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短篇散文 > 列表
  • 莫里哀之墓

    莫里哀之墓

    在法国的艺术界有一点是很清楚的,即莫里哀和传说中的莎士比亚一样,不仅当过演员、剧场经理等,而且他所写的戏剧既能阅读又能上演。在文学史上,莫里哀占有极高的地位。莫里哀于1622年出生于巴黎一个富商家庭,那时他们家住在卢浮宫和巴黎圣母院之间的一个地方。他虽然获得过法学硕士学位,但是由于从小就迷恋戏剧,他曾经组织过剧团,但是两年后破产。后来莫里哀被迫去外省演出,走遍了南方和西部各地,在前后13年中积累了…

    日期:2021-02-09
  • 心无尘,山岳无常天地为路

    心无尘,山岳无常天地为路

    《灰尘中,闪烁的记忆》文:逸寒「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01/人生不过一场梦昨日,淡看这渺茫的天空,浩瀚无际,浓浓夜色渲染了整个天地。漆黑一片,宛若虚无的空间,梦境一般真假难辨。在这深邃的夜空里,我似乎晓悟了一丝人生的真意,人生不过是虚无幻梦,若真若实,不必太过固执,也不必太过认真,来这人世间走一回,潇潇洒洒,也不负上天赠与你人世间的繁华三千。等待......轮回......执着......"一…

    日期:2021-02-09
  • 我想和春天有个约会

    我想和春天有个约会

    我想和春天有个约会在春光明媚的早晨昂首仰望白云悠悠是洗涤身躯的佛光因为渴望,故我在我想和春天有个约会在清泉旖旎的溪边俯首沉浸水珠滴答是沐浴心灵的梵音因为想念,故我在我想和春天有个约会在暖阳熏染的花园一壶清茗,半卷残卷是生生世世的眷恋因为爱恋,故我在我想和春天有个约会在花香四溢的原野恣意欢快的脚步是为了追逐风的影子因为懂得,故我在我想和春天有个约会在花雨漫舞的树下那与花瓣起舞的蝶儿就是我的化身因为冥…

    日期:2021-02-08
  • 印象平利(组章)

    印象平利(组章)

    春风十里桃花溪花事停留在枝桠间,等待远方的约定,风顺着脚步行走,邂逅一路笑语欢歌。白云抚摸群山,丽水清洗心境;奇花异草缠绵,流泉石林交融。时令是绯红的,红过桃花的容颜;情节是碧绿的,绿过古树的肌肤。把桃花喊醒,把云彩放牧;借松针呼吸,撷鸟鸣洗脸。为叫不上名字的芬芳和静如菩提的石头,怦然心动又窃喜不已,悄悄地把尘世再爱上一遍。草木贴紧沧桑的诗句,颇有一番江湖阅历,溪水叮当,错落成宋人笔下的词牌数阙。…

    日期:2021-02-08
  • 意外的活着 ||重庆 刘成友

    意外的活着 ||重庆 刘成友

    ●刘成友已经到了腊月的尾巴,一年马上就要结束了。小区每个单元的大门口都挂上了大红灯笼,树上和绿化带里用灯带扎起了新年吉祥物、各式各样的鲜花、“欢度春节”或者“新年快乐”等祝福字样,一到夜晚,那平常猥琐得令人恶心的老鼠一反常态,在草坪里和街道两侧的绿化带里,或憨态可掬或聪明乖巧的与闪烁的鲜花和夸张的文字一起跳跃。所有这一切都告诉我,新的一年马上就要不期而至了。当然,这也只是对象我这样一直保守的以农历…

    日期:2021-02-08
  • 探访古渡黄金峡 | 田敬文

    探访古渡黄金峡 | 田敬文

    作者/田敬文黄金峡,位于汉中洋县东南部的汉江河段上,呈弧型,蜿蜒曲折,长九十余里,是汉江上游的第一峡谷。峡内共有二十四处险滩,暗礁密布、怪石林立,两岸青山对峙,风景如画,以水流急、险滩多、气势磅礴著称。距洋县县城东南20公里的镇江庵是进入黄金峡的第一个渡口,也是黄金峡的起点。咆哮的江水在这里束缚了它的肆虐,钻进了这群山峻岭中。这个古渡早已随着时间的推移被这滔滔的江水冲刷的干干净静,只有趴在江边的铁…

