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历史回眸 >> 成克杰翻供及执行注射死刑内幕
  • 成克杰翻供及执行注射死刑内幕

  • 作者:    日期:2008-6-1 18:30:27

  • 成克杰的情妇李平

      2000年9月14日,9点47分,成克杰被带到行刑室门口。他还是西装革履,头发梳得很妥帖。成克杰的表情似乎很平静,他望了一眼行刑室,没有说话,回过身来,向执行死刑的法警、医生和监督执行死刑的人员一一握手。

      方工是2000年4月受命担任成克杰案一审办案组负责人的。一个月前,他也是通过人代会的新闻发言人知道成克杰“犯事了”。

      作为成克杰案首席公诉人的方工,自23年前进入检察院就在审查起诉岗位工作,所办的3000件案件无一差错,取得的荣誉不计其数。但受命办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受贿案,他还是感到了巨大压力,甚至不乏惶恐。

      提讯成克杰

      初次提讯成克杰是在秦城监狱。成克杰面庞红润,神色自若,态度谦和,举止得体,头发染得乌黑并且梳理得整齐规矩,倒更像正在会见外宾的副委员长。虽然5月下旬的北京天气已十分炎热,他仍把笔挺的深色西服、整洁的小立领衬衫穿得十分讲究,扣子扣得严严实实。

      “老成,天儿挺热的,外衣可以脱下,随意些,凉快点。”身着短袖检察服的检察官可能觉得他毕竟年纪大了,怕热坏了他。

      成克杰:“初次见面,出于礼貌,衣着齐整些,表示对你们各位的尊重。”

      方工:“你认为自己犯了什么罪?”

      成克杰:“我犯了受贿罪。”

      方工:“你向中纪委的交代属实吗?”

      成克杰:“属实。”

      几位检察官同时暗自长舒了一口气,没想到提讯这位高官竟有如此顺利的开局。根据讯问提纲,方工等人就案件涉及的主要事实,分别展开了讯问。 一问一答中,成克杰娓娓道来:“我认识李平是1986年。她是一个我最敬重、也最器重我的老领导的儿媳妇。我们从相识、熟悉到现在的情爱关系,至今已十几年。我告诉李平:‘我不是玩弄你,我会对你负责。’后来我离婚没离成。”

      检察官:“你以后还打算和李平结婚吗?”

      成克杰:“当然。我们非常相爱。我有什么好处也想给她。我的稿费、出差剩的钱都给她,我非常信任她。从我穿的内衣、内裤,她都管我,我感到很温暖。”

      检察官:“你讲一下在工程上帮了李平什么忙?”

      成克杰:“有一个西园工程南宁停车购物城,当时给了银兴公司,银兴公司给了李平中介费。还有民族宫工程,我让给了银兴公司,银兴公司给了李平中介费。还有贷款好处费。这些费用有的我事先知道。”

      检察官:“好处费是给谁的?”

      成克杰:“肯定是为感谢我在工程、贷款、拨款上帮忙,冲着我给的。我很爱她,她拿好处费,我也高兴,我也希望她好,希望她有钱。共产党对我恩深似海,我对不起党和国家。我害了很多人:家人、李平。我一定改过自新。我犯了罪,也接受法律的制裁。”

      检察官:“李平在整个事件中起到什么作用?”

      成克杰:“贪钱。这些钱是她收的。虽然没有直接给我,却是我们共同谋取的私利,缺我们俩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犯罪的。她对外收钱,我打电话、打招呼、联系,否则犯罪不能成立。”

      检察官:“依据刑事诉讼法,你有权利聘请律师为你辩护。”

      成克杰:“律师我一直表态说不请,我犯了罪,我负法律责任,我接受国家的一切处理,不需要辩护。我不愿在法庭上与党辩论。我年纪已近古稀了,我不会再给党抹黑。如果法律规定必须请,我就请。”

      成克杰的态度看上去很诚恳,似乎也是发自内心的,专案组的同志们心情都比较放松了,毕竟他们预想的几种最坏的情况都没有出现。在案情分析会上,方工却提醒专案组的同志们:“必须做好成克杰庭上翻供的思想准备,必须把证据工作做扎实。”一向说话很严谨低调的方工又补充了一句——“不要轻易相信成克杰的所谓忏悔!证据是反击成克杰翻供的最好武器。”

      方工曾办理过数百起较高级别贪官的犯罪案件,看透了贪官的本质。他提醒专案组年轻同志,这些昔日风光十足的贪官,并非偶然失足,他们长时间犯罪,有的长达几年都不知收敛,精神早已堕落,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早已扭曲。一些贪官的所谓悔罪,无非是在面临惩处时采取的计策,这种口是心非的把戏对于他们来说,是驾轻就熟的看家本领,如果司法人员因轻信他们而真对他们从轻处罚,必然会失去法律的严肃性。

  • 上一篇:中美关系进程中的邓小平与美国政要
    下一篇:1949,粟裕受命解放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