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短篇散文 > 黎云‖转身即天涯

黎云‖转身即天涯

2020-11-21 18:44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1

    文 / 黎云

  题记:他绝尘而去的时候,也许没有听到后面心碎的声音,有一扇门在他们中间永远地关闭了。爱,转身就是天涯。她无力地靠在墙上,任泪水决堤而出。

  那年,她和他都在一所重点高中复读。偌大的阶梯教室读挤挤一堂150多人。那时,“抗战”几年是常有的事,第一次复读的她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压力。开学第一天,老师点名单,点到一个特别女性化的名字,她和同桌便猜测,这一定是个很秀气的女孩。没想到站起来的居然是个魁梧的男生,她们便在座位上笑作一团。那时男生和女生是不大来往的,加上学习的繁忙,他们并没有什么接触。只是在元旦到来之际,他给她和她的同桌各赠了张贺卡,她和同桌便也礼节性地各回赠了一张。因为粗心,她将称呼“先生”的英语单词错写成了“女士”,等到发现时贺卡已经送出了。她脸红了好一阵子,心想:他肯定认为她是故意的,但他也没提这事。一年的时光很快过去了,无诗亦无画。

  离开学校的头一天,他把一张写有自己的地址的纸片放在她的课桌上就转身离开——他向她索要她的照片和家庭住址。第二天,她没上早读,吃过早饭才来到教室里,空荡荡的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同学们都去吃早饭了,只有他抱着书还在看,想来应该是在等她。她把包有自己照片和地址的信封放在他的课桌上就低头匆匆离开了。现在想起来有些好笑,那时谈恋爱像地下党接头。向她要照片的不只他一个男生,毕竟同学一场,以后不大可能联系了吧。这样想时还有些伤感 。

  高考的时候,她住在亲戚家。那个夏日的早晨,空气很清爽,穿着白裙子的她和表姐走在街上,街上还没什么行人,路过同学住的那所宾馆时,突然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寻声一望。第三也可能是第四层的窗口边一个黑黑的脑袋一晃,见她抬头,慌忙往下一缩。她一直不知道喊她的是谁。直到很久以后,他的一个要好的哥儿们和她闲聊时问她:“你知道那天喊你的是谁吗?”她很惊奇:“难道是你?”“是林秀雁!”原来是他!

  她想起来,经常有人从后面往她课桌上甩纸条,不同字体,更多的是一个署名“青青河边草”的,称她为“远方一点绿”,那时的她喜欢穿一件翠绿的毛线外套。她回头匆匆一瞥,后面风平浪静,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倒像她多情顾盼了。有时不小心逮着他和他的同桌在笑,那时他坐在她的右后侧。她拿不定是不是他干的,也拿不定是不是给她的,更难以捉摸男孩调笑里有几分真。姐姐前车之覆成了她后车之鉴。所以她收到纸条后也只是淡然一笑,从没回过。现在想起来,那个“青青河边草”的字体的确像他的,遒劲有力。

  那年高考,她的同桌考入了一所师范学院,他只考到了一所专科学校,他成绩一直很好的,命运给他打了一个大大折扣,而给她是一个无情的零,她再次落榜了。她哭了,心情 无法再轻松,浪漫日益离她远去。当别人枝头还是郁郁青青的时候,她生命的枝头已开始落叶,秋天过早地降临了。曾经憧憬着明天会更好,而她却还是一年又一年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她背上沉重的书包再次踏上复读的生涯。她不愿和过去的朋友联系,更无法溶入到新的学习环境中去。她象一撮飘篷,在这个世上孤苦伶仃地飘零,无根亦无系。这时,他来信了,她很奇怪他怎么知道她的地址。

  后来才知道是同在那所学校复读的他的一个哥儿们告诉他的。他鼓励她一定要振作起来,走出情绪的低谷。他的信就象一股清风,吹过她乌云密布的心空,露出一线蔚蓝。她躲在帐中翻着那六页纸,泪水肆意流淌。她的心中有一种坚硬的东西在融化。从此,不再害怕黑夜,他来到她身边,星光如此灿烂。他寄来的信都是挂号信。所以学习之余,到学校那所橱窗前看有没有他的信是她一天最开心 的时刻。他的很多信都用古式信纸竖行写的,字体遒劲,文采飞扬,看他的信是一种享受,她躲在帐子里偷偷揣测每一个字符、每一次称呼的变化后面他心情的变化,那方帐子帐里的阴晴无人知晓。

  放寒假前夕,他到她复读的学校来看她和其他几个同学。吃过饭,其他同学都借机有事走掉了,独留下他和她在那个荒坡上。 她看着西天逐渐坠落的红红的太阳,怕自己以后会忘记,于是拼命把眼前的风景一点点装进脑海。若干年后,那轮红红的太阳好像刻在了她的脑海里,同时刻下的还有一个穿红衣衫的女孩和一个穿牛仔裤的高高大大的男孩,夕阳映得她脸红红的。那天下午她为他逃课,其实只是东扯西拉,所有心思都在心里,最终没破土发芽。他找她要照片,她说没有,其实那年冬天她在雪地里里照过相。只是觉得不好,等以后有好的再给他吧。他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此后就再也没找她要过照片了。她想你不向我要我怎好意思给你。高傲如他,青涩如她。

