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中国文摘网 >> 爱情故事 >> 错过是因为爱得不够
  • 错过是因为爱得不够

  • 作者:海 瑟    日期:2009-8-5 11:00:00
  •   无缘无故遭遇退票

      程然是在叶静思正享受着被追求的乐趣时突然撤退的。攻势那么猛,送花、约会,大老远跑到静思的老家去采一把她想吃的野菜,任是铁石心肠的女孩也会、答应下来。

      叶静思早就想答应了,只不过,她想略略矜持一下,轻易得手,男人会不珍惜。

      可是,静思这还拿捏着分寸,做傲慢与偏见状,那边煮熟的鸭子飞了。没了花,没了电话,甚至MSN里面程然的头像都是黑的。

      女人是沉不住气的,静思一遍遍在心里反省自己的态度,是不是过去的冷淡让程然看不到希望了?不会呀,上个星期不还手工拼了一只壁挂送给他吗?女孩子亲手缝的礼物,在这个时代是多难得的啊!程然不也是这样说的吗?

      静思深呼吸了一下,电话打了过去。口气是冷淡的,他说,最近忙,我们再联络。

      放下电话,静思的心里空了一半。她很想问问怎么了,可是怎么问呢,两个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现在也不过是一样。你急急地问是什么意思呢?

      宋唯在网上,静思百无聊赖,想起她前一段应聘来着,便问了一句,她说:还顺利,找到了工作,再无话。

      临下班时,静思还是没忍住,给程然发了个短信:有什么事吗?

      手机一直沉寂无声。直到晚上,静思洗完澡出来,一条短信趴在了她的手机里:我想我们还不是很了解,之前让你误会,不好意思。

      这种人太可恨了,他让你相信你是根葱,可真要炒菜炝锅时,他却没有用你。

      悬案悬而未决

      夏天来时,叶静思一个人去看了陈奕迅的演唱会。听陈奕迅唱道:愿意,用一支黑色的铅笔,画一出沉默舞台剧,灯光再亮也抱住你……静思泪流满面。

      旁边有个大男孩莫名其妙地看静思,掏出纸巾递给她。

      程然喜欢陈奕迅,静思从前不喜欢,不喜欢男人那么搞怪,不喜欢他夸张的笑脸,还有总也站不稳的样子。于是程然把耳塞放进静思的耳朵里,就是这首《明年今日》,静思听了,慢慢喜欢上,从前讨厌的便成了真性情。人就是这样,喜欢了,就怎么样都好了。

      分开那么久,叶静思还是会想那次突如其来的切割。不能叫分手,因为两人从没确立过恋人关系。不过是一个追,一个抿着嘴微笑。心里有,眼里有,口里没有。差了口里这一句应诺,他抽身而去,连个解释都不需要。

      静思生了一场病。一个人生病,一个人吃药,一个人慢慢好起来。好起来时,她身边站了个大男孩,就是演唱会递给她纸巾的那个,他叫江则宁,他说:你真特别,看陈奕迅都会哭。静思微微地笑了笑。

      江则宁在附近的大学里做助教。每天背着大背包骑着自行车匆匆忙忙。江则宁真是年轻,会讲网上流行的段子,会找来稀奇古怪的小东西逗静思笑。他说:你笑起来好看,小酒窝能迷死人。他就唱林俊杰和阿sa的《小酒窝》。江则宁喜欢林俊杰。

      某一个中午,他们坐在公园的长凳上。静思抱住江则宁,阳光穿过柳树的缝隙落到他们身上,暖暖的。静思问:喜欢我吗?

      这断不是静思能说出来的话,但是她说了。哪怕只是一时的陪伴,哪怕只是贪恋一点点温暖,她都不愿意放弃。

      江则宁几乎立刻就点了头,叶静思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样说了,将来即使分手,他也要给她一个交待了吧?

      一人花开一人花落

      爱情这回事没那么复杂,一个人退场了,另一个人补上来,依旧是从前的戏码,并没有多少不快乐。没有人看到静思心里的挣扎,也没有人看到静思脸上的悲伤,静水无波,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

      逛街时遇到宋唯,聊了几句,她居然在程然的公司上班了,她说:你跟程然不是有点意思吗,后来怎么不了了之了?

