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主题美文 > 怀旧美文 > 南瓜,它咋就吃不腻(秦之味 67)

南瓜,它咋就吃不腻(秦之味 67)

2021-02-08 02:44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27

    原创: 侯玲

  我无比渴望金黄的秋日到来,伴着飒飒秋风,我更渴望南瓜成熟。

  清明前后,点瓜种豆。在北方南瓜种子撒得随便,田头地边,沟堎土坎,太阳照得见的地方,瓜秧就能埋头往前扯,它们仿佛带着使命的战士,无所畏惧一路向前。在这片广阔土地上,南瓜秧大有作为,用老农的话说:你摊多大场面,它就能碾多大。这是用碾麦子比喻南瓜秧不管不顾的长势呢。

  有苗儿不愁长。过了大暑,南瓜秧零星地开花。这时嫩黄的花多是“谎花”。我奶奶说过:南瓜黄瓜倭瓜西瓜,谎花就是空花,让人空欢喜地开一场,那是花撒了谎。我喜欢南瓜开的谎花,一盘油炸南瓜花或用鲜嫩的南瓜花打汤,这才算吃南瓜的序曲。今年暑天在普洱,我吃了一道炒瓜儿,竟然是炒拳头大的嫩南瓜崽,瓷盘里如翡似翠,油盐清炒瓜儿竟有笋的清甜。我不无感慨,真是活到老学到老,才能吃到老。

  过了三伏的炎热,骤雨和秋老虎交替,南瓜秧像得了令的兵,卯足劲扯瓜蔓,一路结着大大小小的南瓜。北方人的豪迈在选种南瓜上就能看出。东家西家淘汰筛选往年的瓜种子,渐渐优选出最合适自家口味的南瓜。蜜本南瓜、磨盘瓜、牛腿瓜、甘栗王、近几年还兴起贝贝南瓜。秋日的田间地头就如南瓜开会,丰盛又热闹。

  南瓜清炒选嫩的,蒸煮选老的。人一时吃不完那么多,就任着它们肆意地长。过了寒露,挨到霜降,南瓜们无论圆的长的,个个披着一层白霜。一只硕大的南瓜,颜色上有瓜皮绿蜜蜡黄,还加点琥珀橘红色,一只瓜就是一个调色盘。摘一车熟透的南瓜平放在屋檐下,三五日风吹日照,那些颜色再重一层,仿佛夜里有人用画笔又刷了一层,这是时令用气候最后一次装扮这些南瓜。

  有一摞南瓜躺在檐下,我过冬天就心里踏实了,我养的猫也就安心了。

  我的猫喜食南瓜。蒸绵软的老南瓜,甚和它胃口。简单的切块蒸熟,南瓜红艳艳,瓜瓤软塌塌贴着,一副软烂甜的好模样。闻着甜香的南瓜气,我的猫喵呜地叫,它起伏的声调像歌唱,如诵诗句。我给猫食碟里放一块蒸南瓜,看猫对着烫得吃不得的南瓜转圈祷告,它一定在说:世界美味蒸南瓜,荡昏寐蠲忧忿。想着我就笑了,也许,我的猫说:快点凉,我要吃。应该是后者。在美食面前,谁还能卖弄的咿咿呀呀,埋头大吃才是对的。猫蹲下身子缩起脖子大啖美味,我也慢条斯理地吃块蒸南瓜,日子就如这丝丝缕缕的粉糯甜面南瓜,清淡又温暖。吃饱的我喟然叹一句:五柳先生应该种南瓜,丰收在望不愁养家。南瓜好养,免去草盛豆苗稀的尴尬。何乐不为?

