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音乐情怀 >> 与朴树有关的那些音乐和生活片段
  • 与朴树有关的那些音乐和生活片段

  • 作者:    日期:2008-6-27 16:36:01
  •  

            朴树? (不太懂得人情世故,有点像桃花源里的人。 对着照相机不懂得摆POSE,唱歌不带动作,上台领奖不懂得要感谢公司,说声“谢谢大家”就下去了。孩子啊孩子!…… 他用长发遮住眼睛是为了“不把这世界看得太清楚”。他是为一些人一些事而不是为自己生活,“艰难而感动,幸福并且疼痛”。 —摘自《六个梦〉) 呵~~ 这人挺有意思。 说不清,很特别。以后,我便关注起了这叫朴树的歌手……

            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他,那时他还没什么名气, 只见一个长发男的走上台,一身黑,不说话,也不看大家,自顾自地唱。(挺拽的~~) 特别酷,那首歌也很好听,叫《NEW BOY》。我心里一个劲想,真是太有个性了。 嘻嘻,让我好喜欢啊!

            与好友们闲聊谈及朴树时,我发现,很多人觉得朴树这人很难相处。 我觉得他只对陌生的或不喜欢的人这样。 有一次,他上搜狐网与歌迷聊天。有人说“我觉得你很丑。”要是换成别的歌手,肯定不会回答这问题,但是朴树却说,“我觉得还可以。” 还有一次他上电视台做节目,(忘了是什么节目了)他现场唱了《旅途》,呵呵,当时有点跑调哦。刚唱完,他就来了句“跑调了”。很坦然,还有点幽默。 不仅如此,他是个特别真实的人!他的歌都是自己写的,全是反映现实生活,内容够真实哦 。 现在很多歌星身上全带有商业味,但他不,他是怎么样就怎么样。 很多歌手演出,花好多钱又买衣服又化浓妆,然后张牙舞爪的。但朴树不是,依然是那张本色的脸。

            2000年的某一天,朴树在云南,他说那儿给他最大的感触就是灿烂的太阳底下的一片油菜花地。

            2002年,朴树在《冲出你的窗口》的MV中,重新站在那片田野上。

            1996年至2002年,朴树所在的音乐制作公司叫麦田音乐。麦田时期,麦田土地,是意气风发,充满阳光朝气和希望的岁月和土地。

            2004年,朴树的《Hey,我在》MV里。他在一片宽阔的麦田里歌唱。

            还记得《我去2000年》的专辑封套吗?那些金黄的麦穗,那些残破的洞孔。

            朴树写过一篇叫《深爱麦田》的文字:“我深爱着这两个字和那朵葵花,我们都是理想主义大葵花,生长在这个营养不良的世纪。我们都该更好地保护自己,这样才能保护住梦想。”

            麦田,代表希望、代表坚定、代表自由。

            “我们就这么唱:都会好的,总会有的,那些风雨,还有阴霾。关于未来,就请你坦然,不要离开,不要离开 请你等待。”

            这是朴树所有歌曲当中我最爱的一首。有时候语言就是苍白,面对我自己最爱的东西我常常无法用语言去修饰。

            朴树说他是个常常崩溃和拧巴的人。我亦然。

            崩溃的时候我听《妈妈,我……》。
     
            “知道吗?我是金子,我要闪光的。”

            三年前我和一个朋友谈论起《那些花儿》里的那片笑声。他说你听错了,那是哭呢!他是我生命中第一个因为朴树而喜欢上的男生,后来他车祸摔断了腿。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一点有关于他的消息了。他是我生命里的花儿。

            《那些花儿》1998年版:流水声、火车开动声、笑声、朴树的呢喃声、歌声、歌词。你看到了什么?你听到了什么?伤逝。很多人喜欢这首歌,是因为它让他们想起许多逝去和失去的人和事。我喜欢那些呢喃,它们曾让我眼眶湿润。

            《那些花儿》新版:只是简单的键盘和木吉他而已。那时候我在看四维的《梦里花落知多少》,耳边涌动的一直是这首歌。看到林岚跪在雪地上哭泣,再加上那一段键盘曲。泪水,不可遏制。关于往事的流逝和美好追忆,我想这首歌是所有歌曲中最能表达那一种忧伤的。

            没有一个人能将朴树那种寓入音乐中的忧伤、孤独表达完全。台湾一位女歌手将这首歌演绎得面目全非,并且将它的寓意曲解了,让我很心痛。

            我们这里电台的一位DJ在他念大学的时候见到了到他们学校演出的朴树。他在台下大声喊:“朴树你不要再忧郁了。”朴树说:“我忧郁是真的,不是装出来的,我以前一直都是这样子。”“你不再忧郁,等会儿散场了我们请你喝啤酒。”

            朴树最终笑了。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你们就像被风带走插在了天涯,她们都老了吧,她们还在开吗?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我从另外一座城市逃回了这个城镇。逃。

            一直以来我很避讳这个词。可我后来发现只有这个词才能够诠释我现在的状态。我是在逃。我从那座城市逃回了这个城镇。我每天飞快地骑自行车,从家里逃进学校,又从学校逃回了家。

            某一个夜晚,我逃学去了网吧。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听《Hey,我在》。可是我在哪呢?我所想要的生活得不到,我所想要去的城市去不了。

            朋友在网上对我说:“你是我所有朋友中最含蓄最隐忍的一个。你从来不把自己的忧伤表现出来,可是你已经千疮百孔。别人眼中的你都是坚强的。”

            “我在命中的海洋,我永沉海底,竟在一瞬间,跃向你身边。我该怎样才不用去后悔,过这些日夜?放开,我所有的爱和悲伤,有一天,它们已不知去向。我在这里大声向你呼喊,你可曾听见?我在演奏着沸腾的生命,直到黑夜已吞没我的脸。”

            下了网回家前把车子放进车库,面对眼前无尽的黑暗,我想起《Hey,我在》,想起朋友的那句话,想起朴树,后来我蹲下身子哭了。我才发现,我逃来逃去,始终逃不出这个城镇这个家。

             "世界有时就像一个谜一样的旋涡,到处布满疑惑让人沉默不说,生命本来就是一束耀眼的花火,我们怎能不等它开放就凋落?你可知你的胸中,有着热血汹涌,时光它飞逝而过,来不及就蹉跎。快从你的窗口冲出,就用你头也不回的速度,快穿过这最幽暗的山谷,寻找它赠送给你的礼物,你是自由的,自由飞舞的,你可知有远方,等待着你去想象。”

            《冲出你的窗口》,分明是一个内心更强大的朴树。

            朴树的生活常常崩溃,可他给我带来的信念那么坚不可摧。他的一生只为自己自由的音乐梦想而活。冲出你的窗口,就用你头也不回的速度。

            生命里面终将有一个人一件事影响、改变你的一生。而我的,就是朴树,就是他带给我强大的精神世界—自由、坚定。

  • 上一篇:水木年华歌者—单飞的李健
    下一篇:老歌回放 永恒的经典金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