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常常感动 >> 单行道逆行
  • 单行道逆行

  • 作者:颜开    日期:2009-6-14 10:25:39
  •   我不知道当我17岁的时候,可以那用力的爱一个人。也许,当我们还是年少。从来不知道自己小小的心脏里蕴藏着 那么多想要释放的爱情。可是,当用尽全力爱过,生离死别的聚散过,再成为咫尺相隔,却如同天涯的陌路时,我忽然感觉爱情也不过是挂在悬崖的那朵雪莲,你渴望摘到,可是当你摘到的时候,双手已经伤痕累累。

      1996年4月23日,我穿着牛仔裤白衬衣在校园里骑车徘徊。和当时刚刚兴起的色彩缤纷,穿外贸服饰的女孩比起来,我显得那么的不协调。

      我是在学校的单行道上撞见了苏扬,我们的的确确是撞见而不是浪漫的偶遇。我骑车的水平不高,而这个冒失鬼偏偏硬闯单行道。结果,他的自行车一路撞来,他眼睁睁地看着我,我也同样地盯着他,直到他的车把碰到的手臂,我才“呀”的一声大叫起来。

      擦破了皮,流了血。苏扬很紧张的望着我,他说:“同学,真是对不起,我陪你上医院吧。”后来,我们去了医院,没有骨折,只是皮外伤而已。苏扬显得轻松了很多,嘘的出了一口气。

      那晚上9:15,宿舍电话急促的响起来,我岁手拿起来说了声:“喂,你好”电话线的那头是很清爽的男声。他说:“你好。我想找颜开。”一不很陌生又很熟悉的声音,陌生是因为我们刚刚认识,熟悉是因为刚刚认识又好象很熟悉他的声音。

      我忽然紧张起来,我说:“请问你是哪位?”我故意把语调放得很平静 ,对于一个刚刚认识的莽撞的陌生人,这是一种原则上的礼貌。

      十分钟以后,宿舍楼下。一脸大汗的苏扬气喘吁吁。左手提者草莓和大盒的雀巢香草冰淇淋,右手提着伊利大瓶酸奶和DOVE心语巧克力,我这么清楚地说出它们是牌子,只是为了说明我记忆的真切,时至如今,我依然只吃这些牌子。是怀念苏扬还是怀念我如初的纯真情怀,甚至只是一种习惯?

      他看着我说:“拿去吃吧,反正你这么瘦,不怕高热量。”我当时惊呆了。不敢伸手去接。苏扬的眼神射过来,说话的语气温柔而又霸道。他说:“同学,没事吧?我来给您负荆请罪呢!不过这古人的荆啊,太没意思了,我换成了两手的美食。”我乐了,那你还穿着衬衣呢。古人可不是这样。他的脸红了,我悄悄得意起来,原来他也会紧张。

      当晚,在室友一窝蜂地尽享苏扬带来的美食的时候,我拿着一颗鲜嫩嫩欲滴的草莓放在手心,闭上眼睛,然后在心里默默地说:“我的爱情就要来了。就要来了”

      我们很自然的相爱,在校园里毫不忌讳地十指紧扣,我以为我们会这样地老天荒。

      一年以后,苏扬大四,家里想让他出国。他问我:该怎么办呢?他眼里有一种东西,我不敢认为那是一种暗示或是不舍。然而,我怎么敢挽留呢?只能微笑着鼓励他,出国是好事啊,多好的前途。

      过了两分钟。苏扬似乎很失望。他说,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我要去英国,那里的夏天很清凉很悠长。

      如果是现在,我一定会立刻答应他,而17岁的年纪对未来充满了那么多不确定。

      大概,每一个想缅怀的时间都让人一直铭记。比如,每年的4月23日,比如,每年我都渴望夏天早点到来晚些离开。可惜,那年的夏天很快就过去了。 我没有足够的理由和资本答应苏扬一起去英国,而苏扬有着优越的出身背景和流利的口语。他去了,我说:我会每天为你祈祷。

      前些天,一个朋友给我看了一段话,说:如果你爱他,让他走最好的路,找最好的女人,做最好的工作,叫他忘记你。那个时候,我并没有伟大到这种程度,我只是觉得苏扬应该去做更好的事情,但是,我不希望他忘记我,我渴望他在异国悠长的夏日里能常常想起我。

      每个女人,在她还是女孩子的时候,为爱自私显得尤其可爱。只是,若是知道此后一别5年的时间,我上课自习泡网。闲下来就怀念苏扬,有时候,不敢闲下来,怕思念难忍。苏扬刚走的那段时间,给我打过一些电话,后来,就断了联系,他大概忙于应付全新的生活吧,大概也没有怀念的时间。

      学校的单行道早已拓宽了很久。这个校园再也没了如初的气息,显得太拥挤,太嘈杂。我默默地走着,却再也没有一莽撞的人撞过来,我渴望再一次受伤,可是,那个能让我受伤的人已经离去。

      5 年了,苏扬也许已经读完了大学,也许已经回国有了很好的工作,甚至已经有了如意的妻儿,只是,我这个傻傻痴望的人,他还会记得吗?我们昔日的情怀,他还能体会吗?

