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婚姻家庭 >> 婚姻里有隐形的伤
  • 婚姻里有隐形的伤

  • 作者:梧桐听雨    日期:2008-4-23 1:02:28
  •   25岁那年,我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了谢诚,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缠绵悱恻地谈了一年恋爱,我们终于结婚了。新婚之夜,我对老公感叹道:“完美的爱情,完美的婚姻,终于拥有,夫复何求?”

      对我而言,婚姻的完美并不在于物质的富有,而在于夫妻感情的美好和忠诚。可是现在的婚姻却被背叛、出轨、一夜情这些毒素充斥。有一次,谢诚开玩笑地问我,假如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会怎么办?我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告诉他,我绝不会原谅他,因为幸福美满的婚姻,容不下一粒沙子,我能原谅他忙于工作而忽视了我,能原谅他一时愤怒出手打了我,但背着爱人做越轨的事,这是对美好情感的最大侮辱,是极其严重的原则性错误,如果他犯了这种错误,那么,我就休他没商量。

      谢诚看我认真起来,笑着说:“和你开玩笑的。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五年的婚姻,不过眨眼之间。我成了一个两岁小儿的母亲,谢诚和我都升了职,加了薪,我们换了更大的房子,并且有了自己的车。和初婚时相比,自然是越来越好,这是一段两人携手拼搏,真心相爱的岁月。唯一遗憾的是,我和谢诚之间,毕竟是做了五年的夫妻了,激情迸发的时候越来越少,更多的是相濡以沫的亲情。

      我们的生活开始过得波澜不惊。两个人在一起吃饭睡觉逗孩子,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题。谢诚开始晚归,理由总是冠冕堂皇,不是加班就是应酬。

      好几次,我换了半透明的睡衣,靠在床头等他。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偎进他怀中,他却说:“我累了,亲爱的。”然后给我一个脊背,黑暗掩盖了我的羞惭。谢诚不是不懂,然而他拒绝了我。我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夫妻之间有审美疲劳也是正常的,更何况,他早出晚归,哪有不累的呢?

      然而他的手机总是放在他的公文包里,嗡嗡地闷响,我知道这是手机设成震动的声音。他拿起电话,却不接,总是借故走到阳台或是卫生间,隐约传来谈话声,听不清内容。

      有一个周末,谢诚难得在家,我们一家三口去动物园游玩。我在副驾驶的坐位上发现一根葡萄红色的长发,手里绕着那根长发,怔怔地看着谢诚的侧面,他被看得有些不耐烦,冲我嚷:“发什么呆啊,快系上安全带。”回来的时候,遇见一个朋友,我抱着孩子坐到后排,心里完全拒绝发现什么意外的东西,但一双眼睛偏牢牢地盯住了座位夹缝里的一管白色,拿出来看,是一管用过的口红。

      我的心中弥漫着钝痛,有点懵了。并不是完全没有痕迹的,他的晚归,他的倦怠,遮遮掩掩的电话,还有这暧昧的口红。尽管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谢诚背叛了我。

      我想弄个清楚,我开始跟踪谢诚。再自命不凡的女人碰到这种事情也不能免俗,跟踪第三天,我亲眼看见谢诚和一个染着葡萄红长发的女孩进了酒店开了房。

      以我的教养,我不可能冲进去抓他们的现行,甚至不会告诉谢诚我已经知道他的背叛。而且,我没有流泪,打击扑面而来时,我知道一定要坚强。

      四年前的话跳了出来,我曾说过我绝不原谅这种行为。那几天,“离婚”这两个字在我心底盘旋,我甚至仔细地清算了我们所有的财产,儿子归我,作为背叛方的他也没有权利要求平分家产。而且我们住的这套房子也要归我,里面所有的东西,大到整套的组合家具,小到一个瓷娃娃的摆设都是我精挑细选回来的。我找了一个大皮箱,把谢诚所有的衣物塞进去,想像着他一进家门我就把皮箱向他扔过去,对他吼一声“滚”,可是重重地盖上皮箱后,我却哭了,歇斯底里地号啕大哭。

      我一直很不理解女人挽留已遭背叛的婚姻的行为,可是等到事情发生到自己身上时,我才有了真切的体会。是的,爱情需要忠贞,可是婚姻远比爱情复杂,两个人小鸟筑巢般建起一个日渐富裕的家,相处已然成了习惯,就好像亲人一般,打断骨头连着筋,都是一样的痛。而且,我们还有孩子,他才不过两岁。假如我坚持了自己的完美主义,那孩子的人生不就残缺了吗?

