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短篇散文 > 印象平利(组章)

印象平利(组章)

2021-02-08 21:57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91

    春风十里桃花溪

  花事停留在枝桠间,等待远方的约定,风顺着脚步行走,邂逅一路笑语欢歌。白云抚摸群山,丽水清洗心境;奇花异草缠绵,流泉石林交融。

  时令是绯红的,红过桃花的容颜;情节是碧绿的,绿过古树的肌肤。把桃花喊醒,把云彩放牧;借松针呼吸,撷鸟鸣洗脸。为叫不上名字的芬芳和静如菩提的石头,怦然心动又窃喜不已,悄悄地把尘世再爱上一遍。

  草木贴紧沧桑的诗句,颇有一番江湖阅历,溪水叮当,错落成宋人笔下的词牌数阙。溪涧深处的桃源人家,无需出门亦是风景。此处安宁,宜于开始朴素的流动和生活 。

  阳光一照就开花,春风一吹就荡漾,与生俱来的美好和热爱当用心收藏。回眸,光阴流转之时,已把山水漂洗。心境,自平凹先生的墨迹开始,神清气爽。

  膜拜农耕龙头村

  溪水潺潺绕村慢行,茶色陶醉两岸乡村。紫薇从青翠中突围,云雀在孩童的呼唤中激越。

  着布衣农具的先祖动作古朴,汗水依稀。拨开乡村的烟云,定格正在消失的真相。顶礼膜拜处,满目的花窗,古训,恋上朴素时光。

  天地之间,紫砂壶源远流长地倾泄春光。游客在沉思中找寻着简单的过往。不是所有的种子都能通透前世今生,膜拜劳动的过程,你会明了被农具磨砺的土地,色泽温润,善于简单生长。

  在高处,遵从目光弥漫,看众多的乡亲在龙头村生活过得风生水起,无上荣光。人间悲欢说出来都是小事,传承与记忆比本质更为悠长。

  秦风楚韵关垭口

  一道垭口,试图隔开两个国度,千百年来修行成相濡以沫的明证。垭口不高,民风古朴,他们用秦人的方式生活,以楚国的形式赞美。山水和故园相似,村民和亲人等同,都拥有解除时间疾苦的秘方。

  一个怀旧 的人在往昔中找到幸福 ,一个幸福的人在相逢中轻展笑颜。

  风吹着秦国的玉米,楚国的油菜 。熟悉的歌声,陌生的面容,渐行渐远的身影,飘落在大地的草籽。素不相识,却宛若亲人相知多年。远山如雾,近水似露,乡愁插进云朵,月光写进故乡 。

  古长城上,砖石笑看沧桑,一些人把沉沦当做了生活的乐趣。总有少数的鹰在绝顶处孤傲的飞翔,用大风的雄阔把感动收藏,遥寄。四野景致,有秦的风情,楚的韵致。走过的秉性与生活,各自暗藏波涛,维系着朴素的安静和善良。

  树语荷影琵琶岛

  药树,伫立千年,同天光月影交心;荷花,傲放一季,为怦然心动焚香。

  露珠在荷叶上修行,蜂蝶在树影里打坐,泽水而居,值得信奈的植物有着虚怀若谷的品质。因为树,一个名字有了济世情怀;由于莲,一抹风景有了君子风度。

  掬一捧山色,连同霞光一道饮下。在暮色涂满山水之前,吟平仄有致的诗韵。

  风自岛外而来,波纹初起湖面,无疑是上苍正在翻阅着经卷。无需弹奏,荡漾的已是天籁一曲,明眸在寂寞和孤独中闪现亮光。尘世生活的甜蜜与痛苦,像极了树与荷,彼此缠绵、对视,又界限分明。

  来,无需美酒美人,景致那么好。去,不必黯然感伤,祝福 那么深。

  寻梦探幽天书峡

  蜂蝶啜饮不尽芬芳, 云彩时而纯净,时而斑斓。暮云起处,青山苍翠。天空高远,与峡谷的幽深匹配。还原情感的本色以及想象的壮丽,不是所有的风景都为目光感动。风声低沉,抵紧山野冷峻的胸口,世俗之物反复擦拭内心深处的玉碗。

  霞光从山头浸润,将世间万物越抱越紧。山谷的风,包容了所有的亮色与苍茫。草尖上的露珠打开身体里的深渊与暗影。泉水叮咚,沿山之心脉送来另一个世界的祈祷。在天书峡独坐,抑或与友人相谈甚欢,最终都会沉默,选择抵达内心的辽阔绵远。

  背负尘世的污垢,在人海中亦步亦趋。走向峡谷深处,更像是一种离开。曾感触如哲人,心怀如圣者般归隐,最后都不明就里的转身,重回纷扰尘世。文字与图像总也无法记载或描摹,唯有时光是嵌在大地上的一道峡谷

  回望,激起更大的波澜。

  作者简介

  姜利威,在《诗潮》《上海诗人 》《散文诗世界》《牡丹文学》《葡萄园》《中国国土资源报》《宁夏日报》《羊城晚报》等发表各类作品800余篇,获全国性征文奖60余次。

相关专题:垭口朴素尘世无需桃花生活短篇散文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印象平利(组章)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短篇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