑德伯格之口。这位曾经政界和商界的传奇女性,丈夫突然去世,留给她两个孩子,使她长时间无法从悲痛中走出来,精神整天处于绝望的边沿。

  孩子新学年的第一天,她无法面对,就因为丈夫再也不能为孩子拍照片。工作常常会丢神,即使正在开会,也不能全情的投入,而是时不时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最后经过认真反思,同事的启发,以及大彻大悟,最终从痛苦的阴影中走出来,写成了广受世界读者欢迎的《B选项》。

  有人把人的一生分成了三个阶段:启程、启蒙和回归。从小时候到现在,我们看过的大部分故事,都在这种叙事框架内。我们总是在不断的假设,剪辑、拼凑、然后扩展,并重新创造出一个个我们想要的英雄形象。所以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身上就自带英雄的编码。

  被使命召唤,启程去我们想去的地方,这注定是一段神奇之旅。灾难、痛苦、失败、困难、疾病、分手,每一种直面而来的创伤,都是故事里那条藏在石头背后虎视眈眈的恶龙。要么被被恶龙吓住、或者吃掉;要么战胜懦弱,降服恶龙,跨越艰险,成为真实的自己。

  在整个成长的过程中,灾难和不幸是另一种形式的考验。借用《反脆弱》中的另外一句话作为今天的结束语:“风能吹灭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就让我们迎着火光跳舞吧!

相关专题:创伤性恶龙麦地压力霍金有害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创伤性成长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励志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