      在这种煎熬中,我迅速地憔悴了。谢诚注意到了我的憔悴,问我是不是病了,要不要上医院。我病了整整两个星期,浑身乏力,厌食得厉害,吃什么吐什么。这期间,谢诚表现得无可挑剔,向公司请了假,变着花样做我爱吃的,儿子也被他送到了奶奶家。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是在作戏,可是他眼睛里的焦急应该不是假的。

      我躺在病床上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他甚至比以前更有魅力了,包括每一条皱纹。这样的男人走出去英姿勃发,成熟睿智,人见人爱。我是争取还是放弃呢?他对我的好证明他毕竟还是在乎我的,就原谅他这一次吧,我退步了。假如他只是一时糊涂沉迷其中,我就把他夺回来;如果他想学时尚男人,“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那么我就放弃。

      我把家中所有的照片翻出来,分门别类整理好。我买了典雅的相框,挑出几张特别动人的照片,包括热恋时到海南旅游的照片,结婚宴上令人喷饭的照片,儿子满月时的照片,我把这些照片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他的书桌上。

      谢诚回来,看着这些照片若有所思。我从背后环住他,问他是否还记得那些照片的来历。他说怎么不记得呢,他指着我们穿着泳衣站在海水里傻笑的那张说,那是我们热恋时去海南照的;那一张是婚宴上我饿得发慌偷偷拿了个鸡腿躲到一边啃却被朋友抓拍下来的;生儿子的时候我整整痛了一天一夜,他说:“你那时像个勇敢的斗士。”

      我的眼眶渐渐湿润起来。谢诚有些慌,问我怎么了,我说:“谢谢你还记得这些。”

      他便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我,试探地问我是否别有用意。聪明的他知道我已经有所察觉了,可是我能顺杆子爬警告他别在外面胡来么。我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常常不回家,我太寂寞了,只好看这些旧照片。”

      谢诚想了一下,说:“我会多陪你的。”我高兴地说:“啊,这正是我想要的,谢谢你。”

      一半是谢诚不肯食言,一半是我放下架子在谢诚面前撒娇,有时是以儿子的名义,谢诚回家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只不过,他的手机仍然会在某个时刻闷响,然后他去阳台或者卫生间接听,回来之后,眉头紧锁。我知道有人在抱怨受到了冷落,而谢诚,很明显,家是他依恋的地方,而婚姻之外的激情,对他的诱惑依然存在,他把自己弄到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其间,我也开始反思自己的婚姻。两个人交流的话题越来越少并不是一个人的错,我因为在工作方面游刃有余,所以很少在谢诚面前谈论公司的事情,即使有时候说起,也是以炫耀的语气讲述自己的成功,而谢诚往往对我的这些讲诉不感兴趣。我意识到,女人必要的时候还是应该示弱的。

      我开始把在公司遇到的困难、冲突,回家之后讲给谢诚听,并请他提意见。开始的时候,谢诚总是说“你处理这些问题自有一套”,我说那是以前,最近我发觉自己的思路越来越窄了,所以要借助一下你的男性思维。后来我再讲述的时候,谢诚便很认真地倾听,然后两个人讨论出一套最佳方案,并且进行正反论证,务求完美无缺。这样的交流非常中性、客观,谢诚慢慢地喜欢和我讨论,还开心地称我为“最佳搭档”。

      年底,我不仅得到一个大大的红包,还升了职,我高兴地买了一套钓鱼杆送给谢诚。我在上面贴了一张小纸条,写下这样一句话:“送给我一生最爱的人,愿我们一生相随,不离不弃。”

      谢诚看了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恨我吗?”

      “为什么?”

      “如果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原谅我吗?”

      “我会原谅你。”

      “为什么?你不是个完美主义者吗?你曾经说过,你绝对不会原谅这种行为的。”

      我说:“因为我爱你,所以我要给爱一个机会。”

      谢诚长吁了一口气,然后给了我一个令人窒息的拥抱。其实谢诚一直对自己的背叛心怀忐忑,因为他知道我是个完美主义者,他害怕自己的行为得不到谅解,所以我选择原谅的回答让他终于宽了心。我知道他终于做出了选择,这场战争我彻底赢了。

      自始至终,我对谢诚都没有提过背叛这个字眼,我也没有刨根问底地想弄清他背叛的时间地点人物,就这样模糊处理对他对我都好。婚姻里都有隐形的伤,在婚姻里,女人终究是做不来彻底的完美主义者,婚姻如布,难免有所残缺,聪明的女人要在婚姻里随爱成长,学会韧性十足地穿针引线,用千丝万缕的情和爱缝残补缺,让磕磕绊绊的日子朴拙而无漏洞,让沧桑凝重的岁月漫长而不枯燥。

  • 上一篇:母亲的诗
    下一篇:不要去做爱情测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