  终于,那年,她顺利考入了一所师范大学,笑容重新回到了她脸上。她期盼着他能给她以明确的答案,然而他对她的态度仍象过去那样不温不热。她彷徨,她生气,她急躁,经常在信中冷言冷语刺激他。他的来信越来越稀少。她以为从此欢乐将离她不远,梦想 着玫瑰,月光,却不料暴风雨提前来临。和他在同一所大学读书的芳写信来告诉她:“你以为他是宝石,他也许只是石头一块。他和萍恋爱了。”萍和她也是同学,比他迟一年考上。她没想到盼了很久的答案竟然是这个,梦里花落,她哭了。这时,家里打来电话,告诉她父亲 得了胃癌。她感觉到天要踏下来了。那年春天,她的泪水和雨水一样多,似乎是天人感应。她再次跌入了情绪的低谷,尽管身边追求她的男孩也不少,但她都一一拒绝了,她只是希望他还能够象上次那样牵她走出这片低谷。

  于是,那年暑假,她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写一封信给他,请求他在开学之初到她学校来一趟。他应她的请求,在开学之初来到她所在的学校。那正是她父亲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她心急如焚。看见他来,她几欲泪滴。然而,他对她的态度似乎很冷淡,客套了几句后,就劝她一定要考研。她微微苦笑,那时的她哪还有心思考研啊!这不是她想要听的话啊,她想听他的解释。然而他什么也没说,沉默了一阵,他说:“如果没事,我走了。”她讶异地抬起眼神,他来了还不到二十分钟啊!是不是急着要和那边的萍见面呢?一股悲哀浸漫她的全身。如果她挽留,他也许会留下来。但那除了同情,还有什么?最终从她口里缓缓吐出的却是:“没事了,你走吧。”他看了她一眼,就跨上借来的摩托飞驰而去。

  他绝尘而去的时候,也许没有听到后面心碎的声音,有一扇门在他们中间永远地关闭了。爱,转身就是天涯。她无力地靠在墙上,任泪水决堤而出。

  父亲最终没有从手术台上苏醒过来,她哭得天昏地暗。在亲戚的帮助下,她处理完父亲的后事。从此,她变得愈加沉静而冷漠。他来信了,为那天匆匆离去而道歉。他说登上船他就后悔了。他还说,他在她所在的城市看到了新出版的《平凡的世界》,只剩下两套了,当时钱没带够,请求她能不能替他买下并寄给他。她到他指定的书店一看,书价是六十四元,正好是她一个月的生活 费。父亲生病,家里已负债累累,决不容许她如此奢侈。但她还是买下了那套书,连同一封决定他们结局的信寄给他。信的背面写下“云边孤雁,水上浮萍,聚散两匆匆”。听着信落箱底的声音,胸中积聚而来的伤感顷刻间化作眼泪夺眶而出。这之后她必须更加节省了。一个已参加工作的男孩寄给她200元钱,她还是如数退回,尽管她为多花了几元钱的手续费懊恼了好几天。

  尽管如此,他的回信异常热情,异常兴奋。现在想来,开学之初他去上学途经她的学校,口袋里不可能不带足钱,央求她买书可能是对她的试探,看她待他有几分真。而她太累了,不想去分辨了,有些东西不想去弄明白了。

  他没再来信,可能忙着找工作。他工作的城市恰巧是她昔日同桌学校所在的城市。父亲去世后,她陪姐姐到那所城市找一个老中医看病,这本是父亲一直做的事而他最终没做完,她的心中升起无尽的凄凉。她很累,很想停下来,却发现没有停靠的肩膀。她告诉自己要坚强,还有母亲和姐姐要借她的肩膀依靠。那天,她在昔日同桌的学校呆了一会就匆匆回校了。他听说她来了,匆匆赶去,而她已经走了。这些是从他后来的信以及同桌的信中知道的。他在信里再次向她道歉,说不知道她家里的变故,还说:“真遗憾,没见到你!”她说“见了怎么样,不见又怎么样?”

  从此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接下来,她便是毕业,工作,结婚,生子。丈夫很爱她,日子过得很平静也很和谐。她觉得应该顺其自然 ,忘记过去。家里的老房子要拆了,她回家去整理自己的东西。打开尘封已久的抽屉,里面有一扎他过去写来的信,用一根红丝带捆着,上面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那曾经让她哭过笑过的信啊!她叹了口气,准备将这些信拿去烧掉。突然,她发现旁边还有一封未拆封的信,一看信封上熟悉的字迹就知道是他写来的。她用颤抖的手拆开这封信。那封信无尽的感伤。他说她将来有着一份好工作,而他自己却工作无着落,所以感到很自卑,不敢轻易将爱说出口。信的最后,他请求能不能把她的工作单位地址告诉他,如果她不回信,他只有选择离开,到南方去打工。落款是“君不想见的人”。

  泪眼朦胧中,她仿佛看到他斜倚在床头写下这些文字,将呛人的烟和着苦涩的泪一起咽下。原以为自己是这世界最不幸的人,却不料他也是这么自卑!她用冷言冷语刺激他,只是希望他能说出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啊。怪不得他一再叮嘱自己考研,只因自己曾经在饭桌上透露出这个想法。这,却成了他们之间无法逾越的距离。

  当她终于知道了谜底,一切都已改变,岁月早已换了谜题!

  为什么家里人没及时把这封信交至自己手里?她看了看写信的时间,正是自己忙着筹办和丈夫的婚礼的时候。也许是家里人忙忘了;也许是他们不想让她知道;也许是他们认为把信放在她抽屉里,她自然会看到。没想到,自从工作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打开那个令她伤心的抽屉。注定,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他和她就象两颗平行运行的星球,永远也没有交汇的可能。

  窗外,那棵大樟树的叶子纷纷落下,而枝头又开始长出新叶。她叹了口气,将那封信连同那扎信一封一封地投进灶堂。

相关专题:复读同桌学校也许那年父亲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黎云‖转身即天涯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短篇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