  我还想给苏子说一句,谪放南方湿热地,何不多种南瓜?东坡肉里加些老南瓜块,火候到了味自足。绵软的南瓜中和红烧肉的油腻,淡淡的香甜化去些香料的棱角,更重要的是南瓜太好养活,不用烧荒开地下蛮力气。吃许多南瓜,秋冬就多去大半,日子有了美食就过得飞快,不用先生串钱挂在梁上算计度日。吃过许多南瓜,得半簸箕的南瓜籽,苏子与佛印喝茶就有了消遣,少些斗嘴多些享受,心就撑得住流放之地穷山恶水,人就有更多的时间做事。凭苏子那般大气磅礴,南瓜之力定能被他享用的延年益寿,不是吗?《本草纲目》记载:南瓜性温,润肺益气,化痰排脓,驱虫解毒,止咳止喘,疗肺痈便秘,利尿。南瓜,男人的瓜。我自顾自地畅想开去,似乎看到苏子颔首点头,对我频频感谢。我拱手作揖,道一句:一蓑烟雨任平生,得个南瓜半世无忧。

  我的自言自语,母亲和猫都看到了。她们在厨房喊我:来搭把手切开南瓜,中午吃南瓜盒子。我忙不迭送别苏子,收神走进厨房,还原生活 的本来模样。

  老南瓜硬似铁,一把砍刀没进身子,拔都拔不出来,我就笑得前仰后合。母亲说:四十的人了,咋还像个娃儿,这有啥好笑的。我绘声绘色给母亲胡诌一段此时南瓜的心理。母亲被逗乐了,猫也开心 地踱着步子。春秋隐士老莱子,七十不言老,穿五彩衣玩拨浪鼓逗父母 开心,我这点插科打诨又算得什么?关键是南瓜能逗得父母开心,南瓜盒子是全家人的美食。

  半块老南瓜擦丝拌盐去水分,加葱花五香粉豆腐粒,擀两张面皮里外一合,平底锅里烙它,七八分钟就能出锅。南瓜盒子软乎香糯,既有南瓜的香甜,又有葱和豆腐提味,偶尔尝出点五香粉的悠长,甜咸适度,真正是一顿合宜的午饭。母亲在砂锅里熬小米南瓜粥,这明显是偷懒,切南瓜时顺便剁些疙瘩煮着,撒两勺小米不用管它就熬得粘稠喷香。小米南瓜粥配南瓜盒子,简直就是郎才女貌两下里合宜。

  母亲说,这南瓜太大了,一次南瓜盒子也没吃多少,剩的分点给对门婶子,我点头称是。过去在村里,母亲做一次美食,见者有份。我再带点南瓜送给朋友,顺便分享吃法心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道理,我还是懂的。只有把吃法给说人清楚,得南瓜之人才能真正分享到我的快乐 。

  南瓜花卷。发面时加入蒸透的老南瓜,面团淡黄,蒸出锅的花卷金灿灿,明艳的南瓜花卷深得小朋友喜欢。

  南瓜面条。和面时加蒸透的老南瓜,不用加水反复揉面,擀成面条韧劲足,彩色明亮,配点绿菠菜红萝卜白豆腐,再浇一勺臊子浇头,这面条谁吃都喊过瘾。

  南瓜糖饼。南瓜蒸熟压成泥,加红薯淀粉和糖,用茶油煎得两面金黄,入口烫烫的焦香,甜糯的糖饼任你吃几块,就尝不出来是南瓜做就。

  赤豆南瓜酿。赤豆糯米加糖煮糯,选贝贝南瓜,不用去皮切盖掏瓤,装进煮熟的赤豆糯米,浑个放锅里隔水蒸,半个小时南瓜熟透,赤豆糯米甜香,再勾个薄芡,撒几粒桂花,端上席简直就是光彩夺目。我做无数次这样的南瓜酿,从未失过手,反倒是连连出彩,让人吃了无不惦记。

  还有更稀奇古怪的吃法。中国古法南瓜盅,清炒瓜片。西洋吃法炭烤南瓜片,芝士焗南瓜。总之,面对一只南瓜,我的思绪总是不能平静,眼里总走马灯般晃过各种吃法。我却从不因此汗颜,反倒自称为南瓜知己。作为一只瓜,最好的结局不就是被人喜食再惦记吗?

  眼看着要霜降,我和我的猫无限憧憬着南瓜丰收。家有南瓜半面墙,不愁冬日冷又长。

相关专题:赤豆吃法苏子盒子瓜秧南瓜怀旧美文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南瓜,它咋就吃不腻(秦之味 67)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怀旧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