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随笔美文 > 读书随笔 > 李振声‖战地传书金不换

李振声‖战地传书金不换

2019-09-06 17:52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23

    近日,偶读臧文利老师一年前发表的《家书胜千金》美文,深深地为字里行间那浓浓的爱意、暖暖的亲情 、温馨的画面感动了。突然间,我想起了30年前我与同乡、同学、战友、兄弟杨继东互通的两地书,那时他正在西南前线参战,战地烽火急,生死两茫然,能有鸿雁传书,更是金不换了。

  我和继东是发小,俩人光着屁股玩耍,手拉手上学,好得像穿着一条裤子,尽管是同一年出生,他生日大,街坊辈我得叫他哥。高中毕业后我俩一起当兵,但不在一个部队,他去了南疆,我去了西北,互相交流只能靠书信,你来我回,一个月一封,风雨无阻,从未间断。

  1979年元旦前夕,我早早去信给他恭贺新年,并附了一张贺卡,却迟迟不见回复,这在以前从未有过。我有点着慌,又接连写了几封信催问,全都石沉大海没有音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无从打听,我只能焦虑不安地苦苦等待。那段时间我天天往收发室跑,每次空手而归就感到特别沮丧,直到4月底的一天终于盼到了他的来信,不等回到宿舍就半路坐下,迫不及待地打开读信:

  振声弟你好:

  一定是等信等急了吧?真对不起,这段时间实在没法给你写信,因为我上了南疆自卫反击战的前线。12月份收到你的信和贺卡时我们就接到了参战命令,部队要求停止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全力以赴投入备战,回来后又见到你接连发来的四封信,知道你为我担了那么多的心,哥为有你这么个好兄弟感到高兴。

  这次参战得到了不少锻炼,我带的连队参加过不少战斗,大小也有七八次吧,开始对热带雨林的环境不太适应,对敌人的作战能力也估计不足,仗打得不是很顺利,但到后来越打越好,特别是围歼困守沙巴A师的战斗打得很漂亮,仅用了两天时间就将其全歼,当然我军也有不少伤亡,我们连队的7名战士就是在这次战斗中牺牲的。看到敌人吃的用的还有武器装备、工业设备都是我们援助的,就特别生气,有机会代表祖国人们教训一下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我觉得这辈子值了。

  战斗间隙在猫耳洞待命是最苦闷的时候,闷热潮湿蚊虫叮咬又无法活动,浑身起泡裆都烂了,这时候就特别想家,想念祖国,想念亲人,这张贺卡就是春节时在猫耳洞里找了张香烟盒制作的,你知道我从小不会画画,画得不好,弟别见笑,等回国后再寄给你。

  哥继东

  4月21日

  信中补寄的这张贺卡,画着一个战士手持钢枪在为国门站岗。除了问候春节快乐 ,还写了一句话:“假如假如成真,别忘了南疆红土地上还躺着你的一位亲人。”每每看到这封信和这张贺卡,我都会唏嘘不已,动容落泪,它让我懂得了什么叫情义无价,什么叫生死考验。

  继东哥是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无论战时还是和平建设时期,他始终牢记党的宗旨,一切以党的利益为重,表现出共产党人无私无畏的高贵品质。1990年他从副团长位置转业回到老家,被安排在一国营企业担任副厂长,当时这家企业半死不活濒临倒闭,他带领销售人员背着玉米饼子走南闯北,动用了几乎所有战友关系,不仅卖光了积压产品,还拿回不少订单,使企业起死回生重见光明。然而好景不长,在随后的企业改制中,不到50岁的他成了下岗职工,每月工资只有七八百元。听到这个消息,我怕他想不开,连夜写了一封劝解信,谁知他非常坦然,想得比我还深还远,下面便是他给我的复信:

  振声弟你好:

  来信收悉,谢谢对哥的宽慰与关心。说实话,开始我也想不通、有情绪,回地方10年了,为了企业生存发展,我没白没黑,东奔西跑,没有功劳有苦劳,为什么关键时刻被“重组”掉的偏偏是我?这几天我一直在苦苦思考,想了很多事情,还别说,回忆特别是忆苦真是平复心灵的一剂良药,通过回顾这些年走过的路程,现在我彻底想通了。

  我想起了当兵前在老家过的那种苦日子,还记得我们的高中生活 吗?一双鞋子穿一学期,两身衣服穿一学年,隔两个星期回家背一次地瓜,每天喝两碗菜汤只花4分钱。记得当时我俩曾一起发誓,一定要发奋读书考上大学,日后用学到的知识改变家乡的贫穷面貌。尽管动乱的“文革”打碎了我们的大学梦,毕竟我俩都通过参军跳出了农门。我是个容易知足的人,今天能过上从前做梦都梦不到的好日子,感到特别满足,不敢有更高奢望。

  我想起了我那些牺牲了的战友,当时他们只有20多岁,血气方刚,生龙活虎,在祖国需要的时候抛洒一腔热血,眼都不眨一下。1979年参加南疆自卫反击战时我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没打算活着回来。这些年只要去南疆出差,我都要设法去看看那些长眠的战友,看到他们,心里就像水洗过一样平静,什么名利、地位、金钱、烦恼,统统没了。与他们相比,我活着,就是天大的幸福 。

  我也想起了自己说过的话,当领导时经常教育 职工要先国后家顾全大局,今天轮到我了,我不能言而无信让人指脊梁骨。我们都是受党教育多年的老党员了,在国家推进改革的关键时期牺牲一点个人利益,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认了。

  我的经济状况你不用担心,谢谢弟的好意,现在真的不需要帮助。你侄子去年大学毕业已经找到了工作,你嫂子她们厂效益不错,工资不高却比较稳定,至于我你是知道的,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有一股不服输的牛劲,我准备把厂里一些下岗职工组织起来进行二次创业 ,我是名党员,也曾经是他们的领导,我不能看着他们不管,我不相信凭自己的双手挣不到饭吃。

  哥继东

  1999年11月5日

  仅过了三年,继东哥不幸患了癌症,临走前他最放心不下的,是跟着他再就业的那帮兄弟姊妹。遗体告别那一天,我看到那么多人去为他送行,个个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被深深地感动了,心里默默朗诵着我曾写过的一首名为《党员是什么》的小诗,觉得作为赠言送给他特别合适:

  “党员是铺路的石,

  党员是燃烧的火,

  党员是发芽的种子,

  党员是无花的果……”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继东哥离开我们已十五六年了,您在那边过得好吗?想给您写封信也不知道寄到哪里。哥呀,能告诉我您的邮寄地址吗?

  作者简介

  李振声,山东莱州人,中共党员,大学学历,1970年入伍,曾任总参第六测绘大队战士、宣传干事、副教导员、教导员、政治处主任等职;1986年转业到山东省工商局,2004年调省财政厅任党组成员、纪检组长,2011年退休。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山东老干部诗词 学会会员,著有《匆匆美加行》《澳洲掠影》《高原情未了》《故乡 恋》等散文集。

相关专题:继东哥贺卡南疆党员特别战友读书随笔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李振声‖战地传书金不换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读书随笔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