    日期:2021-02-08
  • 艾萨克·巴什维斯·辛格 传记:美国犹太作家,短篇小说大师

    艾萨克·巴什维斯·辛格 传记:美国犹太作家,短篇小说大师

    艾萨克·巴什维斯·辛格(IacBashevisSinger,1814-1861)是美国当代著名的犹太作家,曾于一九七八年因其著作“保留了东欧犹太即将消失的传统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金。他出生于波兰当时为沙皇俄国统治的地区拉德捷敏父亲和母亲都是犹太教里的拉比(犹太法学博士和教士,主管犹太教区里宗教和世俗事务)。四岁时全家迁居华沙,他父亲一心要把他培养成拉比,让他从小受正统的犹太教育,学习希伯来文和意第绪…

    日期:2021-02-08
  • 清  秋  絮  语

    清 秋 絮 语

    清秋絮语文/赵小荷(河北)今年的夏天走的那么突然,那么决然。好像一觉醒来,秋天就从梦里跑来了。走在路上,初秋的风好似一位温婉女子的纤纤细指般柔弱无骨,滑过肌肤又好似质地良好的丝绸般清爽宜人。初秋的天空好像一个禅透了世事的诗人,一下子清高了许多,把它的云也摆放的好像一朵朵超然的爱情诗。迎宾路上,似乎昨天满树的石榴花还在心头妖娆着、摇曳着,如今满树的红石榴已经挂满枝头了,点缀着绿叶的虬枝似乎在像步履匆…

    日期:2021-02-08
  • 笔触过往

    笔触过往

    笔触过往文/云婷曾经很是羡慕别人活的精彩安逸!总是会说看看你,真幸运,不用经历绝望与生活的各种刁难磨砺!甚至有时候,也会在人后评论!看看人家有钱花,有房住,有车开!有家回……真好而我们也总是会在有些阶段,愤愤不平的说,自己为什么总是那么倒霉,不幸!为什么所有的磨难总是不离不弃!多年以后,当你回头看时,其实是你没有发现,你早已活成了别人眼中的一道风景!而那些曾经条件优越,囱未经历过风雨的人都在默默的…

    日期:2021-02-08
  • 焦玉霞:讶然失声的电话

    焦玉霞:讶然失声的电话

    文/焦玉霞前天父亲打了好几个电话我都没接到,其因是他看到手机里有一个我给他打的未接电话。父亲平时很少给我打电话,怕给我添麻烦。今天看到我的未接电话,不清楚有啥急事,所以就着急慌忙地打了好几遍,可是因为我的手机声音小,又加上那天正在做饭,手机没在身边。他见呼不住我,就急忙给姐姐打电话,让姐找我。还好接到姐姐的电话。姐姐问我有啥事没有。我说没有。他说爹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到,他着急怕你有啥事让我赶紧给你打…

    日期:2021-02-07
  • 诗词不是写出来的

    诗词不是写出来的

    作者:五月花文朋诗友聚在一起,总有人问起,最近又写了什么诗词?也有人问起,最近很忙吗?很少见你写诗词?我只能苦笑地告诉他们,我的诗词不是写出来的,诗词写的多少跟自己工作闲忙也无直接关系。诗词不是写出来的,这句话听起来有些费解,但确实是一个诗词人长期写作的真实的感受。我的写作经验是,写诗词一定先要有灵感,灵感是一种无规律的东西,他在你的生活中既不能呼之即来,也不能挥之即去、更不能凭空臆想,他只是你生…

    日期:2021-02-07
  • 逆风不怂,顺风不浪∣不止读书

    逆风不怂,顺风不浪∣不止读书

    原创:不止读书我一般很少在这里讨论工作,但最近随着市场大幅波动,自己的交易心理也受到很大的考验。在今晨睡醒之后突然顿悟,“逆风不怂,顺风不浪”这句游戏中的大实话,用于现在的时刻其实是最合适的。整个过程或许不仅仅对未来的投资有启发,所以我想先记录下来。年初和伙伴们讨论,已经预料到美股的“末端风险”必将到来,只是大家都无法预计真正降临的时刻。而事实上,最凶猛的风险一定是在最猝不及防的时刻袭来,以雷霆之…