      日子过得风驰电掣,偶尔静思跟江则宁牵着手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回来,她会闷闷不乐。她比他大,他应该喜欢阿sa那样纯白的女生,他只不过是被她的那一点点忧伤那一点点神秘感给吸引过来了。她跟他发脾气,怨他把她的书拿去都没拿回来,怨他在她朋友面前从来都跟小孩子一样。江则宁不理她,拿着遥控器把电视拨得脑子乱了似的,电视剧加歌舞加马脸李咏扔纸牌。

      还能怎么样呢?如果身边坐的是程然又会怎么样昵?

      不是还有多爱,只是有些不甘心吧?

      公司有些业务要与程然公司接洽。于是静思跟程然坐在了日落莲花茶室的一角,这里他们从前来过。离静思的公司近,他说可以省得美女受日晒之苦。他细微处的体贴总是让女孩们念念不忘吧!

      说完正经事,一杯茶还袅袅婷婷地热着。静思说:我有个朋友在你公司做事,宋唯,她还好吧?

      程然抬起头,看了静思一眼,他说嗯,还好!当初她来应聘,跟我说了你呢!后来,她给我看了她跟你和你先生的照片……

      叶静思努力让自己的脑子快速转起来,我跟我先生?

      千万别听谁的寂寞私语

      还是找到共同的朋友约了宋唯出来。叶静思很想一杯水泼到她的脸上。但是她忍住了。她问:为什么破坏我跟程然?

      宋唯说:静思,也许你不记得了,某一晚,我跟你说过我的那些事。我害怕你跟程然说,你也知道现在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找,所以……

      叶静思的脑子轰地炸开了。宋唯的那些事儿?什么事儿?哦,想起来了。宋唯在原来那家公司当牛做马,业绩突出,本来有机会升职,可不想来了裙带关系,宋唯只能给新人继续当牛做马。宋唯不愤,先出卖了公司秘密,后拉上司下水……宋唯打包从广州来了深圳,希望重新做人。女人总是守不住秘密的,某一天晚上,宋唯大概喝了些酒,大概觉得窝囊,把这些事通通倒给静思,静思还扮演知心姐姐的角色开导她……

      就凭这个,就值得你在程然面前毁我?我怎么不记得我跟我什么先生还有你照过照片?

      宋唯平静下来,她抽了口烟,烟圈吐得很圆。她说:那是在朋友的婚礼上,你、我,还有我男友。

      女人都是八卦的,恋爱中的女人什么不会跟男人说啊!万一你说了,程然会用我这种人吗?退一万步讲,程然肯用,你会让拉上司下水的女人待在程然身边吗?

      叶静思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回家,一句话不说躺倒在床上,手脚冰冷。

      电话响了很久。静思才起身接,她说:小宁,我想吃碗热米线,越热越好。

      嘴除了接吻,还可以沟通

      门铃响了。静思生气,又忘带钥匙,说了一百次不改。拉开门,进来的居然是程然。他提着米线的袋子。静思愣在那儿,原来刚才那电话是他打来的。

      米线很烫。静思一口一口吃下去,身子渐渐暖了。程然沉默。天就这样黑了下去。

      静思倒掉吃剩的大半碗米线,转身拿了钱给程然,她说:谢谢你,让你跑了一趟。

      程然站起来,紧紧地把静思抱在了怀里。他哽咽着说:对不起,静思,真的对不起。

      静思任凭他那样抱着,她说:没什么,一切都过去了。

      静思,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真的可以重新开始吗?从静思知道宋唯从中作梗后就在想这件事。耳朵宛若贝壳,想听什么我们做不了主,但是,相信什么,或者听到了,去求证一下,我们完全能够做得到。错过,不过是因为爱得不够。

      程然说起那时的煎熬,他说他以为静思是离了婚的,他说他可以接受她离过婚,可他的家里肯定不行……

      静思仔细打量着面前的男人,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她一直以为他成熟到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一切,现在看来,他依然像个孩子。

      静思拍了拍他的肩膀,她说:或者,就是没有宋唯,我们也会有分手的那一天。

      程然迷惑地看着静思,静思问:还听陈奕迅吗?他现在是居家好男人了。

      电话响了,江则宁叫静思赶紧打扮一下,他带她去看林俊杰演唱会,他在电话那边还嚷:我生日了,你给我准备什么了啊?

      静思不会再为一个男人用布拼一幅壁挂,那样的迷恋与小心思一生只能经历过一次,她给江则宁买了一款新手机,她想告诉他,无论听到什么话,都要讲给她听,不要听信耳朵,嘴除了接吻,还可以沟通……

  • 上一篇:没有色彩的情人节
    下一篇:您拨打的用户已停机