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常常感动 >> 美丽的误会
  • 美丽的误会

  • 作者:蒋英姿    日期:2009-5-6 23:56:25
  •   一

      雨露告诉我,她已经把我发给她的贫困学生资料全部挂到网上去了,要我去她的博客看看。我登录到她的博客,醒目的大字“南金桥——希望桥”映入我的眼帘,十一个贫困孩子的简历、生活照、家庭背景、父母近况都历历在目,让我惊喜的是孩子们的情况介绍后面都有热心人跟帖。他们承诺,每学期资助这些孩子200~700元的生活费。

      雨露是广州一家证券公司的职员,十一国庆节和她的同事来安化山区旅游。原计划去梅山龙宫的,不想一场暴雨把他们阻挡在半路上。当时我和两名同事正下乡回来,“拾”了他们,带回乡政府,并在食堂简单招待了他们,尽了地主之谊。

      雨露对南金的山水特别感兴趣,也对我们的工作感兴趣,说我们下乡简直就是旅游,太幸福了。我们都觉得好笑,这个城里女子显然不懂得山里的生活。我们告诉她,山里的生活没有景色那么美,村民们的收入全靠种几亩薄地,非常贫困。有的孩子因家贫上不起学,小小年纪就不得不辍学外出打工。她感到很惊奇。说现在不是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了吗?都不要交学费了。我说虽然不要交学费了,生活费和学杂费还是要交的。现在的学校不像原来那样分散在每个村落了,全部集中到了镇上或者县城,山里的孩子上学都得住校,住校要交住校费、生活费,还有交通费。一个小学生每一学期至少要一千多块,一个中学生一学期要两千多块。这对于一般的家庭来说不是一件难事,但对于个别家里有绝症患者,或者夫妻一方外出打工下落不明,或者父母残疾、死亡的家庭来说,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雨露问,地方政府不是应该帮助这些可怜的孩子吗?我说,我们也有这方面的专拨资金,但是因为地方财政不富裕,数额非常少。贫困的家庭又很多,无异于杯水车薪,解决不了问题。雨露是个热心的女子,她要我提供几个贫困学生的资料,说她回去后发动周围的人资助他们。我喜出望外。

      利用一个月的时间,我和同事走访了全乡十多个村寨,将十一个特困生的家庭情况和照片整理好发给了雨露。雨露的动作更快,一天时间就把这些孩子的资料全部贴了出来。

      我一张一张地点看着孩子们的照片,发现了一个现象,那些看上去漂亮可爱的孩子,人家似乎更乐意捐助。一个叫英敏的大眼睛白皮肤的女孩子愿意捐助的有四个人,捐得最多的一个是七百。一共有一千四百元。还有一个叫智辉的机灵可爱的小男孩,得到三个人的捐助,一千元。另外的孩子,二百三百四百不等。但是,有一个叫戴佳苗的女孩子后面是空白,没有人捐助她。

      二

      我问雨露,为什么戴佳苗没有人捐助?雨露笑着说,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呢,你先仔细看看她的照片吧!我便仔细地琢磨她的照片。宽宽的脸,黑黑的皮肤,小眼睛小嘴巴,却长了个大鼻头。头发稀而黄,个子矮胖。衣服又是深色,看上去有些老气横秋。我心里便清楚雨露要我仔细看照片的原因了,是怪我没把她拍漂亮点吧。但天地良心,比起戴佳苗本人来,这张照片已经好看多了。

      雨露在网络上问我,找到原因了吗?我说,找到了,她的确长得不好看。雨露说,不是这个原因,比她长得更不好看的两个学生不也有人捐助了吗?

      可是除了长得不好看,我再无法从照片上找出其他原因。便问雨露,有什么问题?你跟我说吧!

      她说,你看看她的家庭照片。

      孩子们的家庭照片是我和同事按照学校老师提供的学生基本情况,步行几十里山路找到他们的家里拍下来的。戴佳苗的家庭照片被我取名为“杂草丛生的家”。一栋有四间房的木屋,只装好了两间,其他两间敞着。厨房就设在堂屋里,杂草长到了堂屋门口。戴佳苗的爸爸原来是个司机,日子过得不错,可是他出了一次车祸,轧死了一个人,伤了一个人,家里就败落了下来。房子被失去理智的受害者家属拆得七零八落,父母为了躲债,常年不在家里。戴佳苗和七十多岁的爷爷相依为命。

      “你没注意到堂屋中间的桌子下面放着一堆啤酒瓶吗?还有,门口有很多野草。”她提醒我。

      我注意到了。当时拍照片的时候就为了刻意表现野草,我站在大门正前方取的景。可这有什么不对劲吗?

