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短篇散文 > 我和电视机的故事 (散文)||江苏 陈永兰

我和电视机的故事 (散文)||江苏 陈永兰

2021-01-14 04:41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5

    ●陈永兰

  每当我坐在客厅里,看着孙子手拿摇控器打开电视机,小手在上面随意挑选自己心怡的节目时,不由自主地会想起我们那个年代看电视的情景。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人们的业余生活 主要来源于广播、报刊、杂志。电视机是新生事物,还没有普及,只有少数单位拥有。我们家住在城外,邻居“闺蜜”的父亲 在大市口派出所工作,那里有电视机。为了看电视,我们常常不辞辛苦,结伴手牵手走街穿巷步行到那里。看完后在回家的路上,还要边走边议论自己喜欢的角色和演员。

  记忆深刻的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这部电影,我是含着眼泪看完的,我非常同情白杨塑造的素芬,特别憎恨舒绣文扮演的王丽珍。认为她是个坏人,破坏了他人的家庭。俩人看完后已近半夜,街上冷冷清清的,我们走在街上真有点害怕,回到家,受到父母 的责怪,让我们以后不要看到这么迟,免得他们担心受怕。

  看电视要有熟人找关系,在现在听来不能理解。我一同学的父亲在牌湾铁路道口作调度工作,值班室里有一台9寸的黑白电视。如果遇到她父亲上晚班,我们俩就早早地约好做好作业吃完饭,然后一起到那儿看电视,因为是上班时间,防止别人看到、听到,我们一般将电视机声音开得很小。可能时常有火车通过,干拢了信号,电视画面经常会模糊雪花飘,杂音串台掉链子,让人着急也很无奈,尽管如此,也挡不住我们追看电视的热情……

  年少的我们,为了看电视,不管时间地点。记得我堂姐结婚时,姐夫家里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那天正好播放前苏联电影《安娜·克列妮娜》,我刚巧看完这部小说 ,非常喜欢。我们一帮小姐妹,不失时机地到她家看电视、闹新房,我堂姐在旁边嘴上没说什么,只是来回走动,我们浑然不知新婚人的心焦,愣是将电视看完才离开。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家也拥有了第一台“金星”牌电视机,因为我舅妈的舅舅在上海金星电视机厂工作,买电视比我们方便得多,当时找他买电视的亲朋好友特多,他要有计划地安排,我们家买了一台12寸的电视机。家里有了电视机,主动权在我们手里,想看什么、什么时间看,我们决定。可有一问题出现了,长辈喜欢戏曲,小孩爱看动画片,我们爱现代剧,怎么解决呢,只能尊老爱幼了。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结婚时,爱人家托人找关系,买了一台日本进口的18寸夏普彩色电视,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在电力路上五化交门市部提的货,是我和爱人用自行车推回家的。因为房子小,我们订制了家具,特意在组合式家具中留下了放电视机的位置,便于我们坐在床上就能看电视。

  在以后的三十几年中,我们经历了电视机从一台到多台,从黑白到彩色,从小尺寸到大屏幕,从“大体积”到超薄,再到现在的智能电视,每搬次家,电视机作为标配都会伴随我们。电视机的每一次换代升级,都是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升的缩影。

相关专题:陈永兰完后电视机电视看电视一台短篇散文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我和电视机的故事 (散文)||江苏 陈永兰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短篇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