      导师安排我去一家公司接个定单。那是一家很体面的公司,在最繁华地带有着一栋独立的写字楼。当时是下午,我仍旧是白衣牛仔。敲开部门经理的门的时候,里面空无一人。无奈,我决定乘电梯去顶楼找主任谈。

      电梯开开合合,也许里面队出现你渴望的那个人呢?小说里是这样说来着。

      我以为那是现代人的童话。可是,我没有想到,在那一刻,我见到一个苏扬。之所以说那是一个苏扬,是因为他看到我的时候并没有当年的眼神,他不认识我。

      我自我介绍:“你好,先生,我姓颜。”他礼貌地伸过手来:“颜小姐好,欢迎来到敝公司,在下是这里的总经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我终于呆住了,世上竟有如此相似的热门。在5年后,苏扬的轮廓早该有变化,然而那样的气质,那样一双眼睛,那样温柔和又霸道的语气。我无法忘怀啊!可是他不是苏扬,服务台的小姐说:“我们老板是留学归来,但不是英国,是法国。他叫ENY。”

      那天下午,我什么工作都没有办好。我有重回那天已经拓宽的单行道,在撞见苏扬的那里待了一个下午。呵呵,有些事情过了5年,老天也许是仁慈不忍,见我整日里的思念伤痛安排了 一个酷似苏扬的人见我,然后,希望用他平静大儒水的声音扼杀我心里如火燃烧的热情。

      我终于认命。

      2002年的4月23日 ,我正在为寻找工作努力。马上就有研究生毕业了,拿着名牌大学的学历,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我终于要离开这个单行道的校园了。几个人和导师一次去凯旋门庆祝,最后一次聚餐,大家拼了血本。

      酷似苏扬的ENY再次出现,当我们刚刚举起酒杯把酒言欢的时候,ENY走过来,身边是一个碧人导师认得他,握手说:“苏经理,和夫人一起晚餐啊。”苏经理?我忽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他的中文名。

      我稳了稳精神,待ENY走开的时候,我轻轻地问导师,刚刚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导师说:“苏扬啊,当年我的学生,后来留学英国,不过后来他爸爸改到法国发展。他也就去了法国,这不一回来,已经是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

      我已经听不下去。苏扬……

      我跑出来,把一脸惊愕的导师和学友抛到脑后。苏扬在那里,我所思念了6载的人就在身边,可是他的身边早已有了佳人。他装作不认识我,难道如初的那些片段,他都忘记了吗 ?

      在学校最高楼层的顶台。我一个人看着茫茫黑夜,想起每一个思念 苏扬的夜晚,那样的痛入心扉,魂不守舍。原来有些相遇可以轻易就发生,而上苍如果让你不遇,哪怕你遇上了也是惘然。想起刚刚接到一个面试通知,不正是苏扬的公司吗?远来,造物竟然如此弄我,一知都不怜惜我。

      有一段时间,我有一种冲动去找苏扬。告诉他 我就是颜开,告诉他我曾经为爱等待至今。可是只是等来了苦苦不得的伤害。但是,我最终没有。爱一个人,让他走最好的路,找最好的女人,做最好的工作,叫他忘记你,永远不觉得你珍惜!

      我去了遥远的海南,为了离苏扬远些,再远些。工作是一种持久而磨人的事情,我再不提爱情,我想可能伤害还没有痊愈。既然,我可以用6年的时间来思念,那大概需要用60年的时间才可以放弃。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已经开始渴望并喜欢春天,只是遥遥南国,夏日炽热而漫长。

      2003年元月,总公司统一召开会议。我作为驻海南的代表赴京,顺便回了天津,探望我的导师。导师又谈起苏扬,一脸的自豪 ,而我早已波澜不惊。笑着和他一起道往日里那个让我不堪回首的人。末了,导师说:“看来失忆并无大碍啊!”

      “失忆?”“对啊。苏扬去英国的时候,在单行道逆行。发生了车祸,后来送进美国最好的脑科医院,却还是失忆了,不过,能活着就是幸福。”

      我蓄了许久的泪终于掉下来,一样的单行道逆行,可是谁都回不去……

  • 上一篇:有一种感动叫做守口如瓶
    下一篇:残缺的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