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主题美文 > 快乐美文 > 侯建芬:年味总是忙碌的,快乐的,幸福的!

侯建芬:年味总是忙碌的,快乐的,幸福的!

2020-10-17 05:31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4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一过,浓浓的年味就从这碗浓稠的腊八粥蔓延开来。拆被褥、蒸馒头、炸丸子、祭灶王、扫房子、买年画、贴对联、挂灯笼…...家家户户充溢着祥和与欢乐,连空气里都弥漫着幸福 的味道呢!

  一想到明天就是腊月二十三,就是小年,原本淡定的心里一下子着急忙慌起来,与年有关的记忆闸门也瞬间打开:记得小时候住的是平房,一明两暗那种户型,也就是现在说的一室一厅一个储藏室吧。家家一铺大土炕,炕上铺着芦苇编制的席子,席子上面铺着羊毛擀的毡,毡子上铺着灰色或红色的绒毯子。靠着北墙上就摞着一条条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红底的被面子上印着孔雀或牡丹图案,看起来像一幅折叠起来的艺术品。地上靠墙摆着大红柜,总是擦得一尘不染,亮得能照出人的影子来,那可是用蓖麻油擦拭的啊!

  在我的印象中,那时候每家的房前屋后都要栽种几棵蓖麻。蓖麻的叶子硕大,花也很好看。尤其到了秋天,花更美了,一束束像火炬,剥下蓖麻籽收集起来,用来擦那为数不多的几样家具。也就是这样简朴的生活 ,这样简单的摆设,过年前都要来一次兴师动众,大动干戈的大扫除工作。

  进入腊月是北方最冷的季节,扫房子就定在腊月二十三前后,那真是滴水成冰、连哈出去的气都要被冻住的节奏啊!可是,人们不怕冷,一家人早早就起床了,吃过早饭,就要把房子里面能拿的家什统统拿到外面。那时在我的眼里,那个大红柜是又笨又重,能抬动它确实该给点赞了。还有一张八仙桌,外加几把椅子。我总是拿些小物件,或者出出进进地打下手儿,然后就是炕上的铺铺盖盖也统统卷起来拿到外面,搭到长长的铁丝绳上。

  通常情况下,炕上铺的毡和棉絮要用棍子使劲儿捶打捶打,既可以敲打掉尘土,又可以使其恢复松软状态。我觉得这么做的原因是放在新年的阳光下晒晒,盖上更舒服,睡觉更香。这时候,房子里就剩一铺炕和火炉子了。爸爸早就拿出年前扎好的新扫把,开始扫房子了,“刷——刷”清晰而有节奏,房子每一个角落都必须扫过,墙上有新扫把划过的痕迹。一刹时,房子里就充满了尘土味,门大开着,裹挟着寒气的冷空气从门下方很快地升腾起来灌满了屋子,屋里的热气、烟火味、尘土味刹那间卷着一股白气就从门上方溜了出去,房子里只剩下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凉味了。爸爸扛着扫把灰头土脸地走出屋子,懂事的妹妹赶快把毛巾递到爸爸手上,擦头擦脸,我拿着笤帚掸去爸爸身上的浮尘。能干的姐姐已经把炕上铺的毡子也捶打干净了,软软地搭在铁丝上。这时候,太阳像蒙了一层雾气似的,懒懒地定在东边天上。扫房子主体工程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扫地,擦灰,铺炕,抬家具,贴年画。

  一家人紧赶慢赶,太阳光已经透过玻璃窗洒满了半铺炕。阳光暖暖的照在彻底打扫过的屋子里,被褥是刚拆洗过的,绒毯子是新换上的,散发着好闻的味道,就连光束中飞舞着的微尘颗粒也和平时的不一样了,真是焕然一新。此时,你就真正懂得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扫房子含义了:“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据《吕氏春秋》记载,在尧舜时代就有春节扫尘的风俗。按民间的说法:因“尘”与“陈”谐音,新春扫尘“除陈布新”,其用意是要把一切穷运、晦气统统扫出门。这一习俗寄托着人们破旧立新的愿望和辞旧迎新的祈求。

  “吃饭啦”!勤劳的妈妈已经做好了中午饭,手擀臊子面,油泼葱花咸菜,那真叫一个香,一吃一个不言传。这句话怎么解?——生怕一说话吃得慢,再吃就没有饭了!哈哈!

  吃完饭,就盼着天黑。因为,今晚被子是刚拆洗的,炕是新铺的,睡上去是又软又绵的,那梦一定是又香又甜的。

  但是,新的任务又来了:吃完中午饭,要包饺子,炸油活……

  这就是年味。年味总是忙碌的,快乐 的,幸福的!于是,我将思绪拉回到眼前,在着急忙慌中有条不紊地踏进了幸福的年味中……

  配图选自网络,向原作者致谢。

  作者简介:

  侯建芬,女,1965年生,新疆吉木萨尔县人,QQ、微信昵称均为上善若水,文联会员。从教30年,已退休。但总是被美好的事物感染着,随手拍,信手写,喜欢文字,热爱生活。

相关专题:蓖麻年味上铺腊月扫把房子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侯建芬:年味总是忙碌的,快乐的,幸福的!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快乐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