    日期:2021-02-07
  • 一朵花开心自怜,此花似少年

    一朵花开心自怜,此花似少年

    善良的人,请对自己好一些。——清雅若诗行于陌上红尘,醉于漫天花舞,浅秋微寒,惊落一树繁花,唯一朵花开心自怜。一朵与众不同的花,有独一无二的魅力,用心寻觅,或许这就是花开自怜的秘密。心静自得好心境。邂逅美丽蝴蝶的机遇,让很多花朵充满期望地将花粉交给远道而来的友人,本以为美丽意味着美好,殊不知陌上的过客不会留下任何的善缘。境界的不同造就经历的差异,怀着期待的笑靥在缘尽的寒风里枯萎,而不曾展现美丽的花依…

    日期:2021-02-07
  • 这一刻起,三毛才真正的属于荷西。

    这一刻起,三毛才真正的属于荷西。

    初恋有多么迷人?当16岁的荷西遇见正在马德里读大学三年级的三毛,便一生认定了她。他认真的说,Echo,你等我六年,我有四年大学要念,还有两年兵役要服,六年一过,我就娶你。他又说,我的愿望是拥有一栋小小的公寓。我外出赚钱,Echo在家煮饭给我吃,这是我人生最快乐的事。他还说,我是碰到你之后才想结婚的。也许他并不知晓,那时的三毛正是被自己的初恋所伤,才选择来到异国他乡,这个迷人的西班牙国度。而这一切在…

    日期:2021-02-06
  • 王利敏/秋风·夜空

    王利敏/秋风·夜空

    秋风中,夜空下;树叶响,人声息。我独自一人走在校园的小径上,闲庭信步,自由自在,也体会一下独处的妙处了。天边升腾起一轮细细的弯月,如蛾眉般,扑散着丁点的光芒。星星却很多,探出脑袋,眨着眼睛,像细碎的流沙闪着晶莹的光芒斜躺在天宇。几缕黑云更是衬出了夜的宁谧与朦胧。夜色深沉,如蝴蝶扑开了美丽的翅膀,如梦似幻。我迈着小步,心随夜色弥漫。昏黄的灯,暗淡的树,模糊的楼,一切都那么依稀,却又如此和谐。远处高楼…

    日期:2021-02-06
  • 長安赋

    長安赋

    作者/刘林余痴且愚,作城东、城西、城南和城北四赋,意犹未尽,于是以长安赋为十三朝都城概要。虽知文赋万言,不若一囊铜钱,然亦悲亦乐,自觉是于非,智于惑,过耳风也。有风徐来,悄然而问长安之土地神曰:尔域水黄流浊,土贫地饥,何以自鸣皇天厚土,自夸为丰水宝地。长安土地谢而答曰:予之地,秦岭横空,地阻南北,千百生灵寄命于长坡短涧之间,万千绿荫荗盛于南阳北阴之表,亿万珍品深匿于穹谷幽林之央。予之位,大地原点,…

    日期:2021-02-06
  • 西北出差途中偶听“花儿” |龚吉士

    西北出差途中偶听“花儿” |龚吉士

    作者/龚吉士大约30年前,正值我国改革开放初期,那时企业的产、供、销实行双轨制,我当时在湖南长沙某厂任厂长,为联系业务,和厂里销售员小刘出差,从青海省会西宁坐长途汽车,翻越寸草不生、紫红色的祁连山系,经峨堡过达板山(那时正在开挖公路隧道,大红色的宣传横幅十分醒目),到过甘肃省的张掖、武威以及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银川等地。依稀记得张掖市内有一个卧佛寺,睡着一个西夏年间就有的巨大的木胎泥塑菩萨,据说是释…

    日期:2021-02-06
  • 周国平散文:宽松的婚姻

    周国平散文:宽松的婚姻

    一关于婚姻是否违背人的天性的争论永远不会有一个结果,因为世上没有比所谓人的天性更加矛盾的东西了。每人最好对自己提出一个具体得多的问题:你更想要什么?如果是安宁,你就结婚;如果是自由,你就独身。自由和安宁能否两全其美呢?有人设计了一个方案,名曰开放的婚姻。然而,婚姻无非就是给自由设置一道门槛,在实际生活中,它也许关得严,也许关不严,但好歹得有。没有这道门槛,完全开放,就不成其为婚姻了。婚姻本质上不可…

