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幽默笑话 >> 奥运会:啼笑皆非的趣事
  • 奥运会:啼笑皆非的趣事

  • 作者:李 文    日期:2008-8-6 19:19:28
  •   李鸿章选运动员
      
      清末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事务大臣李鸿章得知要在希腊雅典召开第1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消息。他想,堂堂大清帝国,也应该派运动员前往雅典参加才好,于是他亲自去向皇帝请奏。皇帝听后说:“此事全由爱卿打理吧!”
      李鸿章在选择参加比赛项目时,经过再三的考虑,觉得只有百米赛跑、跳高和打篮球这3个项目可以派运动员参加。便对皇帝说:“我们没有专门的运动员,传旨太监跑路跑得快,让传旨太监参加百米赛跑;京剧武生和杂技演员翻斤斗翻得最高,就让他们参加跳高比赛;至于打篮球嘛,是否让抛绣球的宫女参加?”昏庸的皇帝竟同意了李鸿章的意见。后来还是一位有识之士出来面陈,说这样做会被人当作笑柄的,这才使皇帝收回成命。
      
      鼓错掌空欢喜
      
      第2届巴黎奥运会比赛中,没有任何一个选手得到过马克西·朗所得到的那样多的热烈掌声。事情经过是这样的:马克西·朗在400米决赛时,身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队的队服,队服由浅蓝色和白色组成,这两种颜色恰恰与东道主——法国赛马俱乐部旗子的色彩相同。所以朗飞奔在跑道上时,法国观众把他误认为是本国的选手,始终对他报以热烈的掌声。而当朗第一个冲到终点后,法国观众又如痴如狂地欢呼雀跃,以为法国人夺得了奥运会冠军。事后,人们才知道朗是美国选手,法国观众鼓错了掌,结果空欢喜一场。
      
      误奏国歌错升国旗
      
      每一个运动员都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骄傲地站在奥林匹克冠军领奖台上,胸前挂着金灿灿的金牌,看着自己国家鲜艳的国旗在庄严的国歌声中冉冉升起,喉头哽咽,热泪盈眶……
      这一美好的梦想就要在匈牙利运动员雷·鲍埃尔的身上实现了。在1900年巴黎奥运会上,鲍埃尔以36.04米荣获了铁饼冠军,登上了梦寐以求的领奖台。平时鲍埃尔算不上一个感情冲动的人,可在此关键时刻场上竟出人意料地升起了美国星条旗,响起了《向主欢呼》的旋律。强烈的爱国自尊心激起了鲍埃尔的勃然大怒,他从领奖台上跳下来同法国官员们大吵起来。他坚持在升旗处备好匈牙利国旗之前,拒绝回到领奖台上去。终于,匈牙利国旗挂好了,乐队也领到了新的乐谱,鲍埃尔才再一次神采奕奕地登上了冠军台。
      然而,真是让人扫兴,当匈牙利国旗正从旗杆上冉冉升起时,乐队却又一次大煞风景地奏响了奥地利国歌……
      全场又一次为之哗然,鲍埃尔再也不能容忍这种阴差阳错的奇耻大辱了,他二话没说,跳下领奖台,立即启程,愤然离开了巴黎。
      
      把旗杆当撑竿用
      
      伊·巴克斯特是美国全国比赛和1900年第2届奥运会的跳高、撑竿跳高双料冠军。
      1901年,被邀请前去参加全美业余田径锦标赛,匆忙之中却忘记随身携带自己的撑竿,这对参赛者来说可是个十分不利的因素。巴克斯特的竞争者们瞅准了这个难得的良机,不约而同地拒绝借给他撑竿,想以此来为难和打败这位强劲的对手。巴克斯特见此情此景后十分生气,他一气之下拔起了运动场上的一根旗杆,撑着旗杆跳过了2.99米的高度,获得了这个项目的冠军。巴克斯特的对手们见此情形,个个面面相觑,瞠目结舌。
      
      不识水性的游泳名教练
      
      谢曼·查伏尔是世界著名的游泳教练,曾两次担任美国奥林匹克游泳代表队的总教练。他训练的运动员曾打破60项世界纪录,创造了80项美国纪录,获得16枚奥运会金牌。奥运会7枚金牌获得者施皮茨、3枚金牌获得者迈耶等世界著名运动员都出自他的手下。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这样一位有卓越贡献的游泳教练,本人却是个不识水性的“旱鸭子”。
      当他训练的游泳队第一次在比赛中获胜时,欣喜若狂的运动员根据惯例兴高采烈地把他抬起来扔进游泳池里,只见他在水中拼命地挣扎着,逐渐地向池底沉去。这时队员们才醒悟:他不会游泳。连忙下水抢救,才使他免遭厄运。
      