      “我的同事认为这一家人不值得帮助。第一,他们太不勤劳了。家里长了那么深的草居然也不拔掉。就算大人没有空,小孩子自己也十多岁了,回家的时候就不能把自己的家里弄得干净整洁一点吗?第二,这家人的生活并不差。从他们堆在桌子下面的酒瓶子的数量可以看出。”雨露说。

      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为自己的失职。我说:“你把她撤下来吧!是我考虑问题太不周到了。”

      雨露便把戴佳苗的资料从网上撤下了。

      三

      一个月后,雨露把资助款全部汇了过来。我和同事跟学校领导取得联系后去了学校。十个受到资助的孩子都很高兴。因为他们的杂费和生活费大多还没有交清。老师代表他们感谢我们,我说是一些远方的朋友捐给他们的,希望他们好好学习,长大了成为有爱心的人。我还建议受资助的孩子给资助他们的好心人写信,汇报自己的学习情况,表达自己的感激。气氛正热闹时,我看到一个小女孩悄悄地退出了教室。

      那是戴佳苗。我的心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意识到自己伤害了一个孩子。

      十一个孩子,她成为唯一没有人资助的对象,心里会怎么想?会不会因此有来自容貌方面的自卑与怀疑?会不会因此而悲观失望?

      我又一次为自己的考虑问题不周全而后悔。

      老师问我,戴佳苗没有人捐助吗?她是这些孩子中成绩最优秀的。

      我正要回答,同事赶在我前面开口了:“没有,戴佳苗暂时还没有人捐助。”

      老师脸上明显流露出失望。她说,戴佳苗的家是最穷的。已经欠下很多学杂费和生活费了。但是孩子学习非常用功。

      校长提出要我们跟孩子们合个影。十个孩子整整齐齐地站成了一排,第二排是校长和其他校领导,周围是叽叽喳喳围着观看的学生们,我的眼光再一次四处搜索,没有搜到戴佳苗的影子。

      这个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听完毕我对校长说,刚才我接到了杨先生的电话,他原来答应资助戴佳苗的,后来因为临时被安排出国考察,跟我们联系不上,昨天才回来,说今天已经汇了三百元钱过来,资助戴佳苗完成学业。

      校长招呼大家快去叫戴佳苗过来。同事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冲她使了个眼色。戴佳苗被同学推到我身边时,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我握住她的手说:“戴佳苗,你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报答这些好心人。”她腼腆地一笑,小眼睛里泪光闪闪。

      四

      半年后的一天,我去戴佳苗所在的村里搞计划生育,路过村上的医疗点时,看到戴佳苗在那儿卖药材。医生觉得她的药材还没有干,不收。她说她可以便宜一些卖给他,店主还是不要,说天气不好,怕坏掉。我赶紧帮着说好话,医生才收了她的药材。

      戴佳苗拿了卖药材所得的一百二十元钱,很高兴地向我道谢。她说这些药材都是她和爷爷一起从山上挖回来的,她要交生活费了。

      我问她,爸爸妈妈平时不给你寄钱吗?她说,爸爸妈妈挣的钱都要拿去还债。爸爸的车轧死了人,给人家立下了字据,五年一定赔偿人家十五万元钱。否则就要坐牢。

      她邀请我去她家里做客,我试探性地问她爷爷喝不喝酒,我去买两瓶给他好不好。她说,爷爷不喝酒,不要买。我笑,上次到你们家拍照片的时候看到堂屋里有很多酒瓶子,我还以为你爷爷喝酒呢。

      她红了脸说,那是我和爷爷捡来的,有收废品的人到村里来我们就卖给他们。不过因为山里远,很少有人来收,所以要放很久。别人都嫌占地方不愿意收集,我觉得一个酒瓶五分钱,十个酒瓶子也有五毛钱,够买一份饭了。

      我有些震惊,问她,你和爷爷是不是成天忙着挖药材捡废品挣钱,没有时间打理家务啊?那次去你们家看到门前长了很多杂草,有的还长到屋子里去了,我生怕有蛇,都不敢踩过去。她说,那不是杂草,是一种药材,叫摇仙叶,是专门种在屋前屋后的,它能散发出一股特殊的味道,让蚊虫都不敢靠近,蛇就更不敢靠近了。它像笋子一样容易成片地长,到秋天结果了,就枯萎了,可以把秆子和叶子晒干磨成粉卖钱。那种粉夏天撒一点在房间里可以驱蚊,比蚊香的效果好多了。

      我暗自感谢那个打错的电话。是它给了我一把梯子,让我不至于伤这个孩子太深。

      一个星期后,戴佳苗的资料又一次出现在雨露的博客里。照片还是那些照片,不过多了几行说明,已经有两个人愿意资助她了。

  • 上一篇:残缺的馒头
    下一篇:看自行车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