    日期:2021-02-06
  • 陈远体||谁说梨花没有泪

    陈远体||谁说梨花没有泪

    陈远体(四川)满脸的泪水,一腔苦愁,嘴里流露出叙不完的哀伤,难熬的岁月苦苦寻盼,能找个好地方嫁出去,再也不想待在这里,遭受痛苦的折磨。这样下去能活多久?梨花妹妹噙着酸苦泪花,对着前去看望她的桃花哥哥,樱花、李花姐姐,有道不完的满腹苦水。桃花哥、樱花姐、李花姐还是你们三位好啊,生长在一个繁花似锦、春色满园、花团锦簇、众人相望的地方,令人羡慕不已。特别是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百花盛开的时候,赏花的热浪一…

    日期:2021-02-05
  • 莎士比亚掌握多少语汇?

    莎士比亚掌握多少语汇?

    大凡优秀的作家,都十分重视向人民群众的语言学习,广泛吸取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语汇。以莎士比亚为例,在他的许多剧本里,我们都可以读到群众喜爱的民歌、童话、俚谚和民间传说。据有人统计,英国作家萨克雷掌握的语汇只在五千个左右,著名的诗人拜仓、雪莱不过掌握八九千语汇,而莎士比亚使用的语汇竟达一万六七千之多。由于莎士比亚掌握了极其丰富、生动、优美的语言,因此他的剧本中人物的对话,总是多彩多姿,妙趣横生。

    日期:2021-02-05
  • 王甫海||年 味

    王甫海||年 味

    ●王甫海(河南)“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在我的记忆里,童年最翘首期盼的就是过年了。那红红火火的浓浓年味,如同一杯甘烈醇香的陈年老酒,给我带来不尽的眷恋和乡愁……我出生于偏僻农村的农民家庭,脚板上沾满了清香的泥巴和乡土。那里有着我童年的梦境和渴望,每到冬天我就跟在大孩子的后面,踏着厚厚的积雪在庭院里堆雪人、捉麻雀、玩陀螺、弹玻璃球,常常玩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随着年关的临近,喝了腊八粥,…

    日期:2021-02-05
  • 李彦莹‖遇见秋天

    李彦莹‖遇见秋天

    ◎李彦莹不知不觉,已是秋天,蓦然回首,发现2019只剩下三分之一。秋,就这样不经意地到来了。仿佛是偶然,其实是必然。夏日的分别,秋日的遇见,人生不过就是一段又一段的离别,一次又一次的重逢,一个又一个的遇见,一种又一种的缘分。四季更迭,每一种遇见和别离都是注定。就像注定春会离开,夏会到来,而秋一定会遇到夏。年复一年,就是这样,夏在前面步履姗姗,秋在后面默默相随。当夏与秋告别着,我们也恰好转身与秋相遇…

    日期:2021-02-05
  • 梁文道《莫记小过》

    梁文道《莫记小过》

    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瓦砾碌碌为伍。——中岛敦《山月记》曲名:HawkFlyTigerRun歌手:OfeliaK所属专辑:PlasticFlower发行年代:2015风格:流行莫记小过文/梁文道只有在读书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个宽容的人。因为我的信条是一本书再怎么不对劲,只要你已经翻开它了,就不妨接受它。当然接受它并不意味你必须完成它,只是一本书,…

    日期:2021-02-05
  • 肃宁一枝花|雁语翩翩

    肃宁一枝花|雁语翩翩

    作者/雁语翩翩“看,肃宁一枝花!”车站里走出一群刚放假的女生,背上背着鼓鼓的背包,其中一个指着从车站旁边的旅店门前匆匆走过的一个背影轻声呼道。我好奇地循声望去——那个背影很熟悉,它经常穿梭在县城中心比较热闹的几条街道上。她瘦长,高挑,笔直,身上的衣服常换,有时上午见到她时是这样一身,下午再见到她时又是另一身。衣服虽不是新的,但看上去都是时兴的款式,上衣、裤子、围巾,她搭配得很时髦的样子。一头干枯发…