      啼笑皆非
      
      法国选手瓦塞洛于1900年在巴黎参加第2届奥运会时并未获得名次。可是,在60年后的1960年,当他已是位80多岁的白发老翁时,他接到一个通知,通知上说他在巴黎奥运会上获自行车2000米争光赛亚军。瓦塞洛闻讯喜出望外,以为可以名垂奥运史册。可是在他去世之后,此事又被否认。原来,瓦塞洛在半决赛时成绩仅次于美国选手莱哈名列第二,但在决赛时莱哈只获得铜牌,而瓦塞洛则没有获得奖牌。由于把半决赛的成绩误作为决赛的成绩,瓦塞洛便错获通知得银牌。人们一致认为,1900年巴黎奥运会的组织工作是最差的一届,资料的记录和整理极不准确,极不完整,令人啼笑皆非。
      
      投机取巧夺金牌
      
      1900年在巴黎举行的第2届奥运会马拉松比赛,原来规定的路线是往返于巴黎与凡尔赛两地。赛前,参赛选手熟悉了比赛路线。可是在比赛时,组委会突然宣布另辟路线,不去凡尔赛,而改在运动场内围跑道跑4圈后,离场进入巴黎市区后再折回。
      在比赛中,法国选手钻了赛程检查不严格的空子,轻车熟路地在熟悉的大街小巷中拐进拐出,在拐弯时抄近道,因而比外国选手们占了不少便宜。结果,法国面包工人米·泰阿托在全部19名选手中“脱颖而出”,以2小时59分45秒首抵终点,比参赛的外国选手快了半个多小时。法国选手还获得了第2名和第4名。泰阿托因经常给顾客送面包,熟悉巴黎所有的深街曲巷。据目击者说,他跑了捷径。
      美国、瑞典等外国选手不熟悉路径,老老实实地跑完42.260公里全程。最倒霉的是获第3名瑞典19岁运动员法斯特,他原以为可以同泰阿托争个高低,可在途中不认识路,无奈去路边问警察,却被这位糊涂的警察指错了道而多跑了几分钟的冤枉路。据说,事后那位警察对此深感内疚,觉得无地自容,过了几天竟开枪自杀了,酿成了一出不该发生的悲剧。
      而获得第6名的美国选手阿瑟·牛顿输了,却不知道是怎么输的,对此他感到莫名其妙。赛后他抱怨说:“我在半程是领先的,直至终点并没人超过我,我满以为稳获冠军,但到达终点时,前几名已在那里等我了。怎么会有人在我前面呢?我现在还纳闷着。”
      另一名选手说:“别国的选手都已浑身湿透而且浑身泥污,而唯独3名法国运动员却几乎一尘不染,这真是不解之谜。”
      当时,身为国际奥运会主席的法国人顾拜旦担心自己落得个包庇同胞之嫌,主张暂不发奖,先进行调查。不料此事竟一拖12年,发与不发两种意见多次交锋。直到1912年,国际奥委会才正式确认了泰阿托的马拉松比赛冠军的地位。
      
      以车代步混金牌
      
      1904年在美国举行的第3届奥运会出现了谎骗行为。事情发生在8月30日的马拉松比赛中。这次马拉松全程40公里,行进路线既有丘陵地带,又有平原地区。当时天气炎热,路面满是尘土。开赛后,美国选手弗雷德·洛茨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当他跑完12公里后,身体忽感不适,两腿抽筋。他只好停了下来休息,随后搭上一辆过路汽车。汽车载他走了17公里后,他自我感觉好些,要求下车继续向前跑,当然遥遥领先,受到沿途观众热烈鼓掌。当他首先跑入体育场,第一个到达终点时,仍精力充沛,面不改色,毫无疲劳的样子。成千上万的观众见状纷纷向他狂呼,向他祝贺,乐队奏起了美国国歌。洛茨像凯旋的英雄一样,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毫无愧色地接过了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女儿爱丽丝·罗斯福授给他的一枚金灿灿的奖牌,并亲自给他拍照,作为“冠军影集”的纪念品。
      但是稍后,美国另一运动员托·希克斯进入了运动场。洛茨的骗局被揭穿了,不过他辩解说:“我没有想拿金牌,只不过是逢场作戏,我是来拿衣服的,可是一进入运动场,就出现了那样热烈的场面,我来不及解释就当上了‘冠军’。”

      为了纯洁奥运精神,严肃比赛规则,大会宣布取消洛茨的冠军称号,剥夺他终身参加奥运会比赛的资格。美国田联对他也进行了惩处:从美国代表队中除名和终身不得参加美国奥运会代表团。但是,美国田联不久就收回了成命。翌年,洛茨在1905年波士顿马拉松比赛中获得了冠军,这次凭的是他的真实本事。
      第3届奥运会马拉松冠军最后为美国选手托·希克斯获得。但是这位冠军也不是“清白人”,事后也被揭露在那次比赛中弄虚作假,而披露事实真相的正是他的教练。这位教练说:离终点还有7英里时,希克斯已经精疲力尽跑不动了,他想退出比赛,我劝住了他,我给他注射了两针兴奋剂,又让他喝了一杯法国白兰地,药力和酒精使他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他跑到了终点。时过境迁,虚假成绩已无法更改,希克斯拣了个便宜。

  • 上一篇:都是名字惹的祸
    下一篇:“80后”男士征婚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