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主题美文 > 怀旧美文 > 沐雪:人间烟火之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沐雪:人间烟火之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2020-10-08 02:22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6

    人间烟火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引语:

  人在旅途,多有漂泊的自恋情结。都说吃饱了不想家,两箸菜,顿感人生 圆满,几杯酒,乡愁一并咽下。

  ——沐雪

  二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古时候,男女结婚,好多人之前根本没见过面,却不乏和谐恩爱的例证。我和莱芜炒鸡的就像这样,从不接受到习惯,最后变成无法舍弃。

  在四川,吃鸡的花样层出不穷。钵钵鸡,棒棒鸡,口水鸡,辣子鸡,鸡公煲,芋儿烧鸡等等等等,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鸡。不过因为四川好吃的东西太多,这些鸡从来就不是饭桌上的主角。而莱芜就不一样了,如果你打算跟一个莱芜人拉近关系,那就和他聊一聊鸡。

  莱芜遍地都是炒鸡店,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清。如果你在地图上搜索“莱芜炒鸡”,能看到的大概也就一半一半,还有一些深藏于老巷子、深山里的,连某度都搜索不到。在莱芜没有一家饭店不会做莱芜炒鸡,很多农家乐,其实就是家里的女主人掌勺,能做出正宗的莱芜炒鸡,别的菜都不重要了。有时候我在想,鸡在莱芜的宿命,就是被人炒香,可以这么说,没有一只鸡是可以活着离开莱芜的。

  说是炒鸡店,鸡做法却不单单只是炒,还可以炖,而这个炒和炖,跟四川人从小接受的炒和炖是完全不同的做法。初见炒鸡,我就被它奇怪的色泽惊到了,这黑乎乎的啥玩意啊,跟川菜的油亮根本没法比啊。吃一块尝尝,根本没有想象中什么鲜香软糯、入口即化、肉汁四溢之类的感受,我弱弱的跟朋友说:“鸡肉好干啊。”朋友扔过来一个逆天的白眼:“本来就是干炒鸡,能不干吗?”我只好放下所有的期待,望着碗里的那块鸡肉,百感交集。

  可是同桌的其他人,仿佛吃的龙肝凤髓,看起来其味无穷,陶醉其中。于是我再次把鸡肉放进嘴里,细细咀嚼,慢慢的感觉满口生香,款款而起的香气,如山里缓缓而行的小溪,婉转曲折。一开始的干巴在咀嚼之后变得口感饱满,妙不可言。每一块鸡肉都被酱油和各种调料浸透,干香耐嚼,回味无穷。

  相比干炒鸡的质朴和实惠,莱芜炖鸡就显得有点奢华。酱红色的大块鸡肉,黑褐色的松蘑,柔软剔透的粉皮,宽汤热气,散发着特有的香气。配上几道或炒或拌的田间野菜,浓郁的鲁中特色极具魅力,老板娘要是再端来一盘自己烙的油饼,一碗鸡汤,一块油饼,此生足矣!

  如果把辣子鸡比作雍容华贵的贵妇,那莱芜干炒鸡就是淳朴自然 的农妇。如果把四川清炖鸡汤比作吹弹即破的妙龄少女,那莱芜鸡汤就是风姿绰约的大龄美女。这样,我看起来不像吃货,倒像饿狼。

  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果几天没吃莱芜炒鸡,做梦都是棋山方向!

  PS:棋山,相传山顶有仙人下棋的棋子和棋盘而得名,现在满山的农家乐,店名几乎都是**炒鸡店。

相关专题:辣子鸡大吉大利莱芜炒鸡鸡汤鸡肉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沐雪:人间烟火之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怀旧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