    日期:2021-02-05
  • 散文随笔 | 望雪两篇

    散文随笔 | 望雪两篇

    望雪两篇(一)前两天的傍晚时分,家乡的天空又吹来一场寒雨。第二天打开朋友圈,便看见依旧在杭城升学就读的晨君的分享。“眉间雪”的文字下,是一张风吹雪花掠墙而过的配图。杭城迎来了她今年的第一场雪。接着微信中关于这场冬雪的配图愈来愈多。有素绸似的小径,有傲然伸展的栎树,有静夜中映着白雪的昏黄灯光,还有校园中打着伞的宁静的女生。分享最多,亦是最美的,还是此刻的西湖。天、云、山一片白,水似凝结了,却温润如玉…

    日期:2021-02-04
  • 朱丽 | 故乡的秋

    朱丽 | 故乡的秋

    秋高,露浓。一弯月牙儿羞羞答答地爬上了东边儿的山尖儿上,淡淡的清辉透过斑驳稀疏的树影儿斜射在院落里的黛瓦红墙上,如霜、如水、如银。广袤幽深的玉米地里,秋虫们热热闹闹地唱起了欢畅轻快的交响曲儿,蝈蝈儿也兴致正酣地浅唱低吟。一排排沉静的柳树低垂笑靥,影影绰绰的树影笼在蜿蜒漆黑的小路上,望着这梦幻般的景,一缕湿湿的乡愁缓缓地从心底氤氲、蔓延、飘向远方。说起故乡,心底柔软又温暖,那是一首浅唱低吟的歌啊,轻…

    日期:2021-02-04
  • 蒲宁《在巴黎》:节制戴着镣铐的叙述

    蒲宁《在巴黎》:节制戴着镣铐的叙述

    作者:程庸一个漂流在外的俄罗斯男人,在夜巴黎的一家餐厅里遇上了同胞女招待,之后产生了爱情。《在巴黎》(选自《蒲宁小说选》上海译文出版社,戴骢译)故事平平常常,几无波折,是一个写滥了的题材,但在蒲宁那戴着镣铐的、忧郁舒缓的手指下,却妙出翻新,呈现出金子一般的光泽,蓝宝石一般的含蓄,十分动人,令人百看不厌,这是为什么?这儿只提出几个场景,试图作一个解读的索引。主人公要女招待在一本菜谱中推荐几个菜,女招…

    日期:2021-02-04
  • 佳作荐读||李久文:酷哥

    佳作荐读||李久文:酷哥

    李久文他穿戴打扮很别致,都喜欢用酷来形容,人送雅号酷哥。酷哥三十郎当岁儿那年,看见路上过来一溜花车,知道又有人结婚了。酷哥愣愣的看,车队走过老远了,他仍看,哑然失笑,说,过了一年又一年,年年结婚没有咱。酷哥想入非非。俩手狠狠地握成拳头,指节卡巴卡巴响。愤愤的骂了一句。奶奶的。酷哥讨不上媳妇,夜晚就很想男女之间那种事。酷哥没心思干活,圪蹴在路边,痴痴的看女人。他想过朝女人下手,他也想过,下手是好下手…

    日期:2021-02-04
  • 黎乐|初春

    黎乐|初春

    丝路微雨,流水淙淙,想起曲水流觞,关于精神伊甸园。文字,我一直以为,它在生活里,可风雨里它站得更美。等到春花时节,其实它又在秋月面前。骤起的无意里,扬起柳絮漫天,会有惊醒的一些东西,累积,累积,至撩动人的心弦。好吧,就这样天马行空,不用改变自我,写下去。这已经很好了。万物至极则反,天气寒到极点,雪轮草的坚忍与独特立马要过了头,春就立了。一时鸡鸣上空,青鸟啼啭,蛰虫始振,鱼陟负冰。岁月在这个节点上相…

    日期:2021-02-03
  • 张中华||非走不可的路

    张中华||非走不可的路

    张中华/作“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条路每个人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轻时候的弯路。不摔跟头,不碰壁,不碰个头破血流,怎能炼出钢筋铁骨,怎能长大呢?没有这一成长过程,就没有真正的成长,这是规律。”以上这段话出自张爱玲的散文《非走不可的路》。我刚刚从衡水看望闺女回来,熟悉我文章的人都知道,她在衡中补习。是的,还有12天就高考了。紧张吗?是的。焦虑吗?当然。家长和孩子的内心是一样的。我的心现在很低沉,低沉不是因为…

    日期:2021-02-03

短篇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